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现役军人举报派出所长办案造假迫害军属         ★★★
现役军人举报派出所长办案造假迫害军属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1-05-12 16:26
【民生观察2021年5月12日消息】近日,一名叫刘健的现役军人,网络实名举报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派出所办案造假,迫害军属。

刘健,西部Z区某部现役军人,原籍湖北仙桃。其在举报信中称,因其父2019年5月21日被仙桃市三伏潭派出所长张华兵滥用职权、捏造事实而被迫卷入一桩蹊跷的“非法采矿案”,致使其家人陷入反复鸣冤维权中,他本人也是心力交瘁,目前思想精力、工作动力被此案近乎消磨殆尽。

据刘健反映,所谓的鲜码“沙场非法采矿案”,是由三伏潭镇鲜码村原村委主任李某华举报、三伏潭派出所张华兵牵头侦办的一起军属涉法刑事案。当前,村内外普遍认为这起案件办得过于蹊跷,疑点太多。说它蹊跷,主要是因为一个正常履行了招投标手续、签订了正式承包合同、交纳了数十万元承包款的沙场,早已于2018年7月19日就彻底停产(合同期为2015.8.1-2018.7.31,2018年7月19日因环保被责令停业,且沙场法人刘仁炎被罚拘留5日,自此再无经营),可2019年5月21日,三伏潭派出所突然又传唤股东,并于翌日将其父亲刑拘,此举不仅令全村哗然,刘健本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刘健猜测,三伏潭派出所长张华兵是否罔顾事实,仅凭直觉办案?时任村委主任李某华难道蓄意染指沙场,有无恶意举报?今年2月,李某华曾因倒卖抗疫捐赠物资被撤职,此前村中传言有人不断举报李某华,我父亲是否卷入其中而遭打击报复?

目前,刘健作出如下推断:李某华当时被各种举报缠身,身感不能摆脱困境的李某华、张华兵等人为了打击举报者而导演了一出查办“鲜码非法采矿”的闹剧。

刘健说,“因李某华貌似与我父亲关系不睦,当时村内外也一度盛传李、张二人因利益联盟早已搅在了一起,他们可能是怀疑我父亲从中撺掇村民举报,由此引发了这起蹊跷而争议极大的“非法采矿案”。不仅如此,他们还联系记者在网上广泛传播假新闻一一“打掉非法采砂团伙,汉江边的小‘银滩’变得宁静了”……事实上,该新闻内容除了地名、人名是真实的,其余所述几乎全是编造!因此,害得我父亲被以涉嫌非法采矿为由羁押。”

刘健表示,“在我父亲羁押期间我即使再愤慨、再委屈,也没有釆取过激方式讨要说法,因为我坚信法律和正义迟早会还我父亲以公道!况且党有政策、国家有法律、社会还有人心呢,可张华兵不实事求是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徇私枉法的无耻做派,我实在忍无可忍了,我必须加以鞭挞和揭露,须知:今天他可以滥用职权迫害我家,若不及时惩戒,明天他是否还会迫害别家?”

对于刘健控诉恶警张华兵的理由,他讲述了如下几点:

其一:青沙站系村属企业,包含其父亲在内的4名股东合资承包青沙站是经过了村镇两级单位许可,且有合法手续为证。鲜码青沙站于2015年7月进行新一轮招投标,在三伏潭镇企业管理中心和鲜码村委会以及部分党员群众代表的见证下,刘仁炎、刘乐山、吴先姣、鲜普清合伙竞标成功,并签署承包合同获得经营权。承包时间为2015年8月1日至2018年7月31日,有效期3年;2018年7月初汉江涨水,为了行洪安全,青沙站于2018年7月19日被迫停产关闭,其法人刘仁炎当时还被行政拘留5日,此后确实没再生产经营,这是基本事实。

其二:在所谓“鲜码非法釆矿”一案的侦破过程中,三伏潭派出所张华兵罔顾事实,无中生有,拼凑了许多与实际情况极不相符的材料予以佐证。比如:现场截获采沙工具,与管理人员周旋,白天躲藏,晚上作业,说什么盗采的作业线长达6公里,不仅在河道中采沙,还趁夜晚开着铲车直接到河滩上偷挖,什么两名案犯在逃等等全是瞎扯!事实上,从2018.7.19~2019.5.21,此期间,鲜码青沙站根本就无任何采沙行为,而且张华兵所谓“截获的作案工具”是久放自家门前近一年没动的铲车,当时锈迹斑斑,电瓶已完全报废,可谓是一堆无法启动的废铁了。“抓赃”民警在当场无法拖走,直到一星期后张华兵派人买来新电瓶装上才勉强拖动,这个“铁”的事实是谁也否认不了的。

