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控诉公权力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
控诉公权力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作者:王永红 文章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20-05-13 20:42
控诉人:王永红,女,1968年出生,户籍:辽宁省大连市普兰,电话:15141402317.

冤情如下:

一、公权力的打压、迫害始终没停。
王永红系大连一命案中被害人之一,从1989年7月到2019年7月,整整三十年,王永红上访反映的诉求,不但没有得到解决,还遭受公权力的疯狂打压及迫害:1995年至1999年间,大连个别当权者勾结辽宁省信访局驻京领导(原辽宁省委省政府信访接待室)、辽宁省高级法院驻京接访法官,曾分别将王永红送往北京昌平民政收容遣送站【将王永红用白布绳子捆绑在铁床上二十几个小时】,辽宁省民政收容遣送站、大连市民政收容遣送站,多次非法关押;2001年3月,大连市公安局、普兰店公安分局(原新金县公安局)对王永红进行刑事拘留长达82天(至今不给说法)后强行送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劳教三年,后虽被沈阳市中级法院行政判决撤销大连市劳教委的劳教决定,但大连市公安局至今不给说法;2012年12月、2014年3月,大连警方以在北京扰序为由分别对王永红行政拘留两次,其实两次拘留是为后来的判刑而凑数的(国家有文件规定两次行政拘留后就判刑或劳教),在拘留所里,他们指使违法人员对王永红滥用私刑,用两副手铐将王永红双手分成“Y”字型,锁在床板上五天五夜;2015年10月26日,大连市公安局普兰店区分局星台派出所称接到上级交办:“王永红又去北京上访了”,以此,对王永红刑事立案、刑事拘留,并以寻衅滋事罪迫害王永红冤狱九个月。

二、错案求告无门,公权力何在?
八九年七月,王永红母亲尹淑英被邻居万德成故意用刀杀死,王永红被其妹妹万春梅用刀杀成重伤,由于案发地原新金县公安局(现普兰店分局)政委辛树功系杀人犯姥爷(本案发生不久,辛被提升政法委书记),在辛的操纵和授意下,大连两级公、检、法公然“偷梁换柱”、制造假案、伪造杀人凶器(被害死者尹淑英系A型血,被害重伤的王永红为O型血,而所谓的杀人凶器上竟检验为“B”型血……),案发当时,公安机关到案发现场只逮走不满十六岁的万春梅顶替该案杀死、杀伤两大罪责,近三年之久后,大连市公检法又将幼女顶罪转换成老太太辛士清杀人(杀人犯母亲)。为掩盖该案中假证、假事实,三级法院垄断了该命案的所有法定程序,不仅剥夺该案二审、再审,还掌控了被害人刑事附带民事近三十年,至今不审不判!

三十年来,王永红的诉求非但没有得到解决,还屡遭大连公权力疯狂打压、迫害:使王永红陷入投诉无门、冤上加冤的绝境!

公安部竟然与大连市公安局相互勾结!受害人还上哪说理?

王永红向公安部门反映:(一)、公安机关用幼女顶罪及“B”型血鉴定结论的原因;(二)、超期羁押(刑事拘留82天)、违法劳教;(三)、滥用职权违法立案(违背刑事、行政立案规定);(四)、拘留所里滥用私刑。然,大连公安机关一直推诿,让找法院,王永红认为所提出的诉求依法应当由公安机关管辖。

2019年12月18日,公安部警号000232的警官说:“法院将对方都已经判了,王永红还没完没了地告了二十多年!”请问000232:“你可敢与王永红在媒体上公开对质!你可愿意请示有关领导,对王永红的信访诉求进行公开听证!”

当天的事实经过如下:
2019年12月12日,公安部信访接待室的大连籍民警口头通知我(王永红):“到12月18日,你正好满两个月登记,大概在17号、18号这两天,部里有领导亲自接待你,回去等着吧。”13日,我又接到普兰店区分局驻京王主任电话,称:“部里领导接待时间定在18号。”因此,这几天,我全力准备领导接待。
18日早上,街道主管信访的梁书记来电话说:“你在哪?一会儿和你一块去公安部。”我很纳闷,并问:“怎么是你来?今天部里领导接待,应当是市局与区分局来人听听。”梁说:“这个不清楚。”当时,我虽感奇怪,但想到部里领导接待,就没再多想。大约十点左右,我与梁一行三人到了东堂子胡同。此时,区分局的王主任、市局的温处长等人已经在等着,一切看着都很正常,约在十点半左右,我被叫去安检时,之前口头传达“部里领导接待”的那个大连籍民警告诉我,领导在窗口接待,我当时很疑惑,领导约见,怎会“窗口接待?”(按照公安部的信访接待规定,18号,是我正常到大厅窗口登记的时间,不用约见,在窗口也能见到领导),可想到是市局与部里联系好的,只要领导接待,都是反映问题的机会,所以,经他们安排,我到了接待大厅,里面很多上访人排队,我被安排站在左面窗口(左边窗口我前面只一人),窗口里面有两个领导(一男一女),我站的这边是男领导,警号为:000232。

当窗口外面警察把我的身份证及材料递给000232时,我感觉对方根本没有接待我的意思,即不看材料也不让我讲话,就把我的材料推出来,我又把材料递给他,请求让我说两句话就好,这时,那边的女领导伸手欲拿我的材料,000232却不让拿,一边把材料再次往窗口外面推一边说:“不用看,她这案子我太清楚了,人家对方法院都已经判刑了,她还没完没了的告了二十多年,”我听了这话,就哭着再次请求他:“领导,不是你说的那样,你就让我说两句话。”然,000232竟告诉窗口递材料的警察,“把她拖出去。”我如五雷轰顶,期盼一周的“约见”,得到的却是羞辱!

