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疫情期间 石玉林等多人被约谈         ★★★
疫情期间 石玉林等多人被约谈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02-19 10:46
【民生观察2020年2月19日消息】在湖北“新冠”疫情持续蔓延的情况下,中共当局非但没有汲取噤声李文亮医生的教训,反而变本加厉的加强了言论操控,严重阻碍着信息的自由交互流动。他们要求公民多发所谓的正面信息,阻扰公民发表所谓的负面信息。这种做法违背了求真觅实的科学态度,其惟“正能量”是举,见“负能量”就禁,无视正负能量并存,正反两面兼听的实事态度。如斯政策,一定会导致兼听、则明偏信则暗的悲剧,此举犹如毛泽东时代的一言堂,一味的从正面歌颂党和领袖的正确性,严禁负面反对的声音出现,由此导致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运动失去牵制力,进而一路狂奔终置祸国殃民的惨剧。

疫情发生以来,自李文亮医生等八人被警方训诫后,又有许许多多公民因发表疫情看法被警方传唤、训诫。

2020年2月8日至11日,四川籍维权人士卫小兵(网名:十三亿)因发表疫情看法,接连被辖区警察传唤,并威胁要收走其上网手机,卫小兵不同意,只被迫答应暂时禁言。

2020年2月9日,湖南不同政见者谢文飞被警方约谈。谢文飞透露:我接到了老家春陵江镇派出所所长刘华军的电话,要求跟我见面谈话。对此我表示拒绝,我说如果是要抓我,我随时恭候,如果不是要抓我就没必要来骚扰我,我现在在学宪法,需要安静。本来病毒肆虐令我忧愤,见了你们更加不痛快。再说现在非常时期,不应该见面,要见也要等疫情过后再见面。

2月6日,“权益墙”网站负责人李宇琛被紧急传讯到警察局,连夜审讯了8小时至次日释放。李宇琛反映:我在派出所对着我的笔录核对,签字按完手印之后,一位警察小哥开车送我回家的。我苦笑着,看着窗外的夜空,自我下午进来时,已经8小时过去。而我被带到派出所的直接原因,是我运营的微信公众平台“权益墙”(即本号)为李文亮医生写的传文,以及近期关于武汉疫情的所有文章。

2020年2月12日,2月11日,深圳庞琨律师接到司法局来电,问他是否参加了什么联署签名?司法局还特别提醒这是省厅转达下来要处置的。庞琨律师就说让司法局明示是什么联署,哪里有违法行为?司法局挂断了电话,但是约一分钟后,他们又打来了电话,说是如果庞琨律师没有参加联署,就书写一分“不参加联署的申明”。对此,庞琨律师反问:“凭什么?我说话不行,不说话还不行?还非要我申明不说话?是不是太过分了?”2月12日,庞琨律师突然接到深圳市公安局的传唤书,要求他于2020年2月12日17时到深圳市公安局沙湾派出所接受询问。如无正当理由拒不接受传唤或者逃避传唤的,依法强制传唤。传唤理由是,庞琨涉嫌“寻衅滋事”。

2月12日,广东维权人士王爱忠接到辖区警方电话,要求他注意禁言。王爱忠表示,对于言论,这是我的坚定立场和态度。王爱忠对钟警官说:“言论的事,不要再找我,当局要抓人、要我坐牢,让他们直接来就是。不过,我希望你们明白,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钳制言论在任何时代都是一种罪恶。我从不相信一个政权能靠封住人民的口而得以长期续存。

2月15日,湖北武汉网民“方言”因发表疫情消息,被武汉国保警方约谈。“方言”透露:15日,武汉国保给我打来电话警告说“不要在声援武汉的微信群里发负面的信息。”我请他举例什么是负面的信息?他说“影响不好的就是负面信息,你要多看正面信息。”我问什么是正面的信息?他说“官方通告的就是正面的”。

