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新闻稿件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佳士声援团多人遭拦截软禁         ★★★
佳士声援团多人遭拦截软禁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09-02 11:39
【民生观察2018年9月2日消息】本网获悉,深圳佳士公司工人声援团自8月24日被深圳警方暴力清场后,多数声援团成员被非法遣送回家。近日,该声援团的多名成员又遭遇户籍地维稳人员的拦截与威胁,还有部分成员被国保警察非法软禁。

8月31日,声援团成员人民大学哲学院16级本科生杨舒涵,在准备离家返校搭乘火车的过程中,被十余名自称当地街道办工作人员的人非法拦截,禁止其离开。据杨舒涵消息称,8月31日晚,在她准备离家返校搭乘火车的过程中,被十余名自称当地街道办工作人员的人非法拦截,杨舒涵要求他们出示证件证明身份时,这些人却拿不出证件。为此,杨舒涵认为他们就是非法拦截公民出行的黑恶势力,决定不配合他们的拦截行为,坚持进站上车。此时,这些人就粗暴的抢夺了她的手机,紧紧的把她围困在昆明火车站内禁止前行,并且还威胁会殴打她。

9月1日,声援团成员北大学子冯歌发出消息称“8·24暴力清场后,我又在老家的被国保警察非法软禁了,这些警方人员24小时贴身监禁我,导致我毫无人身和通信自由。”

还有,9月1日,声援团成员北大学子展振振,也发出消息称自己被户籍地警方软禁了。

8月30日,深圳佳士公司工人声援团成员陈可欣发出网络消息称“今天是2018年8月30日,我被软禁在父母的家中。气象预报显示:深圳,雨。狂躁肆虐的天气持续近一个月了,台风在今年显得异乎寻常,雨点不多、乌云却密布不散,暗无天日,不知何时见晴?六天过去了,我们曾经的住所已经空无一人;一个多月过去了,深圳市燕子岭派出所门口又恢复了日常的模样,人来人往,蒙在鼓里的群众还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肉食者自以为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在铺天盖地指鹿为马的新闻报道里,继续做着和谐稳定的美梦。手底下的喽啰们却没有主子那般清闲的享受,盯梢一如既往,监视从未停歇,“教导”磨破嘴皮,汇报跑断狗腿。‘护送’我到原籍的同行20余名维稳人员,此刻仍在接受着上级领导的统一调度,24小时随时待命,提心吊胆、不得安宁。还有50个这样的团队,也在重复着同样大炮打苍蝇式的工作。国家机器不惜耗费如此大的精力,上演一出出好莱坞式的谍战大片,然而,对付的却是我们声援团这些手无寸铁、身无异术、没有背景、没有巨款的同志们。我恍然大悟,黑恶势力榨取人民血汗拿到的高额维稳经费就是用在这些压迫人民的勾当上了。黑恶势力的本质在激烈的斗争形势下暴露得愈来愈充分,我的认识也愈来愈清楚,就像圣业同志在纪要中所写——这一切都在防暴警察冲入我们驻地的那一刻,全都化为了泡影,也将今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旗帜’撕得粉碎!”

陈可欣介绍,她是深圳佳士公司组建工会工人声援团成员之一,是中国人民大学2015级本科生,一名立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深圳佳士工人维权事件8月24日的暴力清场,让陈可欣出离的愤怒。当天,近200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在清晨之际就直接砸门冲向维权人士,警方四五个人抓捕一个维权人,抓住后二话不说就暴力架走。期间,维权女士付佳慧同志,还被多名警察直接被勒住手脚,硬生生地抬下楼抓走了。付佳慧女同志,一个文静可爱的年轻姑娘,却在暴力抓捕中被警察把衣服都被给掀起来了。

陈可欣被抓到“深圳市坑梓小学”关押后,一名国保警察就开始审问她,陈反问这名国保“你们没有出示证件就抓捕我们,你们是不是黑社会?”这名便衣国保厚颜无耻地说“我就是啊!我就一直这样,直到把你气哭。呵呵!”陈可欣再次质问他说:“你们不穿制服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抓人审问,你们这些所谓的国家公职人员和流氓有何区别?”对方一脸不屑,陈可欣随即就呸他一口说“我的眼泪只会为人民而流,不会为你这种下流人留眼泪!”

