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被精神病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专访江西被精神病人周彩藩         ★★★
专访江西被精神病人周彩藩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1-12-22 11:02


法国思想家福柯曾指出,在精神病的发现、诊治过程中,表面上看是知识、科学的作用,实则透出权力和统治的魅影。这一论断,曾经在前苏联得到了事实的印证。1967年,为压制不同政见者,前苏联克格勃在安德罗波夫主导下,曾经大规模将正常人投入精神病院。前苏联解密资料显示,直到1988年,情况才发生转变。苏联内务部把16所监狱精神病院移交给卫生部,有5所被取缔。约有80余万人被匆忙摘掉了精神病患者的帽子。1998年,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长斯库拉托夫、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院长列别捷夫在《俄罗斯联邦刑法典释义》一书中承认了这一事实,并称:“现在这种情况已经终止了,而刑法典第128条规定了将他人非法关入精神病院的刑事责任。”

在我国,一些权力部门也使用“被精神病”这一手段维稳,迫使维权者及不同信仰者噤声禁足。据中国民间公益组织“精神病与社会观察”与深圳衡平机构发布的《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报告》称:“我国现行的精神病收治制度存在巨大缺陷,精神病收治局面十分混乱。这不仅威胁到社会公共安全,也使得每一个人都面临‘被收治’的风险。”为了整治精神病诊疗领域的乱象及纠正“被精神病”的情况,全国人大于常委会于2013年发布了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该法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已经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自愿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可以随时要求出院,医疗机构应当同意。新法施行后,被精神病现象有所好转,但仍有一些权力部门花样百出的规避新法,以所谓的“疗养”、家属同意等为名,把执意维权及持不同政见的正常公民强制送进精神病医院关押“治疗”。

2021年10月30日,本网志愿者采访了江西萍乡被精神病人周彩藩女士,周彩藩反映,她是一位70多岁的孤寡老人,家住萍乡市高坑镇,因为妹妹被人故意杀害,法院判决不公,她要求公安机关立案重新侦查、重新审理,但在遭到多次拒绝后就开始走上信访的道路。2021年8月18日,镇政府为了稳控她,将她诱骗至镇政府办公室,再叫来精神病院医护人员,多人联手施暴,把她绑架到精神病院关押整治。21年10月30日,周彩藩向本网介绍了她被维稳人员扭送精神病院强制“治疗”的过程。采访全文如下:

志愿者:周彩藩你好!请问你是什么时间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呢?

周彩藩:是2021年8月18日被绑架到江西萍乡市“萍矿总医院”精神科的。

志愿者:谁绑架的你?都有哪些人在现场?

周彩藩:是我们萍乡市高坑镇社区书记李青梅叫来的“萍矿总医院”精神科的几个医生,他们和领导一起绑架我的。绑架现场有政府部门领导周文丽(音)、李青梅,还有镇上的胡镇长,他们都在现场。

志愿者:他们为什么要绑架你去治疗所谓的“精神病”?

周彩藩:是为了不让我上访维权,以免影响他们的政绩。我因为我妹妹被杀害,而当局处理不公,我为此多次上访要求依法处理,但萍乡市维稳部门就不择手段的稳控我,其中就有以诬陷我是精神病人为由,施暴绑架我到精神病院强制关押的手段。他们为了阻止我上访,曾多次搞坏我的房门,在2021年8月18日,社区书记李青梅打电话要我过去,当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了,我家里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就打算次日再去,但是书记却说你现在就过来,我们商量帮你修好房屋。然后我就勉强过去了,但是我一刚进办公室,才讲了两句话,李青梅就打电话叫来了几名医生,医生来了就说叫我去检查身体,我说我不需要检查身体,他们就叫来了副镇长,几人合力施暴绑住我的手和脚,拧我的手,像拧麻花一样拧我的胳膊和手掌,拧的我的手指严重受伤肿胀,之后我就被绑架上一辆汽车上拖到了“萍矿总医院”精神科关押。

志愿者:你关进精神病院后有哪些遭遇?

