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被精神病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专访重庆被精神病人曾继平之子曾伟         ★★★
专访重庆被精神病人曾继平之子曾伟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9-12-28 17:48


采访对象:曾伟
时间:2019年12月23日
地点:重庆市九龙坡区

编按:信访是中国公民的合法权利和自由,但是很多上访公民的这种权利却被“上访精神病”给剥夺了。精神病诊断事关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如果不经严格的程序就可以将人送进精神病院,那将人人自危,人人都可能被精神病。一个人一旦“被精神病”了,那么他说的任何话都会认为是疯话;他的任何抗争,都是“疯闹”;稳控及医护人员对其进行残酷的电击、捆绑都成了“治疗”的措施,而不能看作是“迫害”,这样的精神病医院实质上就是另类监狱。更有甚者,有些基层维稳部门为了彻底消除麻烦,在明知被精神病人身患癌症的情况下,也不让其转院医治,以至延误治疗让维稳对象“人死账清”。

重庆市民曾继平上访20多年,在他身患癌症的最后两年,其辖区维稳人员将他关进精神病院两年多稳控,直至病情严重后送回家中身亡。2019年12月23日,本网志愿者对曾继平之子曾伟做了专访,以了解其父被精神病的情况,全文如下:

志愿者:曾伟你好!本网想对你父亲曾继平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一事做一次采访,请你介绍一下情况。

曾伟:事情是这样的。我父亲是重庆市退休职工、退伍老兵,我母亲是人民教师,在1995年前后,因为我母亲为邻里纠纷打抱不平,说了几句公道话,结果没几天我就被黑恶势力冲入家中打、砸、抢,我父母报警后,公安机关不履行它的职责,乱办案、办关系案,然后我父亲就到北京中纪委、最高检、高法上访反映问题,但是中纪委等上级部门转发到我们重庆市地方政府部门要求他们依法解决时,地方政府部门又拖延不办,为此我父亲又开始进京上访。在之后20多年的上访过程中,我父亲的冤案不但没有得到合理解决,反而被重庆市维稳警方多次非法截访、遣返、拘禁、拘留,我父亲前后被拘留了18次之多、关精神病院两年多。

在大约两年前,我父亲准备再次进京上访,但是长期非法跟踪、稳控他的警察及几名辅警,突然在公交车上拦截我父亲。拦截的过程中,警方动手拖拽我父亲下车,我父亲则要求警方依法出具“不准曾继平出行”的法律文书,否则不会跟警方人员下车,身强力壮的警察及几名辅警强行拉扯我父亲下车并扭送进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以后,警方竟以我父亲在公交车上用刀片“袭警”为由,要把我父亲再次拘留。送去拘留所后,拘留所方面说派出所送曾继平来拘留所的次数太多,向进菜园子一样太随意,并且曾继平此时年届七旬,拘留所不愿意再次收押他。最后,辖区警方就与精神病医院沟通,把我父亲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了。

志愿者:你父亲不是犯人,有出行的自由,警方在公交车上拦截他出行涉嫌违法在先,况且你父亲已经七旬高龄了,怎么能把几名身强力壮的警方人员给划伤呢?

曾伟: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我父亲那么大年纪了,平时也没有暴力倾向,警方在没有出具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拦截、拉扯我父亲下车,我父亲没有受伤,反倒是几名警方人员受伤了。我曾经找警方索要证据,包括人证、物证、476路公交车上的视频监控求证,但是警方不肯提供提供,只给我看一张警方人员被划伤、受轻伤的医学证明。我还质问警方“如果我父亲袭警”,那么应该依法审判,怎么会未经家人同意而强制送进精神病医院整治了?警方不予正面回答。

志愿者:你父亲被关精神病院多长时间?

曾伟:两年多时间。

志愿者:依据《精神卫生法》,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已经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自愿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可以随时要求出院,医疗机构应当同意。请问,你父亲平时有没有精神病症状?他是自愿治疗吗?他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吗?

曾伟:我父亲平日里根本就没有精神病院症状,我们家人和邻居也都没有发现他有精神病状况。他根本就不是自愿进精神病医院治疗的,而是警察违背他的意志和家人的意愿强制关进去的。我父亲平日里也没有伤害自己、危害他人的行为,唯一的就是这次警方人员说他用刀片划伤了警员,但是即便如警方所说的划伤了警员,也应该依法审判嘛,怎么会送去精神病院关押呢!还有,警方把我父亲送进精神病院时需要家人签字,警方曾经找到我让我签字同意,但是我说父亲没有精神病,坚决不同意签字,最后警方就以我作为家人“不作为”为由,让社区人员签字同意送医的。

志愿者:你父亲被关在精神病医院里两年多时间,医院有没有给他强制给他打针吃药?

曾伟:有。有一次我被允许探望我父亲,他说他被医院给强制“打电针”电击治疗了,被电击后他头晕目眩,食欲下降。原本他不用被强制“电击治疗”的,只是医院说院方要完成任务,收治的人必须有治疗记录才能得到医药费,最后医院就强迫我父亲接受了“电击治疗”。至于吃药,我父亲由于是退伍老兵,还是老党员,理智聪明,医院也知道他不是真正的精神病人,在他坚持与院方沟通的情况下,医院没有给他强行用药,但是其他病人有很多都有被捆绑强制灌药的现象。

志愿者:你父亲被发现身患癌症后,警方和精神病医院也没有给你父亲转院治疗吗?

曾伟:没有,我父亲在一次体检时被发现罹患肝癌,为此他和我们家人都强烈要求释放,转到治疗肝癌的医院去医治,但是警方和医院却说不用转院,这里的医院也可以治疗癌症。对此我们家人曾找到警方上级领导,要求离开精神病医院,转院治疗癌症,而领导们却担心我父亲出院后再次进京上访,就没有答应。就这样,一直拖到我父亲癌症晚期,奄奄一息之际,医院才害怕他死在精神病院里,家人找医院麻烦,与警方商议后匆匆忙忙把我父亲送回了我们家里。回到家里没多久,我父亲就不治身亡了。之后,因为家人质疑父亲的死因与被关精神病医院延误治疗有关,所以家人没有签字同意火化,所以至今我父亲的尸体还冷冻在殡仪馆里不能入土为安。

志愿者:你父亲被查出肝癌后,没有及时转院治疗,而是仍被关在精神病院里,你们家人认为这对他癌症治疗产生了不利影响?

曾伟:是的,首当其冲的是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因为癌症一旦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那么将是一件无可挽回的事情。

志愿者:据你所知,你父亲在精神病院接受了癌症治疗了吗?

曾伟:探望父亲时,父亲告诉我,医院没有给他做进一步的治疗,只是在他剧烈疼痛时给他用“吗啡”之类的镇痛药物镇痛。警方和医生还告诉我说,是我父亲自己拒绝一切治疗的,对此我质问警方和医院说“既然你们说我父亲有精神病才关在精神病院的,那么他现在说拒绝一切治疗,你们就相信他的话不给他治疗了吗?那么之前他一直说自己没有精神病,你们为什么就不相信他呢?就不放他出来呢?你们这不是双重标准吗?”对方不置可否。

志愿者:你父亲由于死因纠葛仍冷冻在殡仪馆里,你们家人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呢?

曾伟:我们家人希望依法查清父亲死亡被耽搁一事,以及他生前遭遇的种种不公,非法拦截、拘禁、被精神病、拘留等事情,将非法维稳我父亲的官员绳之以法,之后我父亲才能入土为安。

志愿者: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祝愿你父亲的案情早日依法解决!祝愿他早日入土为安!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安徽被精神病人吕千荣访谈录

  • 下一篇:福利院职工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