在陈可欣等人被问讯的地方,每个维权人士上厕所,都会有三个警察直接跟随进去;维权人士们睡觉时,也会被七八个稳控人员包围着我坐着睡一晚上。

讯完毕,陈可欣的父母、舅父母、爷爷、奶奶、原籍市、县两级公安局的警察,甚至从大学、高中倒回到初中的三个班主任……都陆续来到了惠州关押她的地方,这些亲友排着队配合着警察与陈可欣“交流”,做思想工作。陈可欣觉得“这真是受宠若惊啊!”。亲友们做思想工作轮番上阵,但却又对陈可欣的坚持无可奈何。陈可欣很清楚,这企图“做思想工作”的20多个亲友中,他们基大多数人是摄于维稳警方的压力而不是出于他们的自觉自愿。在后折腾了40多个小时,陪陈可欣“回家”的人,加上司机,一共有21人之多。此后,陈可欣家乡的初高中同学好友均被警察打过招呼,不得借身份证给她使用。

另据深圳建会工人现场声援团成员张圣业介绍,他是佳士劳工声援团成员之一,是一名北京大学2018届毕业生。8月24日凌晨五点,他与睡梦中的同志们听见门外传来的巨响,马上意识到清场已经到来了,迅速互相叫醒,排好人墙,手挽手抵御,女同志和负责拍照的同志被我们保护在中间。

然而,这次前来清场的,不再是7月22日深圳市燕子岭派出所外衣冠不整、徽衔不齐的杂牌军,不再是7月26日燕子岭派出所外脸庞稚嫩、面露怯色的警校生,不再是8月17日围而不抓、堵而不捕的机训队;这次前来清场的,比7月20日殴打工人同胞的燕子岭派出所恶警还要简单粗暴,比7月27日实行大抓捕的坪山警察还要全副武装,比8月16日为坪山区委政法委领导保驾护航的各种制服队伍还要人多势众。

两分钟不到,黑压压的一群防暴警察破门而入,头戴坚盔,手持盾牌,有组织、有预谋地冲击声援团的队伍,粗暴地扯开维权人士挽着的手臂,安排专人抢夺他们正在直播的手机。同志们势单力薄,一个人被平均四个警察死死地控制住。北大的伍旭同学,因为不肯蹲下,警察就直接用膝盖撞他。十分钟前还规整清洁的出租屋变得一片狼藉,叫喊声,撞击声,辱骂声此起彼伏,充斥现场。而造成这一切的暴徒,不是某些内部文件上迟迟不敢定性的”寻衅滋事”的声援团同志,不是某些官僚学阀口中被组织利用的高校左翼青年,不是勤俭拮据却被污蔑收受境外资金的社会正义人士——恰恰就是号称”对人民群众零懈怠”的”人民警察”!

声援团没有被突袭而来的猖狂进攻吓倒,屋内的所有同志,不管是学生、还是工人,不管是男子汉、还是女豪杰,都大声斥责、严辞训教心狠手辣的恶警,齐声高唱《国际歌》《华沙曲》《解放军军歌》等红色歌曲,昂扬壮烈的旋律驱散了恶警气势汹汹的叫嚣。士气和道义上尽输的警察手软嘴松,稍稍收敛一些。然而,他们还是一直伺机报复。在同志们被带走的过程中,这群警察尽耍小伎俩,反动立场暴露得一览无余。学生模样的还会被警察随手拎起屋内的衣服鞋子敷衍递交,而工人同胞直接被赤脚拖走了。在装人的大巴上,维权人士们继续团结一致唱红歌、斥恶警,学生同志组织大家的时候,恶警头子示意下属不管;工人同志的声音一高亢,几个警察就走上前威胁。

声援团的部分同志被带到澳头小学,下车点是小学的广场,广场上早已排好了一百余人的警察方阵。来自不同部门的警察应该是初次合作,任务不清、协调混乱,人人都开着执法仪,蓄意制造一种公审大会的气氛威慑劳工声援团。警察对抓来的人拍完照片后,大家被带到室内。起先,都集中在一个大厅里。但很快,声援佳士建会工友的口号响彻整个大厅:“佳士工人,顶天立地!当家作主,组建工会!”“誓与黑恶势力斗争到底!”整齐划一、通透楼道的声音一度又造成了黑警察们的恐慌。同志们又被带到另一个大厅,虽然是大厅,每个人都被两个警察盯着,不能随意走动。

负责看管张圣业的两个警察面无表情,或者是在机械地执行上级的任务,或者是心虚理亏、不敢轻易开口被找到把柄。其中一个胸前别着党徽,张圣业就问他:”你是不是共产党员?”他似乎觉得张圣业是在夸他,表情变得放松一些。于是张圣业就指着墙上标语”为共产主义奋斗!”指责他:”你觉得你现在做的哪一点在为共产主义而奋斗?!”警察无语凝噎,躲开张圣业的直视。张圣业继续问他:”你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还没回过神,马上慌乱地说:”是……是啊,我还想找你了解情况呢!”真是可笑至极,公安部门完全不了解不过问深圳事件,只是一个粗暴直接的暴力清场和“按程序办”,使唤的所谓警察也不知是从哪调来的临时工。

