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新闻稿件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黑龙江马志文在京遭拦截后遣返         ★★★
黑龙江马志文在京遭拦截后遣返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10-19 23:24
【民生观察2018年10月19日消息】2018年10月18日,黑龙江省延寿县访民马志文在北京欲乘坐地铁时遭警察拦截扣押,之后被交给哈尔滨驻京办带走关押,当天晚上马志文已被从北京押回当地,并被多人限制人身自由。

据维权人士马波反映,2018年10月18日早上7点左右,马志文从北京房山区阎村镇前沿村出发,欲前往阎村东地铁站购买地铁票,在阎村东地铁站突然被多名警察拦住,并被要求对背包和拉杆箱进行检查。警察在搜查后,没有发现任何违法的东西,只是发现马志文的身份证是上访人员,另外还有几份上访材料,随后警察和辅警10多人将马志文围着不让走。一直等到上午10点多钟,哈尔滨驻京办人员赶过来,北京警察才把马志文交给驻京办带走,之后马志文被带往哈尔滨驻京办关押,今天晚上,马志文已被带回当地,现被多人看管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

据悉,马志文是黑龙江省延寿县延寿镇红旗村人,复员军人。因土地被红旗村原村支书刘宝强行霸占而上访,后被刘宝串通当所长的哥哥,对其进行刑讯逼供、诱供、骗供和造假材料,使其含冤入狱10年。出狱后的马志文,又因多次举报当地政府官员以权谋私贪污腐败等问题,从而遭到延寿镇党委书记徐茂、刘宝等人的打击报复。

2015年4月5日,马志文被当地官员暗中雇用的黑社会4人,开车跟踪追杀至尚志市火车站前,歹徒手拿洋镐将他的头骨打裂、耳朵震聋、腿部粉碎性骨折、身体轻、重伤各一处。报警后警方却不予立案,致使打人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2016年7月5日上午,当时的延寿镇镇长李大蔚,伙同城郊派出所当时的所长刘凤军等多人,在北京市和义农场公交站附近的99优选酒店门口,将马志文非法绑架,押送到延寿县百货大楼北面的小旅馆里,雇用黑社会多人,将他非法关押数日。

2017年10月11日下午,马志文在哈尔滨市香坊区通乡街885号住宅楼内写材料,延寿镇党委书记徐茂,伙同延寿县公安局城郊派出所所长李德泉等多人,滥用职权,开两辆车前去将他非法绑架,后押送到延寿县瑞达宾馆101房间,派人24小时轮流看守,将他非法关押数日。

现如今,被重伤致残的马志文没有耕地,没有住房,且身体多病,视力残疾三级,被迫流落他乡靠沿街乞讨来度日。此次进京,马志文在无任何违法犯罪的情况下,却遭北京警方拦截扣押,随即被哈尔滨驻京办强制遣返回当地,并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

附:控告状

控告人:马志文,男,1963年出生,汉族,复员军人,农民,含冤入狱10年刑满释放,视力残疾三级,户口所在地:黑龙江省延寿县延寿镇红旗村二屯,现住址是沿街乞讨,流落他乡。身份证号码:230129196307240817,手机号码:17010108390。

被控告单位:黑龙江省省委和省政府。
法定代表人:黑龙江省省委书记和省长。

控告请求:
依法追究被控告单位,包庇、袒护和纵容、指使手下职能部门(省、市、县三级公、检、法、政府和党委),严重违反党纪国法、不落实国家法律和政策的责任。

事实和理由:
一、1998年国家第二轮土地承包政策,黑龙江省延寿县延寿镇没落实。
(1)致使我和弟弟马志丰每人应得的60亩耕地而得不到。
(2)致使我母亲李兰永久性转卖和顶替债务的70亩耕地收不回来。

二、2004年,延寿镇红旗村当时的村支书刘宝,以权谋私欺压百姓,强行霸占我家建房用地,因我的追究,推给公家,后用于建造红旗村卫生所和防疫站,现在是曲辛辛的住房,至今未还。这块建房用地,是1983年以来,我家一直耕种的耕地,是1986年我家旱田地改成水田地剩下的一个角(我家一直用这块建房用地种菜),在第一轮土地承包期间,我家拿过农业税和地亩数提留款。这块耕地当时我已经把延寿县国土局主管建房用地的工作人员(鲁刚、费召辉和那小东三人),带领到红旗村现场给我验建房用地,并且当场发给我建房用地审批表,让我等待审批结果,与此同时,我也请示过延寿镇当时的副镇长王浩军,他明确的告诉我,说这块建房用地没有任何人请示,又让我等待审批结果。当时的村支书刘宝,没有任何申请,强行霸占,在我家的建房用地上建房,延寿县国土局和延寿镇政府,不但不处理红旗村的违法乱纪行为,反而给红旗村补办一切建房手续。

