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二十七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山东烈女子林秀丽被丈夫、政府5次关进精神病院         ★★★
山东烈女子林秀丽被丈夫、政府5次关进精神病院
作者:秋韵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4-10-10 07:45
林秀丽,女,1969年2月26日生人,户籍地,山东省青岛市城阳2区古庙头村1306号,现住青岛市绍兴路95号6号楼2单元601室,身份证号;370727196902263061。
 
本刊在北京南站见到林秀丽时,听她讲述了她的辛酸经历,她,2001年夏天,那时 31岁,经同学牟珊介绍和职业医生刘根成一见倾心,2002年7月19日林秀丽生下了她的爱子林家欢,正当林秀丽怀抱幼子憧憬者美好未来的时候,无意中在诊所里发现刘根成和82年出生的孙晓燕的奸情,

  林秀丽和所有深爱自己男人的女人一样,对此无法容忍,指责刘根成忘恩负义,刘根成恼羞成怒,多次殴打林秀丽,并声称林家欢不是他的儿子。为了证明林家欢和他没有血缘关系,2003年8月刘根成给儿子林家欢做了亲子鉴定,鉴定结果让他非常失望,林家欢就是他的血亲之子。

  名份,对于此时的林秀丽来说就像沙滩的露水,她要给儿子一个交代,她要让那个抢了她男人的女人知道,她才是他的妻子,他孩子的妈妈。

2003年8月27日8时许,刘根成窜入林秀丽位于青岛市绍兴路95号的家中,不容分说对林秀丽一阵拳打脚踢,还觉不解恨,掐住林秀丽的脖子至其昏迷后把她从6楼的窗户扔了出去。幸亏邻居发现,及时抢救才保住了一条命。经法医鉴定为六级伤残,还有多处轻伤。
  案发后,刘根成仅被市北区公安分局关了两天就取保出来,为了掩盖故意杀人真相,多次到医院找林秀丽,以不拿钱看伤相威胁,强迫林秀丽在他写好的假的案发经过上签字,按手印,妄图逃脱法律制裁。为此辽源路派出所民警先后三次到医院调查,林秀丽前两次都说是刘根成威逼所致,第三次警方再次调查时,林秀丽怕真的把刘根成抓走无人在承担她的医疗费耽误治疗,造成终身瘫痪,更担心儿子没人照顾,违心的说是自己同意那样写的。

  2003年10月1日,刘根成强行把林秀丽从青岛401医院转到骨伤医院后不久,把孩子抢走,以此要挟林秀丽出院,最终因耽误治疗导致林秀丽右臂残疾,腰部畸形,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但刘根成并没就此罢手,害怕林秀丽到北京告他,就诬陷林秀丽有精神病,是自己跳楼自杀,并与2003年11月强行把林秀丽送进了山东省青岛市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病院)。在这期间大夫了解到林秀丽没有精神病,让刘根成接林秀丽出院,刘根成坚决不肯。事后,林秀丽借病人家属的电话通知家人,才在姐姐的营救下逃了出来,到此时林秀丽已在医院住了11天。
 
身心备受摧残的林秀丽出院后,找到辽源路派出所的办案民警索要案件结果,民警再次给她做了询问笔录,林秀丽如实陈述了案发过程,等待警方公正的处理。
 
  2005年春节前,林秀丽实在难忍思念儿子的煎熬,又到刘根成的诊所要求见见儿子,被刘根成和孙晓燕打伤。2006年的正月十五再次被打,幸亏过路的人报警求助才避免了更大的伤害。

  2006年5月6日再次发生厮打后,刘根成、孙晓燕强制把林秀丽送到了精神病院,大夫了解情况后把林秀丽放走。

  2006年9月3日刘根成、孙晓燕、刘超(刘根成的侄子)三人把林秀丽捆起来,打她、折磨她4个多小时,并强行给林秀丽打了5针不知名的药水。到此时林秀丽才对这个衣冠禽兽彻底寒了心。

  2006年11月林秀丽到省公安厅反映情况时了解到,刘根成,这个自称离异的单身男人早有妻子。林秀丽这才明白,原来一开始刘根成就是在骗她,这更让她坚定了依法制裁他的决心。
 
2006年,青岛市市北区法院在检察院提起公诉一年后做出了枉法判决,判刘根成无罪,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也罔顾事实维持原判。再林秀丽不懈的努力,2008年中央政法委督办后,青岛市市北区法院承认错误撤销原判决,却又重罪轻叛,改判刘根成有期徒刑3年6个月。但在利益的驱使下,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很快就给他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刘根成,连监狱的门都没进就又获得了自由。

  而此时,全身六处伤残的被害人林秀丽,却因为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被警方查出上访材料,交给驻京办押送回原籍关押在青岛市淮阳路7号。

  但这并不是第一次,林秀丽的材料中记载,从2007年始至2014年5月共因上访被非法关押了28次,其中3次被关在了精神病院。

  林秀丽清楚的记得那是在2011年1月1日,因为案件久拖不决,还遭遇政府的迫害,林秀丽决定用生命换取司法的公正,她料理好了身后的事物,就到天安门广场毛像前自焚,幸亏警方及时发现制止,才避免了红颜早逝的悲惨结局。

  地方政府按照天安门警方要求把她接回原籍,不但没给她解决问题,反而把她送进了麦岛市淮阳路7号,一个专门关押上访人的地方。在这被非法关押的7天里,林秀丽绝食抗议,第7天夜里,青岛市辽源路派出所的多名警察把林秀丽强制送到了青岛市麦岛精神病医院。在即没有家属到场,也没做相关检查的情况下把她收进了病房。

