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二十五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为了人格而活——专访被精神病的理想主义者许大金         ★★★
为了人格而活——专访被精神病的理想主义者许大金
作者:晋贤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4-08-04 09:10
为了公理,到北京自杀被送入精神病院;在北京拿着谁来为民做主的牌子跪在天安门前,也送进精神病院;生活无望走投无路跳河自尽,还是送进精神病院;在北京写文章,再次被接回送入精神病院,主席啊!这就是您所说的“中国梦”吗?
 
这是许大金经历过坎坷的上访之路后发出的感慨,经过多年上访及被迫害的经历后,他终于明白,人——就应该为人格而活着!
 
许大金,男,汉族,小学文化,1972年3月18日生,住江西戈阳县漆工镇磨盘山总场机关23号。
 
许大金自己说从16岁懂事开始,就梦想着为祖国的繁荣昌盛贡献自己的力量。生活中天不随人愿的他,依然是一个奋斗的青年,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就承包长途客车做生意,后来因为事故放弃了这个行当,靠老家仅有的一个茶子山生活。
 
茶树成熟的时候可以摘回来,晒出油来,可以吃也可以卖,许大金家的茶树有碗口那么粗,正是茶树的黄金年龄段,靠着这个山头,许大金家一年能多收入近两万元。
 
2004年,许大金所拥有的茶树地下被勘查出萤石矿,时任镇党委书记吴升林命令开发,造成许大金赖以为生的茶子山地下水源干枯,茶山被毁,许大金就找政府叙说事实情况,然而政府的答复是山是国家的,村民无权干涉。许大金只能到山上找开矿负责人,让他减少损失,结果负责人不听他的唠叨,还动手打人。许大金的朋友听说后异常气愤,找了几个人上山把那个人凑了一顿,结果导致对方带着四、五十人拿着刀棍等器械冲入许大金家,由于没有找到人,就把家里砸了个稀巴烂,作为派出所所长的胡伟,没有制止这种行为的发生,还跟这些人一起寻找许大金的下落,后来许大金家属赔了一万块钱,才算了事。至此,他开始在外漂泊闯荡。
 
2008年,国务院在两会时,号召农民要敢想敢做,并提出了很多惠农政策,由项目扶持创业人,许大金就充满信心的回家,到了家就开始撰写了一份关于乡村专门养牛的一个申请报告递交给当地政府,申请报告特别提到,在老百姓养牛到一定规模,计划两年内办一个瘦肉加工厂,专门畅销国外,为国家创造一定的财富,但是当地政府根本不管这些事情,许大金于是跑到北京,在清华大学写了几篇文章,文章中提到,他们把国家(扶农)的钱骗下来不办实事,人才无法施展,有志之人无法报效国家等话题。
 
许大金说“不是说我非要做项目什么的,而是作为人来讲,首先的有人的尊严和人格,总想奋发图强,人没有奋斗是不完整的。”
 
2010年6月7日,许大金彻底绝望了,作为农民无田、无地,仅有可以打二三百斤的茶油的茶子山也给毁到没什么油可打,基本的生活失去保障,更因为事业和理想的绝望,他来到北京天安门前服毒自杀,被北京警方带走救活,当地政府人员和派出所听说后,派出汪百福、谢建平、应建军、谢志斌、黄姓警官把他从北京医院接回,直接以聚众闹事的理由送入拘留所,关押了8天,后来又被送往横锋县莲荷乡所在地的上饶市第三人民医院精神康复中心,关押了5个多月。
 
许大金说“感觉就是作为人的话,应该有志向,有理想,有人格,一个人连家里的东西都保护不了,政府又剥夺了生存发展的权利,感觉真的很绝望!自己唯一的 山也被毁了,又没有生活来源,所以很绝望就自杀了,被他们关在精神病院出来后一直在家修养了大半年,来恢复药力对身体、脑子造成的伤害,由于关押时间长,药物副作用大,具体那天放出来的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大致的日期”。
 
身体稍微好转后,因为不服气,2011年10月28日,许大金拿着一幅“谁来为民做主”的牌子跪在天安门前,跪下没多久就被围过来的保安及武警围住,并把他的东西全部抢走,然后送到马家楼,当地政府又派出吴得胜、刘长富、杨习文、胡伟(派出所所长),谭主席几人把他接回去,送往精神病又被关了整整一个月。许大金说“因为这次关押时间短,所以还能清楚的记得关押的时间。”
 