三、2004年10月21日晚6点30分,当时的村支书刘宝,在本屯周相武家房后的大道上,天黑后带刀堵劫我。并恶狠狠的说:“谁让你上告,今天非整死你不可”,说着用刀来捅我,我在道沟边躲过往自家跑,刘宝在后面紧追不舍。并边跑边骂:“小逼崽子,今天非整死你不可”。我拼命跑回家关上门后,听见院内有刘宝的脚步声,我一开门,刘宝照我的前胸捅了一刀,我用手遮挡时捅在我右手心,大拇指根部,后到医院缝合6针。因天黑再加上我手心出血,始终没有夺下刘宝手中的尖刀,我连推带搡把刘宝推出院外。

案发后,刘宝的哥哥老公安所长刘珠,串通公安机关井国良、孙国栋等人,对我进行刑讯逼供、诱供、骗供、造假材料。人证、物证、时间、案发现场、案情经过、医疗诊断和法鉴结果,全部都是伪造的。特别是现场有目击证人不能依法核实,反而编造伪证,制造假案。检察院根本不依法核实,也不提审我并剥夺我应有的权利,之后我被冤判10年。

四、当时的村支书刘宝以权谋私霸占集体财产。

1、1982年以后当时的村支书刘宝,贪污红旗村耕地30%的费用,说是红旗村耕地70%的费用上交,30%的费用给红旗村还债。
(1)致使2014年丈量土地多出来30%还多的土地。
(2)致使他和他的两姐妹以及他父母四家的耕地比别人家应得的耕地都多。
(3)致使刘宝和他三妹夫轩福亮、四妹夫李洪伟以及他父母刘万春,这四家的耕地补助和粮食补助超出实际所得的实际耕地亩数。
(4)刘宝的四妹夫李洪伟,是98年以后到红旗村的,比红旗村老户耕地都多。据知情人反映,李洪伟在黑龙江省宾县宁远镇宁西村小孙家屯已经有一份应得的耕地了,现违法得到二份耕地。

2、2004年,刘宝强行霸占我家建房用地,因我的追究推给公家(红旗村卫生所和防疫站),贪污数额巨款,当时就转卖给曲贵居住(已经改变卫生所和防疫站的用途),并且又贪污8000元钱,现在变成了曲辛辛的住房。

3、2008年,当时的村支书刘宝霸占红旗村学校11间校舍房,本村居民赵洪文主动给5000元钱一间,刘宝不卖,反而给他四妹夫李洪伟居住,赵洪文上告后,刘洪伟居住的校舍房才作价50元钱一间购买。这很明显,就是贪污霸占。

6、2008年,当时的村支书刘宝,在红旗村五屯北山,毁林开荒数十亩。

7、2008年,当时的村支书刘宝的亲哥哥刘珠(系延寿县公安局当时的干部),在红旗村王脖子山沟里东山坡毁林开荒数30亩,已经出租给红旗村二屯刘立国耕种多年。

8、2009年当时的村支书刘宝霸占红旗村草原300亩。当时的村支书刘宝在村民大会上规定,王脖子山沟里和老包家麻地,这两片草原(300亩),任何人都不允许开荒种地。之后却暗地里承包给他亲哥哥刘珠(当时系延寿县公安局干部)。2009年刘珠自己耕种,2010年转包给轩福强,后又被轩福强转包给延寿镇金河村南面的一位女士(当时约40岁左右)耕种两年(2011年和2012年),后来又转到刘宝的四妹夫李洪伟手里一直到现在。按照对外承包费计算:每年300亩水田地×600/亩=180000元,再加上耕地直接补助款和粮食补助款,共计每年不用耕种,承包他人就得纯收人二十多万元现金。如果是自己耕种,则收入更高。现在在延寿镇党委书记徐茂手里掌控,每年谋取私利15万元以上。

五、2014年11月,我向延寿县森林公安局李局长举报,刘宝和哥哥刘珠,毁林开荒数十亩,刘宝买卖山林300亩。延寿县森林公安局政委郝建华和刘振富为了包庇袒护、纵容刘宝、刘珠的犯罪事实,在李局长手里将案件接到手里,故意久拖不决,硬是顶着不办。说是处理完了,不让我(举报人)看处理意见,这明显就是包庇袒护纵容他人犯罪。

六、2011年延寿镇修乡村公路,因偷工减料,延寿镇党委书记徐茂贪污数额巨款。村民反映完全是豆腐渣工程,路面到处是大坑和裂纹等。我多次举报,延寿县交通局张伟利,包庇袒护和纵容他人,硬是顶着不办,故意久拖不决。

