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底层民众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江苏伏玉霞的上访血泪路 幼子一同关押至身体严重过敏         ★★★
江苏伏玉霞的上访血泪路 幼子一同关押至身体严重过敏
作者:伏玉霞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06-01 09:17

 

我叫伏玉霞,江苏省连云港东海县牛山镇人,今年48岁,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向党中央,国务院,中纪委,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全国人大,全国妇联,最高检察院,最高法反应江苏省东海县公安局阻止我到北京上访的全过程。
事情起于2001年8月,因我妹妹官司打赢,因中央电视台曝光的原因,徐州市泉山区法院执行庭法官刘东为了打击报复,先后打了100多个电话威胁恐吓我们,随后将我姐妹俩骗到法院执行庭办公室进行拳打脚踢,造成我本人直接流产,身上48处出现青紫流血,同时抢我的录音机和钱包,限制我们人身自由,我们随身带的1600多元执行费被抢,等到12点后,我姐妹俩被送到拘留所拘留了15天,没有任何手续给我和家人,后因我流产失血严重,下午2点左右,我被带出看守所,法官刘冬逼迫我签字同意流产,被我拒绝后联系多家医院都无法解决,到晚上六点钟又将我带到徐州第六医院,当我揭穿院长的身份后,才将我带到法院,我以死相逼才开出提前解除拘留的决定书。
上述事实,我作为受害人,通过各种方式维权,但却没有任何进展,反被徐州市公安局遣送12次,4次拘留,一年劳动教养。2007年4月19日江苏省信访局局长王庆元,召集省公检法和省信访中心领导和徐州市,连云港东海县公检法司信访有关部门人员在省信访中心会议室【本人不在现场】决定对我被法官刘冬伤害给于4年社会救助,每年2万元由东海县信访局发放,涉法涉诉由省公安厅和省高法来处理,但我的诉求并没有得到合理解决,我不断的进京上访,要求徐州市泉山区法院公安局依法处理,按国家规定赔偿损失,
但2007年10月朱冯典任东海县信访局局长以来,其利用职务之便,与何正光,吴孟松等人合谋,采取各种手段,在北京以协调我本人进京上访为由,分别向县政府和牛山镇政府索要报销一百多万,这直接导致县政府和牛山镇政府对我及家人进行打压、迫害,随后,我和丈夫第一次去找朱冯典时,其仗着我们解决问题要靠他,便开口向我夫妻暗示索要两三万好处费,遭到我们拒绝后,他直接拿出江苏省公检法司4家对上访人的稳控秘密文件,让我们不停的学习,并说这就是敌我矛盾的开始。
2008年11月19日我们带小儿子去娘家截奶,不料刚到东海火车站,我们无缘无故就被一伙人强行拖到温泉天泉宾馆关押了15天,我和小儿子关在一间房里,一口奶粉没有给;我丈夫被关在离我们很远的房间【后得知看管的人中有两名是乙肝病携带者】,15天看我丈夫身体虚弱白眼球很黄先将爱人放出,我和小儿子关了18天后才放回家,后查出爱人患上了乙肝;
 
因朱冯典原因,我和小儿子先后被非法拘禁17次,拘留5次,劳动教养一年,2011年的4月19日又被地方政府交给黑保安公司【北京大兴狼垡出租屋被非法拘禁3天3夜又是打又是威胁,关在驻京办2天2夜,【这是地方公安局人员到三里屯派出所花钱买了两张训诫书】接回拘留10天,再次去北京因家庭困难住在桥洞里,没有想到地方花200钱雇三个女人打我一人,我还带着孩子,我在北京永外派出所报了警,被关了两天俩夜,没有想到还是地方买通了,可怜我小儿子被关浑身过敏,看病都不给,老天保佑我小儿子渡过难关。
连云港东海县牛山镇党委工作人员于2011年7月6日将伏玉霞及三岁的孩子强行带回至东海县温泉镇天泉宾馆关押到7月9号,由于关押的房间没有光线潮湿阴冷造成孩子身上严重过敏。7月10号被放出,本人因心中不平,再次来到北京。但没有想到刚到达北京,就被牛山镇党委工作人员截住。于7月11号夜里再次被强制带回天泉宾馆。这次的关押让孩子身上过敏情况更加严重,关押的看守人员等到孩子身上的过敏痊愈三天后才将孩子送给我老公,所以无法第二次拍照留下证据。我老公接到孩子后,发现孩子还在高烧,体温一高达40度。而我却被他们强行送到句容女子劳教所进行一年的劳教。
 
