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农妇屡遭殴打  多年上访无果         ★★★
农妇屡遭殴打  多年上访无果
作者:刘飞跃 文章来源:北京之春 更新时间:2006-12-17 16:27

王桂花是湖北省武穴市横岗乡岳山村2组的一位普通农妇,2006年3月的一天,我在武汉见到了她。通过对她的访谈,我对底层民众的生存状况、对农村“和谐” 社会有了深切的感受,同时对上访大军们的上访原因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1999年7月28日,老天结束了连绵的阴雨,王桂花家的稻谷由于下雨都快发芽了,王桂花出门时告诉两个儿子把稻谷弄到稻场上晒晒。王桂花走后,大儿子闵炎银和弟弟很快便按她的吩咐在稻场上晒起粮来。就在这时,邻居张广恩夫妻二人出来了,他们也要在稻场晒粮,很快双方为争稻场吵了起来。16岁的闵炎银说:“我们先来的,你要晒先和我爸爸妈妈讲一下”。 张广恩听到这话大怒,先是抄起木棍向闵炎银打去,闵炎银的头、腰、手迅速被打伤。随后,张广恩又拿起一根扁担猛击闵炎银的脚。对闵炎银一阵暴打后,张广恩夫妻二人又上前殴打闵炎银的弟弟。已被打倒在地的闵炎银见状喊到:“我弟弟这么小,你们不要打他”。听到闵炎银说话,张广恩上前又对他一阵拳打脚踢。闵炎银的弟弟见状惊慌失措,忙向他母亲干活处跑去,边跑边喊:“妈呀,出人命了,我哥被打死了”。
当时王桂花在离稻场三百米远的一个地方干活,听到小儿子的喊声,她赶紧跑了过来。到达稻场后,王桂花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她说:“我看到我大孩子头上直喷血,就像按了水管一样。我还看见我大孩子鼻子打塌了,脚也打歪了”。 王桂花当时气极了,就上前和张广恩理论。张广恩说:“你不要讲,没什么理和你讲”。说完,张广恩夫妻二人又用木棍、扁担猛打王桂花,同时还欲打王桂花的小儿子。王桂花见状对她小儿子说:“孩子,你快跑呀,去喊你爸”。接下来,张广恩夫妻二人对王桂花又是一阵毒打,王桂花很快被打倒在地,昏迷不醒。这时,村里一位姓周的老头看到了上述情况,跑过来说:“不能再打了,再打会出人命的”。但张广恩夫妻根本不听,继续殴打王桂花母子二人。后来,王桂花的丈夫赶来后,才把王桂花和她大孩子送到横岗乡卫生院紧急治疗,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母子二人的血一砣砣往下掉。后经医院查明,王桂花头部及左侧颞部有4.2×0.3cm2、2.1×0.3 cm 2、5.2×0.2cm2、1.5×0.3cm2、1.2×0.3 cm2五处伤痕,左手背有3.5×0.3 cm2青紫。闵炎银的伤更重,左、右顶后部有1.1×0.3 cm2、2.9×0 .3 cm2、3.8×0.3 cm2、0.8×0.3 cm2四处伤痕,右小腿后侧有7×1.1 cm2肿胀、背侧有15×0.2 cm2横形创口。王桂花介绍这些情况时,把头低给我看,我确实看到她头部靠后有一处没有头发,几个瘤子清晰可见。
访谈期间,我问王桂花:“你们家和邻居有仇?他怎么敢这么凶?”王桂花说,她们家本和邻居没有过节,都是村长指使的。王桂花接下来讲述了多年来村长整她们家的经过。王桂花的老头子原先在大队当会计,1985年时,村长有一天让他把一张650元的条子报了。王桂花的老头子说这是白条,上面又没有相关人员签字,当时就没有给他报销,说明天找人签字后再报,就这样把村长得罪了。有一年村长带领一些干部到王桂花家收税,王桂花交了一千多元后要求打个收据,村长一会儿说公章没带,一会儿说过段时间再开票,最终收了钱就直接走了。过了一段时间,村里又派人到王桂花家收上次那个税,王桂花说税她家已经交了,不肯再交。最后,来的人竟把王桂花家许多稻谷挖走了。王桂花说:“这次被殴打,与村长有直接关系,没有村长为凶手张广恩撑腰、挑担子,他不敢这么么猖狂。张广恩打我们后,曾跑去找村长说‘这次全靠你了,全靠你了!’”王桂花还说,像自己家无缘无故被停电这些事经常发生,她也怀疑是村长干的。
2004年4月2日,王桂花因家中的狗又与邻居发生冲突,不仅狗被打死,王桂花再次被打伤,打伤后昏到在地有数分钟。经医生查明,王桂花身体右后顶部被打出3.0×3.0 cm2、3.5×2.01 cm2两处伤痕,左侧有4.0×4.2 cm2的青紫,双手软组织严重损伤。就是在这次被打期间,村长等人还威胁王桂花说:“小心以后让你小孩子当不成兵,考不上学,结不成婚,做不成房子”。更为恶劣的是,王桂花被打伤在医院缝针时,村长等人跑到医院威胁医院相关人员不准作记录(伤情记载)。
从第一次被殴打起,王桂花就开始了漫长的上访路。可一路走下来,令她偿尽世态炎凉,饱受精神之苦。要想惩办凶手、获得经济赔偿,伤势鉴定至关重要。二000年二月,王桂花和她大孩子闵炎银到武穴市法院作伤势鉴定,一位姓朱的法医接待了他(她)们。朱法医一摸她的头,半边没头发,有明显疤痕,就说肯定是重伤。可武穴市法院法医鉴定所的负责人伍××却让朱法医出具法医鉴定书时把王桂花母子二人都鉴定为轻伤,王桂花对此相当不满。事后王桂花了解到,武穴市法院的一位庭长和凶手是一个姓、是一个族,凶手与此人在法院上下活动,许多人得了他们的好处,致使法院一再为凶手开脱。有一次,武穴市法院的两位干部开着车把她接到法院,说去了就给钱,可到了法院后,他们把王桂花推下车就走了。
王桂花说,二次被打,到今天直拿到了三千元的补偿。为了讨回公道,她多年来一直坚持上访,找过武穴市检察院、政法委,还找过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各级信访局更是跑了无数趟。只要问题不解决,王桂花表示她还要继续上访喊冤。在和我谈话时,王桂花多次称我是青天,期待之情溢于言表。
现在中国全国上下在大力宣传要建立“和谐社会”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可王桂花的遭遇为我们提供了另一份景象,它告诉我们,“村官腐败”、“农村政权暴力化、黑社会化”等现象仍然大量存在,此类现象及其背后的制度因素不除,农村社会和谐无望。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村妇王永玲之死

  • 下一篇:一位跪在省政府门前的女访民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