上厕所时,广东地方警察真是灭绝人性,声援团成员上厕所的时候,都有人开着门时刻监视。

下午,声援团成员被问讯完后陆续去坑梓小学拿个人物品。到了放物品的地方,一团乱麻,同志们的物品都被随意地丢弃;更重要的是,所有人的手机、电脑、硬盘等一切电子产品都被警察非法扣留了。张圣业据理力争,要求拿回所有个人物品,负责的警察态度蛮横,冷冷回一句”你以为你是谁,由不得你!”张圣业倍感愤怒却无力可施,最后在父母和老家警察的”陪同保护”下,被迫离开了他战斗多日的深惠地带。押送回家后,张圣业又被警方的维稳人员和家人24小时稳控,根本无法自由出行。

据悉,上市公司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存在着非法调休、休息时间强制徒步、实行违法的罚款制度《佳士十八禁》、未足额缴纳住房公积金、泄露员工信息、非法建立黑名单等违法行为。2018年5月10日员工以联名信的形式到坪山区人力资源局和坪山区总工会投诉,希望这两个部门能为工人做主。结果区人力资源局没有回复,坪山区总工会副主席黄建勋和谢科长给的意见是可以组织工会。

2018年6月7日员工向坪山区总工会和下属的龙田街道总工会提交了组建工会的申请,工会的意见是员工可以先去发展会员。在区总工会指示下,筹建工会的员工广泛传播《申请加入佳士工会意愿表》,有多达89名员工签字。但是,2018年7月12日,坪山区总工会副主席黄建勋等工会4人与佳士副总经理夏如意、人力行政总监李宏颇和部门雷经理等人一起把组织申请成立工会的米久平臭骂了一顿,黄建勋居然说米久平等人建工会是违法行为。

7月16日,组建工会的员工代表刘鹏华被厂方故意针对,无缘无故调到其他车间工作!被两个不明真相的人殴打!打人后他们居然被专车护送出厂外!报警后,警方无视刘鹏华伤情,反而要求调解!在打工兄弟姐妹的支援下,刘鹏华被拘押到凌晨12点才放出来。

7月18日,组建工会的另一位员工代表米久平也被厂方故意针对:中午,在聚龙花园党群服务站区总工会谢志海科长要求米久平写书面声明筹建工会一事与区总工会无关,米久平未同意!当日下午,米久平被要求调岗,米久平拒绝非法调岗,被厂里高层朱小欢指使几个黑保安,粗暴地扔出厂外!一位热心工友宋姚还被车间主管欧阳俊明死死掐住,恶语恐吓!到晚上后,他也被非法开除!米久平和宋姚均未同意。

7月20日,上午7:40左右,米久平和刘鹏华等一行人正常上班,被保安恶意阻拦,粗鲁残暴地扔出厂外!10:30左右:又被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殴打一通,非法扣押。

7月24日上午,因组建工会被开除的员工和声援他们的工友数十人来到佳士公司门口,高呼“违法开除、天理难容“、“我们要复工”、“废除18禁、我们要建工会”等口号,同时要求复工。但公司领导拒绝对话解决问题,并安排中、低层管理人员和保安排队排成人墙阻止工友入厂。

7月25日上午,佳士公司维权代表进厂要求复工再次遭保安暴力殴打、驱赶。

7月26日,两名被开除的工人代表在工友们的帮助下重新进入佳士公司,并重返车间准备复工,但遭到佳士公司管理人员和保安暴力阻拦、驱赶和殴打。被打工友随后报警,辖区燕子岭派出所警察出警后,却极力偏袒管理方不公正执法,现场引起工友们的强烈不满。面对工友们的质疑,警察最后竟然不处理直接走人。

7月27日、28日连续两天,佳士工友们来到燕子岭派出所门口,要求警察公正执法,严惩打人警察和保安。28日晚上8点左右,现场手机信号突然被屏蔽,一个领导模样的警察一声令下:“手机全部没收,人全部带走。”维权工友及家属数十人全部被抓走。

在得知佳士维权工友和家属被全部抓捕的消息后,7月29日上午11时许,广州维权女工沈梦雨与声援团代表15人,前往燕子岭派出所,要求立即无罪释放所有被捕工人!并要求严惩黑恶势力!大家在派出所门口高呼:“工友组建工会无罪”、“还我工友”、“严惩凶手”等口号。

8月24日,佳士公司维权声援团的数十名维权人士,被深圳200余名警察暴力清场。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湖南文东海的法务公司开业

  • 下一篇:吉林四平郭宏伟一家三口先后入狱情况汇总通报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