七、我多次举报延寿县敬老院院长张亚松,贪污院民伙食费数额巨款,根本没人管。2015年夏天,市场上的蔬菜价格特别底,敬老院还种菜,每天每顿都是菜汤,逼的老人去市场买破乱肉吃,而伙食费全被敬老院院长张亚松贪污。

八、我因举报以上事实,延寿镇党委书记徐茂、刘宝等人,为了压制我上告,两次设毒计让红旗村村支书高德胜骗我去延寿镇,欲将我置于死地。2015年4月5日,当地官员暗中雇用黑社会4人,开车跟踪追杀我至尚志市火车站前,手拿洋镐把我的头骨打裂、耳朵震聋、腿部粉碎性骨折、身体轻、重伤各一处,致使我至今流落他乡沿街乞讨度日,而打人凶手却逍遥法外。当地警方明确告诉我,破获此案要牵扯很多人。

九、延寿镇党委书记徐茂,不落实国家扶贫政策和待遇(泥草房改造、精准扶贫和低保户等等),全部都给干部的亲朋好友头上,真正的贫困户,沿街乞讨,流落异乡亡命天涯的人,根本得不到。2014年10月21日,我含冤入狱10年刑满释放,没有耕地,没有住房,并且身体多病,视力残疾三级,与86岁母亲李兰(小脑萎缩)相依为命,政府不但不给我们解决住房问题,任何扶贫待遇都不给我。

十、延寿县没有政府信息公开接待场所。我要申请的政府信息,不敢公开,根本无人办理。(1)我申请的延寿镇低保户的信息,不敢公开。不敢接受百姓的监督,低保户都给干部的亲朋好友了。真正的沿街乞讨、流落他乡之人,根本得不到。就连我每月100元钱的低保金撤销,也不给我撤销的理由。
(2)我申请的延寿镇的农村耕地直接补助款信息,不敢公开,不敢接受百姓的监督。国家是2004年开始给的,延寿镇财政所是2006年才开始给的,2004年和2005年,这两年的农村耕地直接补助款不翼而飞了。并且延寿镇财政所所长许艳红伙同村干部刘宝以及村民,虚报耕地亩数,套取国家资金(农村耕地直接补助款)。
(3)我申请的红旗村二屯梅忠海家房东(现在是周相武家房东),我家的那块耕地的信息,不敢公开。这块耕地的农业税和亩提留款,是被村干部贪污了。
(4)我申请的红旗村王脖子山道北,第一轮土地承包期限内高友、赵洪文、刘生等人种过的(现在在轩福亮手里的)那块耕地的信息,不敢公开。
(5)我申请的红旗村300亩草原(现在是红旗村二屯李洪伟耕地)的信息,不敢公开。是政府干部贪污了。
(6)我申请的红旗村1964栽的300亩松树地的松木出卖的信息,不敢公开。是村干部贪污,上级领导得到了好处费。
(7)我申请的延寿镇修乡村公路的信息,不敢公开。是延寿镇党委书记徐茂贪污数额巨款,官官相护。

十一、延寿县政府和公安局,为了强行压制我上告,多次将我绑架,非法关押和拘留。
(1)2016年7月5日上午,当时的延寿镇镇长李大蔚,伙同城郊派出所当时的所长刘凤军等多人,在北京市和义农场公交站附近的99优选酒店门口,将我非法绑架,押送到延寿县百货大楼北面的小旅馆里,雇用黑社会多人,非法看押我数日。
(2)2017年5月4日,当时的延寿镇驻京办金涛等多人,在北京市大兴区金兴派出所附近的邮政储蓄所门口,将我绑架,押送到延寿县百货大楼北面的小旅馆里,非法看押数日。
(1)2017年10月11日下午,我在哈尔滨市香坊区通乡街885号住宅楼内写材料,延寿镇党委书记徐茂,伙同延寿县公安局城郊派出所所长李德泉等多人,滥用职权,开两辆车前去将我非法绑架,押送到延寿县瑞达宾馆101房间,延寿镇党委副书记指使多人24小时轮流非法看押我多日。

十二、延寿县信访办主任王录,2016年4月18日,延寿镇人民政府徐茂伪造出来的文件、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2015]34号和延寿县国土局出的信访答复,与事实完全两样。我去延寿县人民政府申请复查,根本没人管。延寿县人民政府主管复查申请的干部,是延寿县信访办主任王录,硬是不接我的复查申请。

以上事实,我走遍了黑龙江省所有的主管部门多次,不但没人依法处理,反而有的部门还伪造出与事实完全相反的处理意见。为此,特请上级领导,主管部门立案查处。

此致
上级领导主管部门

控告人:马志文
2018年4月23日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湖南公民声援失踪的朱承志受阻

  • 下一篇:湖北鲍乃刚因进京维权被刑拘抄家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