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一位跪在省政府门前的女访民         ★★★
一位跪在省政府门前的女访民
作者:刘飞跃 文章来源:动向 更新时间:2006-12-17 16:29

一、三年跪地喊冤  屡遭警察毒打
2006年3月21日,我路过湖北省人民政府,见一女了跪在省政府门前。当时这名女子穿着一件旧黄袄,右肩部位已经破烂,里面的棉絮都露出来了。这件黄袄的前面和后面各写着一个很大的“冤”字。
见有人下跪,路人三三两两地围了过来。很快,省政府警卫室里出来了一位穿警服的警察。出来后他首先对围观的人说:“走走,不要看了,她在这儿都跪了三年了”。接着,他对那名女子说:“你怎么又来了?都像你这样搞,省政府成了什么样子?”。那女子说:“我的问题没解决,现在生活都过不下去了,我不找父母官找谁?”。这时,从省政府警卫室又走出了一位穿便装的男子。他们二人对那女子大声喝斥道:“到后面去,不许跪在这儿”。见女子不动,二人动手把她向后拖。那女子执意不肯,结果她翻滚着被拖到了后面。警卫室的两名人员回来后,又对围观的人群说:“你们怎么还在这儿看?是不是想到警卫室里去?”。这时,旁边一位年青人发言了:“你们警察不是为人民服务的?怎么这样对待老百姓?”那位警察立即上前把这位年青人拽着:“走,我们到警卫室里去谈”,年青人很快被拉进了警卫室。就在这时,那位女子又爬了回来,边爬边喊:“太黑了,简直是黑了天呀!”见那女子又回来了,省政府警卫室的那两位人员上前边推她边说:“法院都判了,你还有什么冤屈?”那女人说:“你放屁!没得冤,我天天在这儿跪着!”。这时,围观的人又增加了不少,那位警察挥舞着手臂向我们走来,似乎要打我们。在这种情况下,人群被迫散开。一位中年人离开时小声说:“不就是穿着一身皮吗?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
后来,我在另一个地方见到了这名女子,她叫李翠香,湖北省仙桃市杨林尾镇塘咀村六组人。李翠香从2004年初就开始到省政府上访下跪,到现在已有三个年头了,下跪的次数起码有上百次,80多岁的爹爹(她公公)也到省政府下跪过。李翠香说,刚才穿制服的那个警察最坏,几次把她脑壳打了个大包,有时80多岁的爹爹他也打。李翠香记下了这个警察的警号:018326。
二、丈夫死三年  赔偿无希望  家庭陷绝境
李翠香的丈夫叫岳望成,前些年一直在武汉一家玻璃公司做装卸工。2003年12月22日,岳望成及另外两名装卸工坐车到湖北省嘉鱼县鱼岳镇送货,当时他们坐的这个送货车是一辆牌照为鄂A8B152的中型货车。司机叫周伟,这个车挂靠在武汉市东西湖康华运输公司名下。2时50分,车子卸完货返回武汉,行致武蒲线70km+385km处,超越同向的鄂A46802箱式货车时,发现对向来车即停止超车。未减速跟在其后,当鄂A46802减速时,司机周伟因跟车过近,致自己的车与鄂A46802车尾随相撞,岳望成及另两人当场死亡,周伟侥幸逃生。
事故发生后,案件起诉到嘉鱼县人民法院,后又上诉到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李翠香听人说武汉市东西湖康华运输公司给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相关人员送过钱,致使她们的案子迟致2004年11月1日才判下来。该判决判周伟及武汉市东西湖康华运输公司赔偿李翠香66620元。
案子虽然判下来了,但李翠香到现在只拿到了7500元,那还是丈夫刚死时,周伟及康华运输公司给的一点丧葬费。她多次申请咸宁中院执行判决,可咸宁中院就是拖着不办,说康华公司在武汉,跨地区不好执行。后来虽然找到武汉市东西湖法院协助执行,但东西湖法院却让她们自己去找车主和康华公司的财产。没办法,李翠香等人多次找到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高院执行局收下了她们的材料,说让她们回家等电话。可等了好长时间都不见电话来。等到最后康华公司竟跑了,找不到人了。
由于丈夫死了,自己又长年在外上访,李翠香的家庭生活陷入了绝境。李翠香有两个儿子正在读高中,“昨天儿子还在电话里问‘妈,你几时带钱回来?我们要交考试费’”。 李翠香说:“儿子,快了”。 李翠香还说:“我现在听到儿子的电话就胆颤心惊,压力太大了”。对于上访,李翠香说:“我现在把亲戚朋友的钱都扯干了,现在上访的路费都是乡亲们凑的。乡亲们说,你去跑,跑到了把钱还给我们,跑不到算了”。
三、多年上访无果 被逼人代会会场爬墙喊冤
李翠香的上访从2004年初就开始了,期间的遭遇令她不堪回首。在省政府门前下跪喊冤屡屡被打就不说了。她曾多次找过湖北省政法委,有一次政法委一位姓袁的科长被她找烦了,指着她说:“你的钱要不到的,你的娃也读不成大学” 。李翠香当时受到这话的刺激,哭得眼花缭乱。
2006年初,湖北省人大、政协会议在武汉剧院招开。李翠香来到两会现场,可会场工作人员不让她进去。武汉剧院的墙不是很高,李翠香奋力爬上墙头,使劲叫:“我要申冤呀!他们警察黑我、镇压我。你们要给我做主啊!”李翠香叫后,咸宁中院、嘉鱼法院的院长都出来了(他们是人大代表),用车把她押到了省信访局。李翠香说:“押过来后,他们把我关在一间小屋子里,门外有人把守,我根本出不来。他们威胁我说,你闹事也是白闹的,一份钱都拿不到。后来,他们知道我不会善罢甘休,就说有5000元钱,让我拿回去不要再闹了。我对他们说,我不是叫花子,这点钱就想打发我,要搞就把我的钱搞到位。他们见收买不了我,就打电话把仙桃市、杨林尾镇的干部叫来了。仙桃市、杨林尾镇的干部当时开了六辆来,有警车,还有救护车。那天我正生病,我是坐救护车打着点滴被他们押回去的。在车上我几次要跳车,他们都拦着,还骗我说回去后2月份一定解决,可到现在一分钱都没看到”。
四、打算将来继续跪下去
2006年3月,全国两会将召开,李翠香说在湖北解决不了她的问题,她准备两会期间到北京上访。可还没等她出发,仙桃市、杨林尾镇的干部就找到了她,对她说:“3月6日跟我们到嘉鱼去拿你的赔偿款”。 李翠香信以为真,就随着干部去了嘉鱼。到了嘉鱼后,嘉鱼法院的人就安排她们到大宾馆住着,好吃、好喝管招待,就是不提钱的事。最后的结果是,全国两会结束后,李翠香空手回到家中。说起这件事,李翠香骂声不断:“政府为什么总是对我们拖呀、骗呀,把你搞得精疲力竭。政府都是他妈骗子”。
3月21日,我采访她时,问她今后有什么打算。李翠香说她爹爹明天要过来,到时他(她)们一起到省政府门口跪着。我说:“这能解决问题吗?”。李翠香答道:“我爹爹婆婆说了,一日钱拿不到手,就到省政府门口跪着。只要不搞死,总是拼这两代人命不要。没有钱,娃们不能读书,要命有什么用?!”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农妇屡遭殴打  多年上访无果

  • 下一篇:[组图]蒙冤入狱8年的记者高勤荣发公开信感谢网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