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吉红兵因关注武汉疫情遭传唤         ★★★
吉红兵因关注武汉疫情遭传唤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06-09 20:56
【民生观察2020年6月9日消息】吉红兵,住江苏省如皋市如城街道紫光嘉苑,疫情期间因在微博转发了有关武汉肺炎的帖子并附上了评论,随后被如皋市公安局锦绣派出所非法传唤24小时,至今如皋市公安局未对其依法出具传唤手续。

吉红兵自述:2020年2月4日,正是新冠疫战最紧张的时刻,大约晚上9点半左右,全家都上床准备睡觉了,有人来敲门,住外间的我妈以为又是社区来人,赶紧起床开了门。门一开进来了四五个陌生制服男,为首者声称是市局锦绣派出所民警,要找我去谈话,我应声从里间出来,看见这架势赶紧表示配合。我妈追问什么时候能回家及怎么回家,为首者答:“一点小事,一会就送他回家”。

出门、下楼、被两个制服男左右夹着上了车,果然一会儿真的就到了锦绣所,心宽了不少。下车后先被带进一房间,把随身物品搜了装袋,手机则被警察拿着跟我一起又被带进了讯问室。看见讯问椅,我自觉就座,可立即被一声“谁让你坐的”惊起,但很快又被命令坐下。

随后一警察进来宣布对我进行传唤,理由是“微博传播谣言,恶意制造恐慌,涉嫌扰乱公共秩序”,并让我用手机拨打我妈电话并由他口头通知家属。我妈快80岁的人了哪懂这个,明显没听懂,我赶紧提醒警察要依法尽快给我家里送一个书面的,警察说他们会依法办案,如果认为不合法可以申诉控告。

然后做了第一次讯问笔录。通过翻看我的微博(@乐极生在如皋),了解到具体罪状是转了财经的一篇标题为《武汉疑似患者通往病房的三道难关》的帖子,并评论“武汉死人特别多,估计就是没床位,小病捱成危重”。我认为自己不违法并作了申辩:一不是谣言,这是财经武汉前线记者的一篇调查报告,我的评论也是对文章观点的提取;二没有恶意,完全是满腔热忱;三,如果帖子涉及敏感需稳控可以删除。录完后警察去汇报,我感觉自己态度很好,应该可以回家了,可很快被告知今夜不能回去了,得留在讯问室反省。

就这么被几个班的辅警轮流看着,到了5日上午大约9点才来个警察宣布对我传唤延长到24小时,随后石柳所长来做了第二次讯问笔录。

第二次讯问主要围绕两个焦点:首先是责问转评信息有没有审核?如果转评错误信息要不要承担责任?我的答复是没法也没必要到武汉去核实,我信任财经这家专业权威媒体的报道和审核,如果他的报道错了,我愿意承担责任,当然法律也许对我没这样的要求,但我对自己道德上有要求;其次是责问承认不承认这些信息会造成某些人恐慌?如果造成不良后果要不要承担责任?我的答复是对大多数人正常人这种信息不是恐慌而是有用的提醒,但被误会是表达者的宿命,说再好的话也总免不了有人会往坏处想,我认为自己不要承担责任,但作为一个厚道人,我愿意为照顾某些人的情绪而删帖。

第二次笔录做完时已经是中午了,但并没有放我,就这样关到下午16点左右,有警察过来让我写份检查并删帖,我说我的陈述全在笔录里,没必要写,但他说这是手续,让我按照笔录写就行了。检查主要内容回忆如下:首先陈述自己转评是满腔热忱为抗疫,然后是万万没想到这么好的文章竟然会引起某些人恐慌,经警察教育我意识到了,同意删帖。

检查交上去后,很快警察又带来一大堆材料让我填写、签字、按手印,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份传唤证,离开的时间是警察让我填的,当时还以为占了便宜,可后来发现被占了近1小时便宜,因为弄完这些材料后,又被弄去验血、录指纹、录脚纹、拍照、录像、还要等他们提取手机数据,直到办案警察说了一句“你先走吧”我才得已走出派出所大院。

