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非暴力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李元龙:毕节电信门前,我如此高调维权         ★★★
李元龙:毕节电信门前,我如此高调维权
作者:李元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12-10 10:30

因为《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等四篇文章,六年前的9月9日,我落入了现代文字大狱。临出狱前20来天,两个文字狱专业制造者来到监狱对我说“好心”说,一个文字狱土八路对我妻子“提醒”说,你(他)出来后,低调点,否则……

我入狱前45年,没高调过;出狱4年来,尤其到了今天,墙内墙外上网的人都知道,我都没调了,还谈何“高调”。

可是,12月5日上午,我突然在毕节电信大楼前高调了一回,而且那调子之高,只怕是毕节电信,是贵州电信前所未闻的。

原因是:自从11月29日下午四时许,我的133手机就只能打出去,不能打进来了,短信也是只能发出去,不能发进来。我的宽带,也与此同时,“错误678”,断网了。打了无数个10000号,跑了无数次毕节电信,直至12月5日上午了,整整一周时间,我的电话,只是1号中午接通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又偏瘫了,而宽带,始终就是处于完全断气状态。

不是说最多48小时,就给我解决问题的吗?几个48小时过去了,怎么还这样?

尤其让我等不得的是,我那在美国留学的儿子,也就是11月29日那天,他的肺病发作,已经住院、马上就要手术的他当天打我电话,在电脑上联系我,都没联系上。

到了12月5日,得不到护照,不能去美国的我,多么希望在电话里,尤其希望在网上和儿子交流病情,安慰安慰他啊。可是,电信那里,看来只是在用好言好语打发我。

我已经对电信没有信心、失去耐心了。

12月4日,我打电话给10000号:明天,我将到毕节电信门前散发投诉贵州电信和毕节电信的资料。我明人不做暗事,你把我的话传给你们贵州电信决策层吧。

第二天早上大约十点,我拉着一个朋友,抱着一沓我写的《看吧,贵州电信如此践行承诺》,直奔毕节电信大楼而去。按照我的打算,在街上和电信大楼门前张贴一部分资料后,我们就到电信营业厅,遇上一个前来办理业务的顾客,就递给他一分资料。谁知在大楼门前给几个人递过去资料后,“生意”十分红火,人们纷纷驻足观看,索要资料。

我们决定不上楼了,就在这里,冒着被城管执法的风险“占道经营”。

我一边高举资料张扬,一边大声武气地说:喂喂,快来看啊,实名举报贵州电信,毕节电信。整整一个星期了,我的手机只能打出去,不能打进来,宽带也断了一周了。我的电话号码是1336867……,在场各位打我电话,如果打通了,就算我诬告!

老婆子,小伙子,走路的,骑车的,围观的人们除了索要资料而外,有不少人,还现场诉说电信如何食言而肥,占尽用户便宜却不按照承诺为用户服务的劣迹。

不一会,来了几个穿着电信职业西装的男士、女士。其中,那个瘦瘦、中等个子的男士来到我面前,说“你的问题,不是给你解决了吗?你怎么还……”我说:“解决了?你先打我电话再说这话。”他说:“这样吧,我们上楼去,好好谈,可以吗?”我说:“不去,一个星期以来,该说的,我全都说了。要我不散发资料也可以,你们马上接通我的电话和宽带。否则 ,我下午还来,明后天还来……天天来,直到你们接通了我的电话和宽带为止。”

见我不理他们,他们走到我张贴在他们大楼门前的资料前,伸手把资料扯了下来。我质问瘦子:“你们凭什么撕我的维权资料?”瘦子吓唬我:“你这是违法张贴。”我马上把手伸到他面前:“违法张贴?违反的,是哪一个法规的哪一条、哪一款,拿出来我学习学习?”瘦子等等无语,也拿不出他依据的“法规”来。

电信有人亮出吓唬法盲的招数吓唬正在拍照的我的朋友:“嫑乱拍哈,你侵犯了我们的肖像权。”我的朋友回敬他:“侵犯肖像权的构成要件,你整清楚没有?如果你认为整清楚了,你就打110电话,来抓我吧。”

一个电信领导模样的说:“有问题要解决,你们好好说,不要采用这种过激的方式嘛。”我朋友回敬他:“用户一欠费,你们就停人家机。我朋友的手机、宽带一周不能用,多次找你们也无助于事,今天才来这里讨说法。你说,到底是我们,还是你们过激?”

电信还有人不甘心:“你们干扰了我们电信的正常经营,再不停下,我们打派出所电话了。”我说:“欢迎打派出所电话,警察来了,也得依法办事。我也巴不得他们来主持个公道呢——我欠你们手机费、宽带费了吗?你们一个星期不能给我弄通电话和宽带,难道没有影响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朋友在一边也说:“他本身就坐了两年牢的,还怕进派出所?你就赶快打报警电话吧!”

说到这里,我转向围观者:“我是以写稿为生的,断了我的宽带,就等于断了我的饭碗,断了我的生路。各位,就在11月29号,我的手机打不通,宽带断线那天,我在美国留学的儿子,他生病,他住院,他马上就要手术了。可是,住院手术前,他和他的同学打电话给我,在网上联系我,都没联系上我。而今,我的儿子的手术,已经做了,手术费,需要十万美元啊,十万美元。”

电信五六个经理、主任们站成一排,挡在我面前,我冲破电信防维权人墙,走到前面,继续诉说,继续散发资料。一个抄着毕节普通话的电信女士又挡在我面前,我推开她:“站开,嫑挡着我做正事。”

不一会,我1号那天下午五点钟找过的,电信大楼14楼那个“最管事的”、穿着黑色皮衣的男士赶来了。我马上向大家介绍他:“据说,他是毕节电信最管事的。大家问问他我说的对不对?1号那天,我就找过他,他说,我的手机问题,是省公司那里的数字问题,能处理数字的人出去了,一会回来给我处理。”

皮衣服说:“你嫑乱说啊,我说的是:可能是数字问题。再说,问题,不是处理好了吗?”