看到黑暗面后,许大金怕受折磨,于是于2012年6月18日通过其它途径来到北京,本来想到北京找记者的,结果没找到,当地政府知道他来北京后,也派人来北京寻找他的下落,在北京西站那边被北京警方和当地政府前后挡住去路,他跳河自杀,由于水位只能到脖子跟前,被警察打捞了上来,又被地方政府接回,关押一个月精神病院。
 
2013年4月份,为了渴望获得一个公道,他再次来到北京,并写了些文章,引起了某些高层领导的注意,到7月11日,他被带到久敬庄,北京市公安局派比较高级别的官员来调查他的事情,他把前因后果介绍了一遍,他们为了证明许大金是一个很正常的人,就提出带他到北京一所精神病医院做精神鉴定,鉴定结果完全正常,他要求大夫给开出一个没有精神病的说明,大夫表示这个不好操作。鉴定回来后,北京警方一个高级官员表示让他在家等着,这事情一定给解决。要相信他们。
 
许大金说“北京警察对我们老家接我的6个警察说,人家挨了打,还被关在精神病院,发句牢骚很正常的嘛,你们要这样搞的话,那又不多了个冤案嘛?晚上他还是被地方接回了老家。”
 
在家等了十多天,7月29日许大金去省信访办查询时,被告知信访已经终结,让他到市里去拿复合答复意见书,市里面并没有给许大金答复意见书。8月7日,他再次来到省信访局询问案件进展时,与上次截然相反的答复告诉他,信访没有终结。
 
9月25日,无奈的许大金再次来到北京,又撰写了两篇文章,分别是《谁来挽救人类》《反腐动态》,由于影响比较坏,同年11月9日时,从老家来了十多个人,其中五六个人强行把他按上车,还把衣服给撕破了,被羁押回家的路上遭到民警谢奔的殴打,用手胳膊死死卡住喉咙,用腿跪在背上,在派出所副所长叶徐峰和杨席文及另一名不知名的民警押送下,被再次关入精神病院一个月。
 
“第一次被关押5个多月,一个房间5—6个人,每天吃两顿的药,一顿有5到7片,开始不吃药就打针,打针完就糊里糊涂了什么都吃,就是给你屎你也就那样的吃着,”许大金接着说,“从精神病院放出来后,我家人跟医院要了一个鉴定,但是在家里丢了,具体的鉴定结果,由于当时出来的时候,头脑不清醒,所以没有记住,但应该是精神分裂。”
 
许大金还对本刊记者介绍到:吃饭的伙食很差,跟猪食差不多。里面吃的就是稀饭馒头,有些精神病人拉屎拉到手上也不洗,就过去拿碗筷,洗碗的人拿水一冲下次就用,有的根本冲不干净,就是跟畜生过得一样的,菜里面一点油都没有的。
 
在他第二次被关入精神病院后,吃药打针是继续的,而他形容第二次关押时候的主治医师很恶毒,他开的药很猛,因为第一次吃的药是缓慢的过程,他开的药吃下去立马上头,副作用更大。因为快过年了,他父亲来找政府部门,所以才被放了出来。
 
许大金四次全部被关押到这个医院,里面的护士从来不问他来龙去脉,都听医生的,医生开药,他就让你吃,你不吃他就绑起来喂你。而主任医生更狠,许大金进去的时候对徐水平主任说我没有精神病,结果徐主任说“我说你有你就有”,到这里来你就安心治病。
 
从精神病院出来后,一直在北京漂泊告状的许大金,经历过如此多的坎坷,更懂得了人权的重要性,他说现在就是想为社会、为后代树立起一个公道,如果社会这样下去的话,这个国家还是人类的国家吗?这是畜生的国家嘛,后代支持不支持我们的所作所为,那是他们的事情,作为我们能为这个国家付出、挽救这个国家后代的,那么是值得的,我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创造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不能让这些畜生就这样糟蹋这个国家,如果我认命了,我死了,那这个国家没有什么改变的话,那些腐败分子还是会把灾难带到社会的。
 
在本刊最后需要许大金录一个简短的视频时,他考虑了好久,他说要录就得录让人看了有收获的视频,所以少谈自己,多谈社会成为他的主题,他在视频中说“他们用各种手段折磨和侮辱我,但我绝不会屈服在那些畜生手里,因为我是人,我所维护的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更是在维护人类的人格和尊严!我希望大家都能知道什么才叫人,谢谢!”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武汉援越抗美老兵秦鑫安因上访被多次关精神病院

  • 下一篇:对被精神病说NO没那么难——从黑龙江葛洪贵的遭遇说起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