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新闻稿件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浙江李新宏因法院不公上访遭打压         ★★★
浙江李新宏因法院不公上访遭打压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12-25 21:36
【民生观察2018年12月25日消息】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访民李新宏因故意伤害案得不到公正判决而上访维权,期间多次遭当地维稳部门打压迫害,问题至今未合理解决,一家人现居无定所被迫四处流浪。

李新宏是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新宅镇南塘头村居民,住三角田路11号。年轻时的李新宏有木工手艺,将在出师之时,被臧少伟父亲臧毕林带到湖州市建筑工地干活半年多,回家时臧毕林未支付他任何工资,当时春节即将来临,李新宏为了过年到臧家要求臧毕林支付其在湖州市建筑工地干活半年多的工资。当天恰逢臧少伟姑姑出嫁之日,讨薪未果空手回家。之后其三次向臧毕林讨要工资都没有结果,臧毕林不但不支付工资,反而认为李新宏在其妹妹大喜之日上门讨薪坏了他家良辰吉日彩头,臧少伟对此事耿耿于怀,埋下复仇之心,此事成了冤案之因果。

2012年2月12日,李新宏经营的出租车与项荣南发生纠纷,他被对方打伤三条脊椎骨骨折住院,经有关部门鉴定为轻伤,因发案地属白洋派出所管辖,经办人是臧少伟,由于臧少伟对他有仇恨心理,借机报复,故此不予立案,强行把案子压下来,在收取项南荣押金1万元后就不闻不问,久拖不管。李新宏为支付医疗费用,向派出所领导请求催办,时过半年对方勉强解决赔付医疗费,派出所之后强行要李新宏出具谅解书,放弃追究对方刑事责任。

在经营出租车息业之后,李新宏在白洋街道下邵村开了一家《乐乐超市》以维持一家人生计。李新宏说,“经营超市时我安分守己,合法经营,但还时常被举报我店销售假烟,烟草公司每次来查都无假烟。之后下邵村有一村民邵宇轩来我店数次要求在我店内让他摆放‘苹果机',他说责任自负,其它超市全年有钓鱼机都不会追究,没有问题的。我被他说动,勉强答应。于2012年11月16日给他摆放,岂料次日就被白洋派出所查收。邵宇轩得知情况后,约我晚饭后去派出所看一下要如何处理,苹果机是否能要回,要罚多少钱。我们当时到派出所刚好经手人邹乾坤不在所里,臧少伟等人正在打牌,当时刚好有电话打进来,我就先到门外接听手机。臧少伟他们以为我发现他们上班时间打牌要打电话举报他们,臧少伟和汤涛就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推进派出所,臧少伟说:“今晚就要把我干掉,要教训我这种人。”接着立即对我强行搜身,没收了所带财物,搜身过程中我的衣服被撕破。他威胁我要我站那里,然后又扇了邵宇轩二个耳光。我让他不要打人。臧少伟说:“今天就要教教你这种人”,臧、汤二人立即把我推进他们无监控的值班休息室进行殴打,抓住我头发将我头使劲地往砖墙上撞。我说:“这样打人没有王法了?”臧又连扇我数个耳光说:“我就是王法”。臧少伟用飞鹰式猛一脚把我踢蹿倒轰然把床坍塌了,更加怒气冲天将我摁在地面碰撞,汤涛骑坐在我身上,臧、汤二人又继续对我殴打,并抓住我头发,将我头按在水泥地上撞。臧少伟说:“今天撞死你别人都不知道是我们所为,而是你自行碰死的,你这种人脑子不灵清,鸡蛋还想碰石头,你尽管可以试试看。”我当时被臧、汤二人打得口吐鲜血,之后将我拖回审讯室,他们将造好的口供笔录拿出并逼我写上“以上笔录和我所说一样”,我不肯写就对我进行殴打。臧说今天必须要把我关起来,关我一个月。我反问:“为何要关我、打我,难道没国法了?”臧少伟得意洋洋地说:“我就是国法,我说了算。”你这种不会做人的东西,细细想想…。我立马回想到上半年与项荣南纠纷臧少伟是本案的经办人,扣了项的车,之后又放了他的车,我就知道了他是刻意对我进行报复。”