2020年2月13日,山东邹城民主人士任自元(网名韩铮)被当局以寻衅滋事为由刑事拘留,其被指控“涉嫌发布武汉疫情的相关不实消息”,现羁押在济宁市兖州看守所。

2020年2月18日,湖北宪政爱好者石玉林再次被警方电话约谈,要求其“多发正面消息,少发负面消息”,或者不发负面消息。而这已经是石玉林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第五次被约谈了。自1月20日以来,湖北省宜昌市宪政爱好者石玉林,就因上网批评中共的防疫政策和维稳体制,先后三次被宜昌市及仙桃市国保警方约谈,其中在2月8日警方还找到他的住处要求面谈,但石玉林表示自己不在家,不能见面谈话,最后警方在电话中让石玉林慎谈疫情,尤其是关于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被训诫一事。第四次,石玉林在仙桃市的家中被仙桃警方找到楼下约谈,警方虽未出示传讯手续,但约谈过程文明友善,警方指出石玉林近期发表了太多的疫情消息,上级公安机关要求处理,对此石玉林表示不能以发贴的数量来处置,只能以是否有违法言行来处理。此后,警方表示,疫情期间防疫为主,其他的言行要有利于防疫,石玉林表示赞同。并且,警方还表示,湖北疫情严重,警方出警一次很不容易,冒着很大的感染危险,石玉林表示理解。同时,其也表示自己下楼一次也不容易,要从27楼步行上下,人很累,且感染风险也很大,所以希望警方尽可能的电话约谈,减少见面的风险。最后,石玉林表示,疫情当前,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会减少发表疫情看法的贴文。此后数日,石玉林大幅减少了发帖数量。

2020年2月18日,石玉林再次被警方电话约谈,要求其“多发正面消息,少发负面消息”,或者不发负面消息。对此,石玉林表示自上次约谈后,自己已经大幅减少了发帖数量,并且有关疫情的消息也未见违法之处。警方回复说,这次不是因为疫情贴文,而是关于含沙射影批判前领导人的贴文。石玉林直言不讳的承认有,但含沙射影并不违法。警方接着指出,高层领导要求制止。石玉林认为这一要求不合法,但鉴于中国目前的没有言论自由,为不让双方作难,此后一段时间暂时禁言。

约谈结束后,石玉林向关注他的网友公布了一分《个人暂时禁言公告》,内容为:因近期多次被警方约谈,斥责本人接连发布负面信息。对此,本人表示,公民有权利自行选择发表正面或负面信息,此一权利乃天赋人权,不受任何官方的干扰与限制。其次,正面与负面信息只是一个相对概念,而非绝对概念,有时负面的就是正面的,而有时正面的就是负面的,例如“吹哨人”李文亮发布的“影响社会稳定”的疫情信息。其三,联合国《世界人权公约》公布,公民有权利在任何媒介上发表自己的观点;中国宪法也保障公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然而,在共独霸权党的统治下,其为防止国民反对它的专有特权,就一定会严厉镇压思想自由、学术自由、言论自由……。其四,任何民主社会的标配都是“善看民权,恶看公权”,公民作为国家的纳税主人,就要以主人翁的视角挑剔审视公权部门,常看公权机构的负面信息,以便监管、批评、反对、撤换“公仆”。本人生性耿直,见不得垄断特权自吹自擂,自我神化,侵害公民权利,奴化国民身心,因而时常上网直言不讳的抨击专制政权,为此也不惜坐牢受刑,权当为自由民主添砖加瓦。理想总是丰满的,现实总是骨感的!本人虽不惧坐牢,但实不忍妻儿受苦,及基层警员挨批。实事求是的讲,专制政权本性凶残,但基层警员仍人性不灭,在可能是情况下,他们还是态度良好、苦口婆心的劝阻于我。鉴于两者难全,本人决定——既不永远禁言,也不“顶风”抗争,现暂时禁言一段时间,望好友们理解。本人坚信:自由民主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畅,逆之亡。中华儿女必定会争得一个党派平等,进而人人平等的自由开放社会,让我们的孩子们生活在一个生命、自由与财产有坚实保障的世界里。(石玉林.2020.2.18)

2月18日,河南基督教信徒送雨桐、北京维权人李学慧、哈尔滨不同政见者廖诚,三人向本网志愿者反映,他们也先后多次被警方约谈,主要是指责他们发表了“新冠”疫情的负面消信息。

众所周知,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随着人类社会发展到工业文明阶段,民主的平权体制代替了君主的集权体制,言论自由的价值被提升到人的基本权利的首位,从而使人类的创造力空前蓬勃的爆发。现代文明对言论自由的需要,如同需要阳光一样,是社会生活不可或缺的内容,成为现代社会构成的一个基本要件。在现代国家的宪法中,无一例外地都列有公民言论自由的条文。

但是,自苏联领导的共产主义革命以来,各共产专政党都严厉压制不同声音,在党内党外残酷镇压批评、反对者,使全社会只有一种声音,即当权者的声音,致宪法条款于一纸空文的窘态。显然,这是一种病态且不可持续的制度,正如“新冠”疫情预警者李文亮医生所言: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因此,现代公民理应力所能及的为自己,为下一代,点点滴滴的争取言论自由的天赋人权。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特权横行 领导带头破坏防疫

  • 下一篇:违法防疫 开枪、捆绑、拘禁泛滥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