周彩藩:关进精神病院后,他们不由分说的就给我灌药,好像是镇静剂之类的药物,不久我就开始昏昏欲睡。第二天,他们先是给我做精神病鉴定,鉴定结果是,科室的主任和医生都说“周彩藩没有精神病”。鉴定结果出来后,我就要求医院无条件释放我出去,但是医院却不肯放人,他们说“不是我们不放你走,是你们的镇领导不准我们放你走。领导说你上访,说你跟政府做对,所以不能放。”我就说“上访是国法赋予公民的权利,领导无权剥夺我的上访权利。”然而无论我怎么说,他们就是不肯放我出院,最后还把我锁在病房里管控起来,还强行搜走我的一部手机,不准我与外界联系。

我被锁进病房后非常恐惧,担心他们会长期把我锁在这里,我就拿出藏在内衣里另一部手机向外界求助,一开始是想拨打110报警电话的,但想起警方和政府是一伙的,警察经常帮政府截访访民,于是我就拨打了访民朋友电话求救。访民朋友接到求救电话后,考虑到我是一个孤寡老人,就立即联系了更多的维权人士来帮助我,其中维权人朱玉芳、杜春莲、陈晓英、胡薇娟等人很快就报了警,要求警方依法查处非法拘禁周彩藩的责任人,但是几天时间过去了,警方依然没有来解救我。万般无奈,我就开始绝食抗争,并且告知了我的访民朋友。朋友们得知这一情况后,朱玉芳、杜春莲、陈晓英等人就赶到了萍矿总医院来了解情况,医生告诉访友说“是高坑镇政府的人把周彩藩送到精神病医院强制治疗的,医院不能让周彩藩与朋友们见面,医院未得到政府的许可也是不能放人的”。

访友告知医生说“高坑镇政府的人送周彩藩到精神病医院强制治疗是非法拘禁行为,精神科医生收治一个有正常民事行为能力的访民,违法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这是违法行为”,但医院不予理会。在又被关押了4天后,即21年8月24日,访友们就不得不去高坑镇派出所报警处理,可是派出所却说这是政府行为,派出所管不了,并且矿总医院也不归他们管辖。

无奈之下,访民们又拨打了110报警,萍乡市青山公安分局的警察出警后,和访民们一起来到医院了解情况,然后警察让访友们次日去青山分局讲述详细情况。第二天,访民们去青山分局要求依法立案做笔录,并追究涉嫌非法拘禁周彩藩的违法人员责任,可是警察却拒绝立案做笔录,也不依法出具报警回执单。警察只对访民们说“我们已经跟医院说好了,你们直接去医院找院长和精神科张主任办理放行”,然后访民们又来到医院找了院长和张主任,医院说还需要再去找政府同意放人,之后访友们又去找了高坑镇主管信访的主任,恳请释放周彩藩,几经周折,最终在21年8月25日下午,我才被释放出院。

志愿者:你住院期间有无被殴打、被捆绑和强迫吃药的情况?

周彩藩:有,第一天我因为坚决要求放人,医护人员就说我不听话、不配合,于是拿来了捆绑带,施暴把我按在床上,然后强行捆绑在床上一天一夜,直到我筋疲力竭,无力反抗后才给我松绑。强迫吃药是从第一天就开始的,每天都逼迫我吃大把大把的不明药物,虽然我反复告知他们我没有精神病,不愿意吃药,但是他们完全不管,还威胁我说“如果不听话、不吃药,就会被再次捆绑灌药”。有几次,我吃药后身体很难受,就拒绝再次吃药,医护人员就叫来保安,他们把我按到在床上暴力捶打,还折弯我的手指,疼的我眼泪直流,直到受不了答应吃药,他们才住手。现如今,我的胳膊还有清淤伤,我的手指肿胀后现在已经变形,伤痕仍在。

志愿者:你知道吃的是什么药物吗?这些药物对你的身体有什么损伤没有?