地方为了将我投进劳教所,我的孩子被他们抢走,把小儿子扔在路边高烧40度,经过抢救又捡回小命,我在劳教所我是站着进去躺着出来,在那里被打被拖,在那里是没有法的,医生是用高科技给我的腿扎针用管子从鼻腔插入到胃灌流食,9个连号轮换24小时不间断折磨,六个月大家可想而知,人间地狱,我害怕被灌,我吃下机针三根和铁钉只求一死,因我的腿肌肉病变身体出现全身裂口,将我办所外。
2012年5月15日我在我爱人打工处养病他们开车带人去找,没有见到,又打电话说是给我解决问题让我回家,5月17日早晨我在家还没有起床,就被董簿负所长带人到我家把我带走,送到海州第四精神病医院,因院方不收,又将我带回投进东海看守所关押68天,到7月23日我为了讨要关押进出手续,看守所送到,派出所送到,居委会片警又将我送到县政府大楼,等到晚上将我拉到路边扔掉,夜间我爬到县政府大楼汽车坡道上休息时。又是威胁又是恐吓,万般无赖到了天亮,因24日当天县里要开会,早上六点钟就强行带离,大约20多人向前,其中县保安队长将我4米多高推下,将我拉到信访局大楼2楼,封闭消息等我死,只到晚上天黑将我抬在外边草地上,所以人都跑了。好心人帮我联系家人,才送到医院活命,经医院检查腰椎3节骨折。
2012年7月24日早上6点钟,汽车坡道的边沿上坐着乘凉,被县政府保安队长,和牛山镇政府的人,居委会牛山镇派出所和公安局人员共20多人,朝前人多想造成混乱,将我推下摔死。(把我从这里4米多高处推下去的)
因多次上访,我先后被非法拘禁17次,非法拘留5次。【分别是2011年4月24,和7月24日,2011年5月17日倒7月23日,共68天,2012年11月5日10天】,劳动教养1年【2011年7月24日到2012年7月23日】,2011年3月1日早上我带着小儿子给爷爷送饭【是去医院的路上被接】,老人不知道被关到何处,气愤而死,此事直接导致公公气绝身亡。 十八大期间他们为阻止上访到处抓我,11月5日我在高法登记后,打算回徐州看我病危的父亲,没有想到却以我在7月24日县政府大楼闹事为由拘留10天,再次劳动教养一年,而我却永远见不到父亲。后在 12月24日国家信访局接待了我,他们12月26日还在北京抓我,但被警察和访民救了我,没有想到2013年我再次落入虎口,2013年3月3日以手机定位方式找到我,9点钟北京黎昌海鲜大酒店将我绑架回东海,我又被强行与异性关押在东海看守所10天。3月14日晚上天黑将我被带到牛山镇派出所,并强行带上眼罩,头罩,头盔后,被拉到山东费县严刑拷打7天7夜,不让吃,喝,睡并通过使用冰毒,迷药等方式要求我写保证书,不会再次上访。17天拷打,冰毒芥末辣迷药和医生打的毒针无所不用,他们说我再次去北京,就一针要我的命,就要将我制造车祸,将我打死灌水泥,坠入黄河永世不见天日,火化场那里政府一句话就烧成灰,我想他们能做到。
这些伤是2013年3月3日地方将我从北京陶然桥南黎昌海鲜大酒店绑架回东海先拘留10天【是异性看守所】,14日晚东海公安局局长,将我交给牛山党委帶上黑眼罩,黑头套,公安巡警头盔,带上所有人员将我2个小时50多分钟拉到山东费县一家黑保安公司【是事先联系好的】,毒打的7天7夜回家还留的伤【受暴照片】
2009年9月16日地方户口所在地牛山镇政府,找我谈话说是要陪访,我相信他们甜蜜的谎言,下午3点时我带小儿子下楼,就被牛山镇政府派的人给截至等候的车上,直望邳州一个农村,望回赶时已经是天黑将我带上黑头套,把我的小儿子吓的娃娃直哭,儿子被吓得哭出栓气这样还是没有放过,拉到维多利亚大酒店关押18天,每天孩子饿的让我心疼,求他们给孩子要吃的,结果我饭碗砸向窗上玻璃寻求自杀给孩子一条生路,在哪里我和孩子天天被打。请问两岁的孩子有罪吗?孩子,回家后我回到原处报警有邢增胤接
上述事实,字字千真万确,也是受害人10多年来维权路上的真实写照,受害人只想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却最终落得家破人亡的悲惨命运,但受害人相信,正义不会抛弃那些一直追寻他的人,而那些贪赃枉法、滥用职权的人也终不会有好结果。
伏玉霞



伏玉霞



幼子一同关押至身体严重过敏



被关押的宾馆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陕西宝鸡周志银拘留期满返京 警察到学校给其子拍照录像

  • 下一篇: 北京警方高度紧张街头严防布控入户盘查访民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