我马上打断他:“大家听听吧,大家听听吧,整整一个星期了,还居然是‘可能是数字问题,可能啊’,他们电信公司原来就是这样为你我服务的。”

说完,我转身问他:“处理好了?你打打我电话,当场检验,如果打得通,就算我无理取闹。”

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穿件大红羽绒服,戴个红色太阳帽,打扮和气质看起来很酷的,抄着四川口音的人走过来,说:“我的手机,在乡下,好多地方也不得行。”皮衣服开口反驳,羽绒服就走近皮衣服,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红眉毛绿眼睛,脸红脖子粗,瞪大眼睛相互顶牛。围观者轰然大笑,帮着羽绒服顶皮衣服。

过了一会,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来了,自我介绍是电信员工,还说他和我儿子是很要好的同学,请我上楼喝水,好好谈什么的。我说,这位同学,我理解你的工作,可是,也请你理解我的作法。我来这里,是维权来了,不是来喝水的。我儿子住院动手术了,我能不急吗?

这位同学把我的手机要过去,用他的电话拨我的号码,拨不通,然后拿着手机不知去了哪里。一会回来,把手机还我:“确实有问题,打不通。这样吧,你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

我伸出一个手指到他眼前:“一个星期了,我整整给了你们一个星期时间,但是,你们居然解决不了这两个小问题。”

开始打印的200份资料,没多大一会,就要散发罄尽,另一个朋友跑去给我复印资料去了。

这时,来了几个因公兼因私打过多次交道的人,婉言劝我算了,冷嘞不起的,何必,他们会帮我协调,给我处理好我手机和宽带问题。我向他们诉说一通我的苦处和难处,并说,我不离开,我下午还来,明天还来,直到我的电话、宽带开通。

“开通了还不算完,我还要向电信公司索赔,我一个星期的经济和精神损失,他们必须给我个明确满意的说法。”我说。

后来,我的一个亲戚也悄然特地赶来劝驾。我还是坚持着我脚下的土地和高调的维权。

我另一个朋友,将资料复印来了。我又开始了第二轮的高调维权:“专业人士亲笔写的,好新闻,好文章,快来围观,快来看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12点过,资料没剩下几张,我和朋友留下一句“下午再来”,离开电信大楼,到街上张贴资料。

中午一点过,半身不遂一周的电话骤然响起,毕节电信打来的,说是我电话的问题解决了。下午五点过,电话再次响起,10000号打来的,说是宽带已接通。回家打开电脑一看,死去一周的宽带果然死而复生。7号,儿子在QQ和我说,肺部还有问题,将进行第二次手术。接下来的几天,儿子那里,什么消息也没有。9号晚上近12点上床后,为儿子的病情焦虑,为自己受到的种种侵害不忿,直到10号早上三点零五分,我一分钟,也没睡着。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起短信提示信号。我一看,儿子发来的:

手术顺利,不用担心。今天才下床,目前还没力气上网。我赶紧给他回信:

知道了。好好休息,多多保重,不要勉强做什么,一切以有利身体康复为重。不用再给我回信。要是手机和宽带没有我5号那天高调、特殊的维权给疏通,我怎么可能如此及时知道儿子将第二次手术,以及此时此刻就第一时间收到儿子第二次手术顺利的信息?太可怕,也太可恨了。我的心情,更加不平静。因此,为儿子第二次手术提心吊胆的心虽然稍稍放下,但,我还是一丝睡意也没有。等到六点过,我干脆起床,打开电脑,开始写《毕节电信门前,我如此高调维权》。六年前落入监狱的最初几天,我也未曾一夜未眠。2011年12月10日一夜未眠,我这是平生第一次。

失眠的时候,思维异常活跃。我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得罪了那一路神仙?自从11月29号开始,先是我自己因为疑似我写的文章被“聊天”了,接着我的手机半身瘫痪了,同时我的宽带没脉搏了。再接下来,我的车辆玻璃炸开花了,我喜爱的毛毛感冒打针输液了,我的岳父拉肚子住院了,我的儿子肺病发作一次手术没完全解决问题,竟然再动了一次手术,我的妻弟肾结石住院了……!

我的高调维权,还在进行,不知何日才会结束。5号以来,我几次向工信部等投诉,要求贵州省电信公司赔偿我那一个星期的精神和经济损失,给我做出公开、有诚意的道歉,同时回答我以下问题:

到底是贵州省电信公司的“数字”在故意和我较劲,还是贵州省电信公司的技术人员只有打炮的高精技术、却没有最基本的拍蚊子技术?还是贵州省电信公司根本服务态度、质量就是这个德性?抑或是贵州省电信公司、毕节电信分公司有什么不能一洗了之的难言之隐?甚至是贵州电信巴不得有谁投诉、起诉,好炒作炒作,借以扩大电信知名度?请工信部等让毕节电信和贵州电信尽快给我,给广大客户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

写到这里,我打开手机短信,核对儿子刚才发来的短信具体时间、内容。核对到结尾处,下面的短信发送日期抢进我的眼里,并在我的脑海里打了几个圈子。

我太愚钝了,我真没那天赋,我还没人家敏感。一个简单的谜语,我竟然猜了12天,此时此刻,才算是有了确认的谜底。

 2011年12月10日清早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武汉讨房团数十人继续向政府讨房

  • 下一篇:北京曹顺利等继续向国务院递交《人权行动计划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