出了接待大厅,我嚎啕大哭,真的很伤心,公安部怎么变成这样?!我喊:“000232,是你与大连市局约定接待我,为什么不让我说话?还要羞辱我?你000232说话的口气,简直就是大连个别当权者的代言人!”
多大事情?哪来指令?能让省信访局调动区政法委书记!

政法委书记接到什么指令?回区召集相关部门开什么会?

12月19日,我带着证据、法院判决到公安部信访接待室,想与000232当面谈,这起命案公安机关存在过错,我找公安部是有依据的,你不能偏听偏信,歪曲我三十年的付出。可到了公安部信访接待室门口,保安不让进,地方截访人员过来把我拦到西边三十几米处,过了一会儿,接访的对我说:“今早,省里因你的事,把区政法委书记、区信访局局长、办事处书记调到省里,”当时,还转告我,“耐心等待省里开会结果,”我听后,就与地方接访一起离开了东堂子胡同。
傍晚,梁书记来电话说:“省里会议内容不详,只知道明天上午八点半,政法委书记王国文召集相关部门开会,等明天开会看看结果。”第二天(12月20日)中午,梁来电话:“区政法委王国文书记要见你,”我说:“不见,我的事,程序不在区里,区政法委解决不了,”后来,梁又来电话:“家里问你想见谁,再给你联系。”我说:“见杨耀威局长,”梁说:“好,你等电话。”傍晚,梁来电说:“王姐,我要回去了。”显然,他们是利用政法委书记王国文接访为诱饵,把我骗回去,再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治罪,多可怕!这些“官老爷”整天想的不是如何解决上访问题!而是想着怎么整人!普兰店区政法委书记王国文说:“上访人员在我这不分有理没理,”这是什么逻辑?“不分有理没理”还能解决问题吗?不解决问题,那就是想打压就打压!在他们眼里,领导的“看法”大于“国法”!因此,而所谓的“公安部领导约见”完全是圈套,000232的话,就是故意气我,知道我会激动、会哭喊,以此为把柄对我进行打压。中国强起来,但决不是对自己的国民狠起来。

中央一再强调,要用感情、带着责任去做信访工作。000232,作为公安部的信访干部,你应当保持中立,应当倾听信访人的陈述,2019年12月18日,是你000232和大连市公安局约定接待我,000232,你可知道,当得知有部里领导接待,我什么心情?寄予多大希望!可盼了一周,得到的却是你的羞辱!000232,每个人都有自尊,王永红虽上访多年,但,我也有尊严,你哪怕带有百分之一的责任来接待,我也不会对你有那么大的怨气,也不会那么伤心,“法院已经将对方给判了,她还没完没了告了二十几年。”你什么意思?连最高法院都没有资格对我这样说,你的话,让我万分惊讶!更让我明白,你压根就没有想接待我的意思,你作为公安部的信访干部,当众羞辱我,证明你所谓的接待,就是个“圈套”!是你与大连相互勾结,对我进行打压、迫害的手段!000232,三十年上访,我是无奈的,我自认为,我的冤情,在中国司法界也是极少的案例,也是极大的耻辱!对于这起命案,我敢与你000232以及三级公检法,在媒体面前公开对质,你敢在媒体面前再说一遍“法院已经将对方给判了,她还没完没了告了二十几年吗?”000232,该命案,公安机关的错是永远抵赖不掉的,我和你反映四个诉求,你一个都没听,就让人把我拖出去,你违背事实、偏听偏信,出口伤人,你的言行,公然充当大连恶警的保护伞!

人民来访接待室本就是倾听群众呼声的地方,老百姓在地方寻求不到公道,来京就是相信中央,就是向中央诉哭、诉冤。在国家信访局、最高法院、最高检有时也会看到上访群众在喊冤、也有嚎啕大哭的,也有在大喊官员不作为,但结果,有的被劝走,有的喊一会儿、吵一会儿也被劝走离开。
而2019年12月18号,我的哭声、冤声,竟然遭跨省调查、抓捕!(2019年12月19日,辽宁省信访局某领导亲自调遣普兰店区政法委书记王国文,20号,王国文召集相关部门开会)可见,为了打压,迫害,个别当权者还真是费尽了心思!

权,究竟为谁所用?公权力沦为某些官员横行霸道的资本!

2019年8月31日,区政法委王国文书记接待我时说:“上访,在我这不分有理没理。”这话听的我很惊讶!辽宁省2018年就在搞“五级书记抓信访”,“不分有理没理”的信访如何来抓?!我申诉、上访三十余年啊!!他们不仅视而不见、还不停地打压、迫害,他们听不得、也不准百姓有冤(怨)声、哭声、在他们的眼里,王永红上访影响他们的政绩,他们就可以定你违法、逮你定罪。
目前,我(王永红)的人身安全仍遭受威胁,随时会被构陷定罪!虽北京律师已找好,但在依权治国的当下,法律能斗过权力吗?兹公开本人遭遇,以供党政司法领导及公众评审、关注!

同时,请公安部相关部门亲自调取2019年12月18日东堂子胡同人民来访接待室内、外监控。

命案被害人:王永红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蓬莱市医院在重大医疗事故中得到包庇

  • 下一篇:从“抗疫名人排行榜”看言论自由和分权的首要价值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