李新宏继续说道,“2013年2月9日(农历除夕)夜,5男1女到我超市买烟,问我老婆硬壳中华有否?多少一包?我老婆说:有,45元一包。那人说36元卖不卖?我老婆说:36元卖不出。那人又说:我朋友店卖我36元一包。我老婆说:那你到你朋友店去买吧。那人又说:40元一包卖不卖。我老婆又说:卖不出去的。那人立马就从身上拿出一把砍刀对柜台猛砍。当时我说了一句:愿买愿卖。另一人就冲我头上砍了二刀,并且把店里的电脑、电话机、电子秤都砸毁掉,同时对我拳打脚踢,那个女的站在旁边观看,我被打倒在地,满脸是血,老婆过来劝阻,被他们用拳头在脑袋打了好几拳,把我妻打倒在地。我叫老婆赶紧打110报警,这六个人拔腿就往外跑,我马上追出去,看见其中一人逃进福多纳公司,应该是公司的员工。报警后警察过来我将线索向警方提供,民警去后未曾仔细调查就不了了之。案发之后,我妻子一直感到头晕头疼,当时有身孕在身,我看妻子不断呕吐头疼,就买止痛药给她。2月14日,我看妻子精神状态不对,就带她到武义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说我妻子病情非常严重,属脑挫伤,颅内血肿,有死亡的可能,是被殴打造成,需立即动刀,但手术风险很大,生命不敢保证。”

为此,李新宏立刻向白洋派出所说明情况,后由副所长董宁武前来了解,董怕出现“一死二命”的情况,如果没有及时处理,上级要依法追责,方才立案侦查。因其妻一直处于昏迷危险期,在李新宏的再三催促之下派出所才捉拿三个罪犯归案。李新宏提出质疑后又多次前往派出所说明凶手是6人,却无人理会他。

李新宏称,“到最后我实在无钱给妻子医治了,我到派出所要求打人者先行支付一点医药费给我抢救妻子生命。但警方答复说:已经有钱但他们作出冻结了,凶手至今失踪尚无结果。为了抢救妻子我心急如焚到处借钱,没借到钱再次到白洋派出所请求救助,我请求副所长董宁武一定要设法帮助解决救命钱,于是警方利用我急需医疗费的心理,欺骗我在多张空白的纸上写上“以上笔录我看过,和我讲的一样”的字句,达到了包庇、隐匿犯罪人员及行为的目的,造成6名凶手只有3人被判刑的后果,而这3人中是两男一女,却变成了两女一男。因法院判决不公,臧少伟等人罪行未得到追究,法院判赔的113万元的赔偿金法院也以对方没钱为由至今不能执行到位,迫于无奈我只好进京上访。”(注:本案发生导致妻子失去孩子及二级残疾,为抢救妻子生命,家中价格30多万元超市被迫低价转让,判决书中判赔的钱至今分文未得,致使住宅抵押债务,导致如今全家居无定所四处流浪)。

在上访维权期间,李新宏多次遭当地维稳人员拦截殴打、非法拘禁和任意拘留。2017年7月27日,李新宏到北京府右街邮政局寄信,后被截回当地扣上“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拘留10天,在审讯期间24小时不给他任何食物,拘留时还被带上手铐脚铐;2018年3月2日被当地警方限制其人身自由20天;2018年8月21日他听说省委巡视组到达唐风温泉酒店,遂马上带上材料前去伸冤,结果被便衣警察打致左耳出血,然后被拉到壶山派出所非法拘禁25个小时,后被送到当地看守所拘留9天;同年11月10日他在武义县信访局门口,被新宅镇政府临时工殴打,之后又被警察带往壶山派出所非法关押16个小时,后送拘留所拘留4天;2018年11月30日在新宅镇副镇长办公室,又被武义县公安局刑侦科领导强行带走传唤,被关在熟溪派出所地下室24小时,期间公安局领导威胁他说,“要判我几年刑他们说了算,如果是10年前看到我一次就打一次要搞死我,还强行要我承认那些人去北京上访是我组织的,可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些访民叫我怎么承认”。

以上种种事实都是因法院判决不公,导致李新宏走上上访维权之路,从而招致武义县警方的打击报复行为,他强烈要求依法追究武义县公安局等相关人员的违法行为,使其一家人早日得以平冤昭雪。

李新宏电话:15888969893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张磷案二审将开庭审理

  • 下一篇:709王全璋案开庭前夕当局阻止多人前去旁听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