周彩藩:我问过医生给吃的是什么药,但他们不告诉我。我也担心药物会有毒副作用,曾拒绝服药,但医护人员强迫我服药,如果不服,他们就会施暴灌药。这些药物服用后,胃里很不舒服,有时象针扎的一样痛,并且我感觉这些药物对我的肝脏、肾脏有损害,因为服药后我的小便明显发黄,并且还时常伴有腹部胀痛感。

志愿者:你被关了多长时间?

周彩藩:一共关押了8天时间。从2021年8月18日绑架进去,直到8月25日下午才被释放出院。出院的时候,我找医院要回了被暂扣的私人物品,但是镇政府人员却又抢走了我的身份证至今都没有还给我,他们的目的就是防止我出院后再去上访状告他们。

志愿者:《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规定,精神障碍疾病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已经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自愿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可以随时要求出院,医疗机构应当同意。请问,你日常有没有精神病症状?你的亲属有没有发现你有精神病症状?你平日里有无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警方带你去精神病院有无法律文书?

周彩藩:我从来没有精神病,我的亲属及熟人都说我没有精神病。我平时没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政府根本无权绑我到精神病院强制整治,他们绑我走的时候没有依法出具任何法律文书,我认为这就是政府人员在违法迫害我,以达到恐吓及阻止我上访维权的目的。

志愿者:你做过精神病鉴定的吧?

周彩藩:做过,第一次是被绑架到“萍矿总医院”精神病科做的,鉴定结果是我没有精神病。第二次是,镇政府人员把我送到江西宜春精神病医院做鉴定,但是,宜春市精神病医院却告知镇政府人员说,做精神病鉴定需要就诊者本人自愿同意并签字才能做,我就对医院说我坚决不同意做精神病鉴定,并且几天前“萍矿总医院”精神病科已经给我做过鉴定,结果是我没有精神病,所以不想再做。宜春市精神病医院见我不同意、不自愿做鉴定,就不再给我做鉴定了,镇政府人员没办法就又把我押送回了“萍矿总医院”精神病科关押。

志愿者:你出院后有无向镇政府和医院追责?

周彩藩:我出院后本想状告他们,但无奈拿不到住院证明等证据,医院说住院治疗证明只能给送医的镇政府,不能给我。由于取证困难,加上中国的公检法是一家,我和朋友认为控告镇政府和医院的胜算不高,最后就不了了之。我们不仅状告不了政府违法,反而还被官方训诫说我们的维权行为是违法行为。在我被绑架到精神病院关押后,我的访民朋友朱玉芳、杜春莲等人因为营救我,被他们各自辖区的警察分别警告训诫。其中朱玉芳质问警察“我没有违法,为什么要对我警告?”警察说是对她进行普法。朱玉芳又说“警方为什么不去对非法拘禁周彩藩的高坑镇政府的人普法?为什么不对高坑萍矿总医院的医生普法?”警察说“这不用你管”。

我出院后,访友杜春莲告诉我说,她也因为参与营救活动,被辖区派出所传唤警告了,杜春莲说“2021年8月30日,萍乡市陈江(音)派出所指导员带了几个警察来到我家,但没有依法出示任何证件,这些警察宣布对我进行口头传唤,然后把我带到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审讯室。在审讯室里警察问我,哪些人参与了去高坑镇营救周彩藩出院的事情?是不是朱玉芳叫你们去的?朱玉芳有没有在市里举牌维权等问题。最后,警察警告我不要和朱玉芳等人来往。再就是,他们拿了训诫书要我看,要我在训诫书上签字盖手印。”

志愿者:你出院后能够自由出行吗?还能去上访维权吗?

周彩藩:不能自由出行,我时常被维稳人员拦阻外出,再加上因为我出院时镇领导非法抢走了我的身份证,没有身份证我就不能乘车、不能上访登记,镇政府的目的就是不择手段的阻止我上访维权,这严重侵犯了我的公民权利,我以后会通过各种途径继续维权,将违法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志愿者:好的,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周彩藩:也谢谢大家的关注!

周彩藩联系电话:18607992592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湘西女教师李田田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

  • 下一篇:郝明静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至今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