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公民建议书:警察着防疫服装时应标示警号         ★★★
公民建议书:警察着防疫服装时应标示警号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22-05-17 09:46
在2022年4月25日,笔者曾发表一篇小文《基于行政公开原则“大白们”应当贴上身份标示》,小文最终有7000多阅读量。对于笔者这种只有二百多微信好友的人来说,这样的阅读量已经足以显示小文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共鸣,清华大学著名的行政法学专家何海波教授还专门点赞,也证明小文的基本立论是站的住脚的。



笔者曾有意将之作为公民建议书邮寄相关的权力部门,但最终因为各种顾虑而没有去做。

因为疫情还在延续,且短期内看不到终结的希望,警察执法在所难免。笔者最近在微信看到多个视频片段,显示警方执法过于恣意,无视正当的行政执法程序,执法尺度不符合比例原则,在网上流传,引起了巨大争议。既伤害了被执法者,也损害了警察的执法形象,对各方都不利。

从政治学角度看,警察作为暴力惩戒权力的直接执行者,是有合法使用暴力的权力的。所以警权被视为一种必要的恶。因为警察具备直接损害行政相对人或者犯罪嫌疑人的权力,所以尤为值得警惕。这也是警察暴力执法的案件最容易成为舆论焦点的原因。这从美国弗洛伊德案引起遍布全美的游行示威就可以看出。

正因为人们明白警察权力作为必要的恶的本质,所有具备基本正义性的现代国家,对警察权力的监督是全方位的。既包括法律法规对权力行使的程序和实体的限制,也有正当法律程序的要求,也有比例原则的约束,还有新闻监督、舆论监督。

无论是从方便监督角度还是从便利相对人寻求公力救济的角度,执法者亮明自己的身份都是前提。但在疫情期间,警察不方便穿着带有警号的正式警服,需要穿白色的防疫服装。虽然警察穿的防疫服也标明了“警察”的字样,但却没有标示警号,也只露半张脸。这个就没法确定执法警察的具体身份。

历史和现实一再教育人们,不能对人的自律抱有过高的期待,在无法监督又无法追责的情况下,人就容易恣意恣睢甚至作恶,警察作为自然人也不例外。

从保障人权、行政公开、权责自负原则出发,警察穿的防疫服装应当标示警号。而且做到这点也非常容易,并无增加多少成本,在左侧胸口和背部贴上醒目的警号即可。

恳请贵机关深思采纳并尽快实行之。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公民建议人:刘书庆
2022年5月7日

附:
1.身份证复印件:
2.《基于行政公开原则“大白们”应当贴上身份标示》:

基于行政公开原则“大白们”应当贴上身份标识

因为疫情的原因,人们居住的小区多了很多“大白”,他们全身罩着一样的衣服,只露出一张脸,衣服上也没有任何能识别其身份的标志。而他们事实上却承担着疫情防控的行政管理职能。这些“大白”虽然不是决策者,只是一般的辅助人员,有的也没有正式的行政身份,就是简单的所谓“志愿者”,但他们实际从事着的就是行政管理。

孔老夫子提醒人要慎独。我理解的“独”,不只是人在独处的时候,也包括人混迹在人群中,成为某个统一着装面目模糊无法被准确识别的群体一员时,当然还包括高居殿陛之上的人。说白了,一个人不被监督的状态就是独。

所谓慎独,就是人在不被监督的状态下,特别要小心谨慎,要随时自省和检点自己。因为“独”的状态下,人容易恣意放纵甚至作恶,毕竟不被监督的状态就是无需承担责任的状态。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下面的场景在网上已经多次出现。



有不少市民已经愤怒地称呼这些大白们为“白卫兵”。这些人打人的时候一哄而上,打完人如鸟兽散,也不允许人们近距离拍照录像,受害人挨一顿打,也搞不清他们是一些什么人。所以也无法寻求公力救济。这些人狂妄恣睢,有点小权力就为非作歹却得不到任何惩戒,因为他们无法被识别。

这些“大白”们的职责包括核酸检测、设置路障、检查健康码,为隔离的社区和方舱分发食品蔬菜,消毒。事实上也赋予了他们惩戒不服从者的权力,尽管这权力赋予的正当性是形迹可疑的。这惩戒的权力在行使的过程中,就可能越界滥用违法甚至犯罪。这是由惩戒权力的性质决定的,所以就可能会出现殴打市民、强闯民宅、虐杀宠物以及各种反智反科学反人道的荒唐之举。

以上这些行为都是疫情防控下的行政管理行为,有的有执法主体资格,比如警察、城管,有的没有,如抽调的一般公务员或者社会人员。这些没有执法主体资格的人员,其行政管理的权力也是来自于行政委托,哪怕他们从来没有正式的委托手续,或者根本就没有委托。只要他们是权力机关派来的,其行为后果就应当由委托机关来承担。

从行政公开原则可以轻易推导出,一个合法的行政行为,必须具备主体适格的条件。所以,亮明自己的身份是合法行政的第一步。

鉴于“大白”们在短时间内面对很多行政相对人,重复性地向相对人告知自身的身份很繁琐,不便利,在他们穿的防疫服装上贴上标识他们身份的信息,就显得很有必要。如果是警察,应当标示姓名和警号,如果是城管,应当标示其姓名和单位,如果是抽调的一般公务员或者社会人员,则应当标示其姓名和委托的行政单位。

贴上标示他们身份信息的标志后,相信会提高这些“大白”们的守法意识,也会降低防疫管控下“大白”们与市民的冲突,是多赢的举措,期待尽快实施。

刘书庆
2022年4月25日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程渊妻子致湖南赤山监狱刘冬伟的公开信

  • 下一篇:天津四十公民联名控告政法委书记-赵飞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