由于防疫封城,夜晚的皋城没什么人,也没车,手机也没电了,我走了近2小时才到家的。

回家后,我左思右想认为此次传唤是违法的。理由如下:

1,传唤理由匪夷所思。那条微博很明显不违法,甚至连敏感信息都算不上,网上类似转评和信息简直是铺天盖地。

2,传唤程序违法。至今也没给我和家人传唤证,延长传唤的通知也是8小时之后才告知的。

3,至今没有办案结论。既没拘留、也不训诫、又不告知是否违法,一句“你先走吧”让我和家人一直忐忑度日,总担心半夜敲门。

4,深夜强制传唤方式完全不必要。作为一个过气网红,以前也被网警、国保、锦绣所、斌局、王大、薛大、李所、曹所约谈或传唤过,我总是欣然前往极度配合,他们对我也很好,我也一直感激他们对我兄长般的帮助提醒批评,可这回那些温馨和谐怎么就忽然不见了呢?

5,深夜强制传唤方式不恰当,违反比例原则,过度执法。因为我涉嫌违法的事既不暴力,也不急迫。

6,传唤方式简单粗暴。国家需要警察显威风的地方太多了,完全没必要在两个年届八旬的善良胆小的老人面前摆那么大阵势,会吓死我爸妈的,警察抓走我后,我爸妈一夜未能入睡,此后几天都要服用速效救心丸。

7,长时间不能睡觉。这让我精神很恍忽,在法治国家应该也算酷刑了,虽然比不上《南营洞1985》和《1984》里那样残酷。

8,没有饭吃。早中餐就一个小脆饼,小得姚晨那嘴巴能同时塞8个,哪能吃得饱,而所里当天是肯定开伙了的,我分明闻到了炸肉丸子的香味。一想到这次对我的虐待,我越发怀念斌局对我的好了,记得有一次他传唤我,我来早了,他还请我在知雅楼吃烧饼呢。

9,不能吃药。第一次笔录时我就告知有肾病有结石,夜间发作时我也告知看管辅警,5日早上石柳所长一来我就告知要吃药,他也满口答应拿药买药,但直到下午才弄了瓶消炎药,至于买药一直就没有,我早已经疼得汗水浸透羽绒服了。

10,办案警察有暴力威胁。第二次讯问过程中,由于我申辩比较激烈,石柳所长激动得站起来扯掉我的帽子扔地下,一副要暴揍我的架势,我凝视他的拳头有3秒钟,迅速判断出致我死亡的概率至少达90%,赶紧安慰他“您说,您说,我不说了”,从而避免了一桩意外事件发生。

11,不发口罩,违反防疫相关规定,无视被传唤人的健康。我带来的口罩20多小时一直没法脱下,更无法替换,所里发口罩时我也向警察要口罩换,但被拒绝了。

12,非法搜查手机,侵犯本人隐私和信息安全。我的手机第一次笔录时被要求去除密码,以方便警察查阅微博信息,但笔录完后却被他们直接拿走而不是放入随身物品袋子,而我的微信、支付宝及其它网络应用都没有另设密码的,我很担心这20多小时发生非法操作。

13,非法采取指纹血样。办案方经过调查并没有认定我有违法犯罪行为,但还是象对待违法犯罪分子一样采集了我的相关信息。

14,不厚道,故意折腾人。我妈在与杨明所长电话中告知我的腿最近不利索,杨所很慷慨表示会送我回家,但事实上没谁送我,而在我到家前竟有人电话我妈说没在那么空旷的马路上找到我。

15,有恐吓。曾有个领导派头的人进入讯问室说如果态度不好要隔离我,不知道是不是真领导,如果是真的,那请更大领导警惕,这家伙肯定是潜伏的王立军。

以上是我被传唤的大致经历(由于传唤期间我的精神状态不佳或有差池,但警方是有全程视频的),我认为如皋警方严重违法,比武汉警方训诫李文亮更为恶劣,请求有关机关查处并纠正这种非法传唤行为,监督公安机关依法履职,也让被伤害的人得到些许抚慰。

吉红兵电话:13773841164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6月8日“李怀庆案”庭审纪实

  • 下一篇:6月9日 重庆李怀庆冤案庭审纪实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