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司法监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池州陈氏兄弟涉黑案二审或不开庭         ★★★
池州陈氏兄弟涉黑案二审或不开庭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08-23 19:50
【民生观察2020年8月23日消息】安徽池州陈氏兄弟涉黑案,三十名被告人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至二十五年不等,目前案件正在池州市中级法院二审程序中,被告人提起上诉、家属在喊冤、辩护律师们已经数十次强烈要求开庭审理、公正审理,但池州中院的法官不为所动,已经决定不开庭审理了,并且直接给辩护律师打电话要辩护词,还口是心非外交辞令:“合议庭要研究你们的辩护词之后,再作出是否开庭的决定。”对此,经常在全国各地承办刑辩业务的律师们都知道,该法官的潜台词是:“只要你的辩护词一交,我的维持裁定就盖章下发。”既然连开庭审理都免了,那么结果当然是直接维持原判。

一个2万人口的县城,竟然有一个盘踞了二三十年的黑社会,执政者都干什么去了?!

笔录造假,事实造假,程序严重违法。

法律规定必须要有的讯问录音录像,但在这个案件中没有。

法律规定必须要有的七人合议庭,但在这个案件中没有。

让陈跃武为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的事,从来都不知道的事去承受几十年的徒刑,这是什么王法?

没收陈跃武的全部财产,没收案外人、陈跃武前妻丁玉兰的个人财产,不顾及他们未成年孩子的死活,这是要满门抄斩吗?

陈跃武的公司,案子还没有判决生效呢,地方官们就给直接接管、霸占了,这不是直接抢钱?

这样的大冤案,陈跃武及其家属们不服,所有的当事人及其家属们都不服。陈跃武的女儿陈佳佳有话要说。

池州案

(一)劫难

2018年12月18日,我的父亲陈跃武接到石台县公安局局长要求见面的电话,就去了公安局。到了之后,局长问陈满青怎么没来,于是我父亲又打电话把我叔叔喊了过去。然后,早已埋伏的特警和记者一哄而上,把他俩“擒获”,对外宣称“计擒黑社会头目”。

公安对外宣称这次抓捕,是公安局局长卢玉同志冲锋在前,以约谈的方式请君入瓮。仿佛很危险的样子。可我父亲不过是个老实巴交的生意人,没枪没刀没炮的,根本就不需要公安局长冲锋,你们到家里抓、到公司抓、打电话叫到公安局去抓,都是手到擒来,不需要导演一出兴师动众大抓捕的假戏。看看当时的报道视频,现场我父亲就傻傻的配合动都不动,这需要局长冲锋吗?

随后我父亲很快在这个仅有两万多常住人口的石台县城出了大名,2018年12月21日,在他被刑事拘留的第三天,县里、村里贴满了“希望群众积极检举、揭发陈满青、陈跃武犯罪团伙及其保护伞”的通告。

后来,我父亲又在池州市、安徽省、全中国出了名,因为这个案子的家属一直坚持四处喊冤,直至今日。

陈跃武从来不是黑社会,要不是这次被黑,石台县能有几个人认识他?

(二)案情

2019年12月24日开始的庭审上,我父亲喊冤:“我做过的事,你们判我死刑也可以,让我为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承担责任,我不服。公安给我记的笔录,都是假的,我没有说过的话,给我编造假笔录,你们把当时的(讯问)录音录像拿出来。假的,都是假的。”

然而,法官还是在没有看过讯问录音录像、不调查据以定罪的笔录是否真实的情况下,给我父亲定了罪,叫人如何服判?

(三)伸冤

2020年7月24日,我们的辩护律师收到二审法院池州市中院的通知,要求尽快提交书面辩护词。但是法院对之前所提交的重要申请不做任何回复。

辩护律师经过阅卷及会见,发现讯问笔录可能存在造假以及被告人可能遭受了刑讯逼供。没有同步录音录像,律师就无法确定讯问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又如何提交正确的辩护词?池州市中级法院分明要继续办错案。

情况紧急,我和其他家属决定去找安徽特派督导组反映情况,无果;辩护律师再次提交申请、新证据,与法官面谈,无果;找市检察院监督,基本无果。但意外得知,本案卷宗从未移送到检察院,检察院也从未收到过阅卷通知。所以池州中院是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不开庭审理了吗?那还说什么“看过辩护意见后决定开不开庭”?

(四)坚持

父亲被冤后,我才明白现实比我们想象的残酷的多。一审判决后,辩护律师说,二审法院很可能直接不开庭就维持一审判决了。涉黑案件审理了这么多年,没有几个案件的二审开过庭。本案的二审很可能只是装装样子、走个过场。当时我还不信,总是抱有一丝希望,一审显而易见的不公正,多处程序违法,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二审怎么可能会不开庭呢?

直到昨天池州中院通知辩护律师提交书面辩护词,仍然对辩护律师提交的重要申请不作任何答复,我才反应过来,律师们说的是真的。可我很迷茫,连法院都不想查清事实,我只是一个小老百姓,还能怎么办?

15个罪名,23年有期徒刑,447万罚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没收两家公司。

为什么父亲要为与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承担责任?我父亲从出生就是所谓的“黑社会”吗?他一分钱的合法财产都没有吗?为什么不调查涉案财产的权属?为什么不列明判决没收的财产?为什么不回应案外人提出的异议?案外人丁玉兰被没收的30万现金,是用来养活刚上大学的女儿和未成年的儿子的!

这不是扫黑除恶,这是打劫又夺命。

无论如何,只要我活着一天,我会为父亲伸冤到底。我很清楚,我父亲今年已经55岁了,如果我不坚持,他很可能就没有机会活着出来了。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追魂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 下一篇:郝劲松获律师再次会见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