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上海尹慧敏讲述上访及父母被关精神病院的经历         ★★★
上海尹慧敏讲述上访及父母被关精神病院的经历
作者:原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11-13 10:57

近日,民生观察志愿者原野得到一份访民的材料。材料显示,上海女访民尹慧敏因前夫重婚罪判决不公上访,导致父母被关押在精神病院。为此,民生观察志愿者向尹慧敏详细了解的她上访的详细经过。

 

民生观察志愿者原野(以下简称志愿者):您好,尹女士。我看了您的材料,材料显示您的上访是因为您的离婚案引起的,请问您是不是认为该案判决不公才上访的?

 

尹慧敏(以下简称尹):是的。我前夫陈荣在1998年时和别人在外面有了非婚生子,那时候我们就分居了,但是一直没离婚。当我前夫在外面有非婚生子时,我还没想到要离婚,只是感到愤怒。可是2000年时,他却提出了离婚。几年来,他一共提了4次。我之所以不提,就是考虑到财产分割的问题。他是过错方,女儿我肯定不会给他。按照《婚姻法》,他的这种情况肯定是犯法的,我希望能正常判决,好让我养活女儿。可他竟然通过关系转移了很多财产。财产被转移后,法院判决下来,我竟然欠我前夫近5万块钱。我向法院提出质疑,请求调查,他们竟然给了我一个““银行存款无身份证号码无法确定当事人(陈荣)”的调查结果。而房屋,我女儿也没有权力居住,在分割房产时,我女儿不算在内。在质证时,我当庭提出要求公开房屋估算的方法和明细表,估价员却以“仅供内部参考不公开”搪塞。

 

志愿者:那您对此判决感到不公、他们给您出了这样的结果您无法忍受时,您是否再次提起了申诉?

 

尹:申诉了,2007年3次,2008年1次,我都被判决维持原判。而上海市长宁区法院法官一再拖延执行,导致应给付我的精神损害赔偿款和被非法转移无法追回的少部分共同财产分割款,加之我女儿直至成人时所有的抚养费到今天也没有给我们。法官(俞鸣琪)帮助陈荣逃避清偿债务,谎称陈荣已被强制执行司法拘留,但拘留手续齐全的陈荣在长宁区拘留所里竟然“查无此人”。这不是明摆着合伙来欺负我吗?

 

志愿者:再此期间,您是否到相关部门去上访了?

 

尹:我找了好几个部门,但是都不给我解决,所以我就只好找信访办了。法院则因为我上访,屡次打击我。我被长宁区法院勾结长宁区公安局分别在07年4月20号、08年8月18号、09年3月7号把我给非法拘留起来。最后一次还把我给上了手铐给我吊起来。因为我屡次被非法拘留,我母亲和父亲受精神刺激后诱发精神病于2007年12月18日和2008年1月9日前后被送进了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最为可气的是,我母亲和父亲在那里遭到了非人的对待!由于我父母的养老金不足以支付严重超支的医疗和陪护费用,有关欠款贰万余元,2009年8月初,我向院方承诺近期筹款全部付清,但是院方未等我凑足现款,以病好和欠款为由,在未经我同意未办出院手续的情况下,匆忙将两位老人强制遣送出院。这个我就再不说了,谁让我欠他们钱呢?可是住院期间,我的父亲多次给我说:有护理人员打他和折磨他,使他腹泻达一月之久,有人想要他的命!老人因帕金森病行动缓慢,吃饭和吃药慢了都要挨打!为此事,我曾向病房医生和护士长反映,他们称:精神病人的话不可信!为此我未予深究。我只想着息事宁人,怕老人受苦更甚!进精神病院共一年零八个月,而我父亲却有一年半的时间不能象其他病人一样安安稳稳的躺在病床上(他坐着)睡午觉的事,我一直缄口不敢言。2009年年后,我的父亲见我一次下跪一次称:在医院里日子不好过,有护工打他吃不饱,求我接他回家,要死死到家里去!2009年6月21日,我到医院第一眼看见我父亲手臂上遍布的伤痕和血泡,我问他怎么弄的?他说因为便秘到护士办公室想要一支开塞露,护士不给他还将他赶出办公室,他仅仅敲了两下办公室的窗户,护理人员即捆绑他双手将他弄得伤痕累累。事后我找到“市精中”颛桥分院费主任,要求他核实情况善待老人,费主任说:你父亲手臂上的血泡不是捆绑造成的,是蚊子咬出来的。这种谎言也太明显了!

 

志愿者:那您感觉这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们对您亲人这样呢?

 

尹:他们就是逼我不要上访。2009年9月10日,上海市长宁区法院邹碧华院长主动提出来探望我和我病重住院的父亲。邹院长对我说:以你个人的能耐,想让你父母再进精神病医院治病根本不可能,要想使你父母进精神病医院继续接受治疗,除非你承诺彻底息诉息访,由我们法院出面帮你解决你父母重新进入精神病院的问题!另外你有具体的困难可以提出来,法院可以从困难救助的角度帮助你,还说上面都知道你的问题都解决了,若继续到北京上访,等待你的将是“三不”政策,即北京各信访部门不再接待登记、不交办、不负责任。邹院长还说:若执迷不悟不是拘留你三次而是更多更长时间,到时侯看不到你的父母(即意为不能为父母送终)你不要后悔啊!

 

志愿者:那您怎么办?

 

尹: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上访是肯定的,但是我年迈的父母都有病,而我女儿还在上学,我现在真的是心力交瘁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志愿者:希望您的事情能早日得到公正解决,也希望您的父母身体能早日康复。

 

尹:谢谢。感谢你们的关注。

 

志愿者: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再见。

 

尹:再见,再次感谢。

 

                                                              2009-11-13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湖北省安陆市园林工人谈被“改革”下岗的经历

  • 下一篇:成都失地农民刘洪谈上访的经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