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访民子女自闭等身心状况调查         ★★★
访民子女自闭等身心状况调查
作者:何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03-22 22:44

 

 

对上访人来说,特别是上访几年、几十年的人,让他们解不开释不去的爱恨情仇抒写着其人生的凄凉与无奈。他们难以与普通人一样地工作与生活,访民们长年累月地上访,可以说荒废了一代人,在父辈阴影的笼罩下成长起来的访民的下一代们,他们还有正常的人生轨迹吗?带着上述问题,我们通过电话、网络等方式对一些访民和他们的子女进行了调查了解。

 

被逼进自我封闭中的访民子女们

我们首先从上海市等地区的访民子女的行为看这个受害群体。

 

上海访民刘新娟现在有一个29岁的儿子,大学本科毕业。大学毕业时才二十二岁,准备考研,可妈妈六次被冠以“精神病”关押在医院受折磨,把这个大学生的意志全摧垮放弃了。他向政府方面据理力争,说妈妈没有精神病,派出所让他写保证书,保证妈妈不上访,再上访就追究他的责任。他曾应招为事业单位食品检验站的协管员,可被通知回家看紧妈妈,就这样被辞退了。更有甚者,他的劳动卡也被扣留不发还。

 

“公安局要我儿了承认我是精神病人,我儿子不认可,被关押了十五天”刘女士说。

 

如此境遇,让这个二十九岁的大学生失去了生活信念,就这样闲在家里,几乎不与外界接触,胡子不刮,头发长得老长,整天埋头在网上。家人提出给其介绍女朋友,他断然拒绝,说谁嫁给他就把谁给害了。

 

上海访民蔡文君,由于拆迁问题自2000年上访。她两次被劳教,多次被关押。她儿子今年二十四岁,她上访前,孩子上小学,学习成绩很好。可是,孩子自父母开始上访后,学习成绩越来越差,初中毕业后上了中专学校。

 

“说起孩子让人更是愁呀,”蔡女士说,“他中专毕业后,一直不参加工作,整天闷在家里,不与任何人交往。”

 

“孩子上初中时,我家为了躲避迫害,一年搬了五次家,政府为了找到我家,跟踪我儿子,从那,这孩子就变了,先是情绪上表现得一点小事就惊恐不安,不愿出门。”蔡女士说。

 

据蔡女士说,因为她坐妹夫的车上访,妹夫被抓去殴打出内伤,出来后一个来月就去世了,这事给孩子更是蒙上了一层心理阴影。

 

当然,蔡女士的几次被劳教关押,给孩子带来的心理伤害更多,以她儿子的说法,这个社会怎么把我们往死路上推?

 

“我儿子中专毕业正要找工作时,政府方面找我儿子谈话,要做好妈妈的工作不能再上访,否则他找工作也没地方要。这直接导致了儿子怕工作,他认为只要工作就会被打击迫害,我们全家也这样认为。”蔡女士说。

 

上海访民张君令,他的女儿去年正在上海外国语学院读书,他合家包括女儿被政府一起传去,让他们息访,因这事,女儿心情极度不好,辍学在家半年多。

 

上海访民华神清的女儿,一直随父母住门卫室。尽管华神清夫妇很注意让女儿接触社会,经常带她去公园,但还是感觉到女儿有自卑心理。

 

宁夏石嘴山市惠农区新村路吉村巷访民娄东红的女儿吴弈男,初中毕业就弃学在家,以其外公的话说,小时性格那么开朗的孩子,现在变得郁闷,在家时一天不说几句话,不愿见熟人。当时房子被拆无家可归住在马路边的树下,还有妈妈被抓被关等事,让她感到自己是社会的异已,抬不起头来。

访民子女中的报复与仇恨心理

山西临汾的郑先柱,七年前告村官贪污,贪官没告倒反受到迫害,因此走上了上访路。他开始上访时,大儿子十一岁,小儿子七岁。现在,大儿子已是十八岁的青年了。

 

“我这孩子,早晚会闹出大事来。”郑先生说。

 

郑先生说,本来,上访的事尽量不让孩子涉及,没想到,大儿子上初二时,班上的一个老师与那村官是亲戚,对孩子动辄就体罚,并说有本事也学着爸爸上访去。就这样,孩子辍学了。去年,这个孩子路过这个村官的豪宅前,那大狼狗追着他嚎叫,他便把狗一直追打了好一阵,引来村官老婆的叫骂。他回家来就找刀,非要去与人家拼个死活。

 

“这孩子,平时不愿说话,也不愿与同伴交往。平时,就是吃了亏也没有反映,一旦上来性子,一点小事就要拚命。”郑先生说。

 

“前几年,我们这里出了个胡文海,他与我的情况基本一样,最后把村官杀了,我儿子现在口口声声说要做第二个胡文海。”郑先生说得哀声叹气。郑先生说,他二儿子也象他哥哥,上学都是独来独往,与村官家的孩子水火不容。

 

有更多的访民后代与郑先生家孩子表达“报复”的方式不同,他们跟在的父母身后走上了上访之路,这可谓是子继父志吧。去年宁夏娄东红的女儿、马远新的儿子就到天安门广场散发过传单。

 

“我们的事不给说法,就子子孙孙地访下去。”这是笔者听到的很多访民孩子的说法。

 

 

“落寞”的访民子女

山东省一位访民(在这里我们略去当事人地点姓名),由于公开反对村官以权谋私被迫害,承包地都被收去。他为此从1996年开始上访,命运与其他访民一样,被关押过,被殴打过,所访问题得不到处理。

他的儿子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出人头地为父亲争口气,大学毕业后滞留在北京三年终于考上公务员。这三年里,他以拣破烂为生。

这位访民说,儿子考上北京的公务员,也算是京官了,本想他的冤案可到头了,儿子也这么说。可是,一年过后,儿子哭着对他说,他没办法,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他为如果替父伸冤的话,结果只有一个,冤伸不了反丢了工作再去拣破烂。

笔者面对这个自强的访民后代,想作一番长谈。他面对提问,只是默默听,什么也不说。最后,他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说:“没办法,社会就是这样。”

到后来,他反问笔者:“你认为我应该怎样做?”

是呀,做了官的他,能怎样做呢?看着他那本应明净充满激情朝气的眼神,深沉得如死水般,让人感受到两个字:落寞。

 

访民的后人,可说是一个满载着沉痛与不幸的群体。在未来的生活中,他们会走向何方呢?

 

民生观察志愿者何仁调查报道

2008年3月

  

宁夏访民娄东红的女儿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山东省沂水县 “农民失地事件”调查

  • 下一篇:奥运主场馆地区被强拆户凌百增讲述违法拆迁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