其三:承包人能够完成投标,与镇政府、鲜码村委会有不可割裂的关系。这是一个已经经营了近20年的青沙站,被不同村民合资承包历经多届。早在村支书王坤任职期间就起步,经历了王某坤、彭某亮、李某华任职的三个阶段。2016年之前,村、镇两级主要负责人始终把它纳入村镇财政收入的骨干企业予以扶持。可是到2016年李某华接手村务,他一方面横加干涉青沙站正常业务,致使青沙站生产长期难以为继、举步维艰;另一方面只要涉及青沙站相关手续(采沙执照一直由村委会向上申请办理),他总是百般阻扰。然而,一个完全符合招投标要求,履行了合法手续,向村、镇两级管理部门上缴了数额不匪的承包金额,三方主要负责人在合同上郑重签字、盖章,镇主管负责人杨某海到场祝贺并主持招投标大会,镇派出所领导、鲜码村全体党员、部分群众代表全程见证了这起招投标大会。村委会会议纪要中也详实记录了当时的招投标盛况,此事不可谓不隆重。可是,张华兵却不顾上述基本情况,心怀鬼胎以“执法办案”为名行“报复整人”之实,大搞恶意执法、徇私枉法,其臭名或已远扬。因为三伏潭派出所张华兵指使民警对记者撒谎的荒唐无耻手法就连鲜码村民也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他作为一名乡镇派出所长居然颠倒黑白、睁眼说瞎话,恐怕后面会惹上大麻烦……

其四:所谓的“鲜码非法采矿案”,张华兵给刘健的说法是采砂期间无采沙证属非法行为!而刘健的疑惑是,为何采沙期间上级检查并无问题,偏偏关闭歇业近一年后又扯起非法采沙?据庭审时辩护律师调取的相关证据显示,2015年8月-2018年7月19日,鲜码青沙站在对外经营时,没有任何部门对鲜码村委会或沙场股东下达通知:鲜码青沙站无证不得采沙!换言之,此前鲜码沙场在对外经营时,村委会与青沙站股东之间遵从的是承包合同,上级例行安全检查时,也从未指出鲜码青沙站的无证采沙问题,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当时村镇方、承包方都默认签订了正式合同就得按合同执行,如果当时确有检查部门严正指出鲜码沙场因无“采沙证”不能再经营之后而我方又偷釆河沙恰被执法者抓了现形,或者鲜码村委会明确按未履行合同天数核退了我方承包款后我方再釆,当然可以被查办!可这两条,经核实并没有出现。即便是此前2018年7月19日上级突击检查沙场责令停业时,也是以环保的名义指出问题所在,根本不涉及无证采砂问题!况且在沙场法人刘仁炎被拘时,沙场就停了。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沙场虽不再经营,但三伏潭派出所张华兵依然强力主导传唤股东继而把人刑拘,显然,这是极不正常的!

其五:再回到案件审理本身,刘健父亲并不是青沙站法人代表,即使非要拘押,为何只拘押2人,另外2人从一开始就可取保候审?除拘押其父亲外,另一位是常年在青海乌兰做餐饮的最小股东鲜普清。刘健认为这样的拘押审理很蹊跷!按国家法律规定,审理拘押一般不超过半年,最长不超过一年,可此案拘押已满一年。更让人费解的是,此前当检察院数次与三伏潭派出所沟通此案可能不构成犯罪是否可撤诉时,三伏潭张华兵始终不同意,检察院多次退侦,张华兵多次补充仍无实质新线索,只能从售卖金额上大做文章,并扬言绝不放过刘乐山(村民议论)。在不放过其父亲的同时,关联最小的鲜普清也跟着受连累,成了名副其实的替罪羊!

刘健认为,“鲜码非法采矿”一案从发生到今天,明显让人感觉这是一起人为恶意操纵的案件。他完全有理由认为这是三伏潭派出所长张华兵恶意执法、挟私报复所致,张或泄私愤,或以此转移视线!张作为一名所长,本应带头守法,模范执法,可他却明目张胆徇私枉法、恶意执法、迫害军属,着实令人触目惊心!

最后,刘健希望尽早为父亲讨回公道,并希望市纪检委和政法委能实事求是、依法查处害群之马张华兵,以此正本清源、纯洁队伍!无论他的举报信是否属实,都请有关部门彻底介入调查,还事情真相,给广大民众一个交代,更是给广大军人群体一个交代。

因为,谁也不敢保证,刘建的今天,就不会成为每一个军人的明天。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四川蓬安县开元乡农民的举报信

  • 下一篇:民众到49中校门口要真相遭抓捕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