  在精神病院里,林秀丽还成了重症监护“病人”,长期让她住在护士值班室对面的一间小屋子里,以方便看押,防止她逃走。医院的大夫明确告诉林秀丽,“你的情况我们都知道,知道你没有病,我们也不愿让你住在这里,可这是政治任务,青岛市政府下的命令,我们只能执行,在这里你必须要吃药,不吃就会采取措施”。这并不是威胁,只要林秀丽不吃药就会被暴打一顿捆起来强制打针、灌药。医院的伙食也很差,大夫和护士还经常打病号, 2011年7月17日林秀丽趁其不备翻窗逃了出来。

  林秀丽说,进去的第一天大夫告诫她让她遵守那的规矩。她没办法只好吃了他们给的半个白色的小药片,他们走后我就吐了,收藏好做证据。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大夫找事就给我换药了,两片或者四片,把药捣碎和水让我自己喝,把药水喝完还要看着我喝3杯白水,这还不放心,让我在他们跟前站一会才让我走。服药后,头疼,也不能思考,浑身说不出的难受,坐立不安,还几个月没来例假,出来后7天7夜没睡着觉,浑身都疼。

  2011年7月27日林秀丽身体稍有好转,就到菜市场去买菜,回家时刚走到楼下就被青岛市市北区法院的人强制押送到辽源路派出所,和辽源路派出所的民警一起把林秀丽押送回精神病院。为了防止林秀丽再次逃脱,医院安装了监控,她多次寻找机会,直到2011年10月21日才在病友的帮助下再次逃出了精神病院。这次她担心在被抓回去,没敢回家,也不敢去车站、旅馆,躲在郊外的朋友家里休养了几天后便搭过路的货车赶到了北京。

  2011年11月21日,林秀丽拖着病残之躯到国家信访局准备递交控告信,刚走到信访局大门口就被青岛市市北区法院的法官周桂玲带人截住拖到法院的车上押回青岛,全然不顾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草案)》中将正常人投入精神病院 要负法律责任的规定,再次把林秀丽送进了麦岛精神病院。因为林秀丽几次逃走,给负责看管她的护士们惹了不少麻烦,护士们强烈抗议把林秀丽留在医院,在护士们的抗议和网友的帮助下,11月30日青岛市市北区政法委和法院不得不把林秀丽接出来,至此林秀丽才结束了她被精神病的日子。

  但是,把她关精神病院却是这些人预谋已久,林秀丽说,2007年,他们诱骗我姐姐说我在北京犯事了,如果你说她有精神病的话,可以从轻处理。幸好我姐姐没上当,他们的目的是想利用我家人的手,把我送进精神病院进一步迫害。并且还监视我的住所,联合中介机构不让把我的房子出租,以断绝我的经济来源,居委会还把我的楼梯上锁不让我回家。

  林秀丽的上访材料中还详细的记录了她被非法关押的次数、过程和时间,在被非法关押的900多天里受尽了折磨与煎熬。

  更让她不能释怀的是,2012年5月9日下午2点,林秀丽在北京南站2楼候车室见到了温家宝总理并递交了上访材料,请总理帮助伸冤。总理走后她被北京南站的警察交给驻京办,一安姓民警带一伙不明身份人员把她押回青岛关押在位于青岛市延安三路的金狮大一店330房间。

  第二天下午(5月10日),青岛市市北区政法委的朴姓主任和市北区公安局的领导来找林秀丽要给她做精神病鉴定,被林秀丽严词拒绝,5月11日上午林秀丽的姐姐给她打电话说“去年来的警察又来了,让我签字给你做精神病鉴定,我不签字,他们正逼我呢”。在姐妹俩的坚持下,这次警方没有得逞。

  2014年3月29日青岛市市北区信访局在北京把林秀丽带回关押青岛市辽源路爱尊客宾馆,第二天上午8时许,来了7、8个警察把她押到一个她不知名的地方,强制做了精神病鉴定。

  2014年5月2日青岛市市北区信访局从马家楼强行把她押回青岛市辽源路拘禁与爱尊客宾馆,第二天(9月3日)辽源路办事处书记杜杰告诉林秀丽,等政法委书记给她接谈,并每天给她300元生活费。
 
5月6日林秀丽到办事处领生活费时,辽源路派出所警察把林秀丽带走拘留了7天,并逼迫她在精神病鉴定书上签字,林秀丽发现鉴定结果是,1、应激后人格改变;2、限制责任能力。林秀丽认为这是在陷害她,企图限制她上访伸冤和掩盖2011年非法把她关在精神病医院的犯罪行为。林秀丽,这个烈性女子怒斥警方的卑劣无耻行为,最终,这场闹剧在林秀丽的斥责声中收场。

  林秀丽说,她被非法关押在黑监狱的500多天里吃、喝、拉、撒、睡全在屋内,多次遭到男看守的殴打、还强制搜身,把她身上的财物全抢走,手机、照相机等物品至今没还给她,还经常不给饭吃。

  听着林秀丽时而凄然时而悲愤的诉说,我不禁有些迷惘,那个让她留连时有恨,缱绻意难终的男人看到她的处境是否有过自责?那些不择手段迫害她的人,听着她的斥责,良知是否被撼动?多情自古空余恨 好梦由来最易醒,此时,林秀丽却在习总书记深情阐述的“中国梦”中惊醒。
 
一切一切所希望的美好都被现实无情的击碎了,如今,在她凄冷的内心深处,只能黙吟“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半生上访的辛酸与遥不可及的清白路——专访山东崔兰香

  • 下一篇:探访北京平谷精神病院 宋再民呼“我是被绑架来的”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