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宪法日李蔚向杭州监察委寄控告书         ★★★
宪法日李蔚向杭州监察委寄控告书
作者:李蔚 文章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8-12-05 01:02
——李蔚在杭州被警察非法打伤维权通报(2018年12月4日)

2018年12月4日是第五个国家宪法日(以前这一天叫“全国法制宣传日”),也是第一个“宪法宣传周”(2018年12月2日至12月8日)。这次宣传周活动的主题是尊崇宪法、学习宪法、遵守宪法、维护宪法、运用宪法。

中国宪法不仅关乎国家政体,还关乎人权。保障人权的国家政体,才是民众拥护的政体。维护公民自身权利,就是对宪法最好的维护。

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即将来临。“世界人权日”是由联合国大会确定,目的是提醒人类,现时在人类的社区及全世界,还有持续的人权问题。要让人权在全世界得以落实推行,还有赖全人类的努力。

2018年12月4日国家宪法日,第一个“宪法宣传周”(2018年12月2日至12月8日),我向浙江省杭州市监察委员会邮寄《控告书》,控告:

1.杭州市公安局九堡派出所警察朱云峰及3名辅警非法限制李蔚人身自由并殴打致伤,涉嫌滥用职权犯罪;
2.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和九堡派出所有关人员涉嫌嫌故意隐匿、销毁证据犯罪;
3.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九堡派出所违法侵犯其他公民人身权利,将他们带到派出所采集指纹、DNA和手机数据;
4.杭州市江干区监察委驻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工作人员周某等人涉嫌渎职。

2018年3月3日,我到达杭州旅游,一人入住当地酒店。接近午夜,九堡派出所人员敲门,我出示身份证后,辅警要求我到派出所提取指纹、DNA和采集手机数据,并且明确告知我并无违法犯罪嫌疑,仅是因有前科。我怀疑其身份及规定的真实性、合法性,索要传唤证,却被打伤背铐强制带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执法办案区,我先后被关押10余个小时,见证了还有其他有前科人员被带到派出所查手机数据。

2018年3月6日,我向浙江省杭州市监察委员会邮寄过控告书,后该控告材料被转至杭州市江干区监察委。

2018年4月10日15:04,杭州市江干区监察委派驻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纪检组工作人员周先生给我打来电话说:我写给江干区监察委关于警察朱云峰等殴打本人的控告书(2018年3月6日寄出的)已经收到,并于4月9日受理,结果将于三个月内反馈。如果情况复杂,会延长处理时限。

2018年4月17日,我分别向杭州市江干区监察委及其派驻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纪检组邮寄了(补充)控告书,并附有相关证据材料。

自2018年4月9日至今,整整8个月过去了,干区监察委及其派驻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纪检组没有给我任何回复。其间,我多次拨打电话(0571-87283223),要不说负责人不在,要不无人接听。为此,不得不向上级监察机关反映和控告。


自2018年9月中旬以来,我一方面因忙于其它事情暂停维权动作,另一方面也是期待杭州警方在此期间低调处理此事件。不过,现在看来是我一厢情愿。

另外,广州孙世华律师事件出现后,为不分散网络关注度,我也刻意暂缓维权。

关于我维权的意义:

1.我的维权不仅涉及我个人,还有较广的社会意义——警察滥权、自我扩权并不鲜见;
2.我没有死,并且没有被抓,所有的细节情况公开说得清清楚楚,一切真实无虚构;
3.整个过程,我没有一点问题,否则杭州警方一定会处罚我并公开我的违法证据;
4.我坐过牢,但没有说过高大上的所谓政治抱负,仅仅是一名关注法治/法制的人权捍卫者,关注我维权不算政治上有问题;
5.我经历较多,有较强的抗压能力。

在杭州事件之前,见过我的照片和知道我的人极少,因为我不太出名,因此需要简单说说自己:

我研究生学历,懂得法律,有良好的修养,没有那么多乱其八糟的事情。虽然单身,性取向正常,但从未嫖过娼;虽有吸烟的不良嗜好,但不爱喝酒,即使醉了也不会散酒疯和胡来,毒品从来不沾,更不会贩毒;虽然经济条件不好,但是北京有房,可以向有退休金的父母蹭点吃喝,不会去诈骗、贩毒、盗窃和抢劫。——看起来像是征婚启事,但不虚假。

在2012年12月发起的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签名征集活动中,我是主要发起人和推动者之一,我掌握者接收签名短信的手机和邮箱。近100天,白天出去跑做些宣传和协调工作,晚上整理名单,常常工作到凌晨1点多钟。EXCEL电子表格是我使用的工具,搜集有完整的姓名、职业、所在省市、电话、邮件等信息,许多公民圈中的朋友就是那时相识的。每天通报签名征集情况,并做图片和文字发布,每天发1000封邮件(两个谷歌邮箱,当时每个每天最多发500封邮件)和若干微博。对于以上工作,我自认为认真和到位,原因是学校教育和自我训练以及10多年的大企业工作历练。

关于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横幅和牌子我没有举过,因为我认为自己要干更重要的事情。2013年3月31日,西单“四君子”被抓后,我是第一个被抓的,理由是:我带人到西单教育部门前举牌点蜡烛声援张林的女儿张安妮上学。当然,确有其事。

还有就是曾经做过一些公民聚餐的组织工作。

曾经写过一些东西,但关注的是别人,没有自己。

你担心我的今天是你的明天吗?请关注和支持我维权!

李蔚
2018年12月4日

控告书

控告人:
李蔚,男,汉族,47岁,北京市人,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庄小西天XXXXX,邮编:100082,电话:13269350956

被控告人:
朱云峰,杭州市公安局九堡派出所警察,警号33015146
沈水祥,杭州市公安局九堡派出所辅警
闻伟强,杭州市公安局九堡派出所辅警
朱林林,杭州市公安局九堡派出所辅警
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及下辖九堡派出所涉嫌故意隐匿、销毁相关执法记录仪和酒店监控视频证据的相关人员
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九堡派出所涉嫌侵犯其他公民权利的其他违法人员
周先生等人,杭州市江干区监察委驻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工作人员

被控告机关:
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九堡派出所
杭州市监察委

控告请求
1.彻查杭州市江干区九堡派出所警察朱云峰等人在括苍精品酒店殴打并非法限制控告人人身自由的暴力违法行为;
2.对朱云峰等人涉嫌违法和犯罪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3.对朱云峰等人涉嫌滥用职权犯罪调查终结后,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4.要求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给予朱云峰等人纪律处分;
5.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及下辖九堡派出所有人故意隐匿、销毁对控告人所谓“执法”过程的执法记录仪和酒店监控证据,对此也应立案调查处理;
6.调查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九堡派出所违法侵犯其他公民人身权利,将他们带到派出所采集指纹、DNA和手机数据的违法情况,视情节处理;
7.调查处理杭州市江干区监察委驻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工作人员周先生等人在处理控告人控告九堡派出所警察等违法犯罪一案中的涉嫌渎职情况。

事实
2018年3月6日,控告人已经向浙江省杭州市监察委员会邮寄过控告书,后该控告材料被转至杭州市江干区监察委。
2018年4月10日15:04,杭州市江干区监察委派驻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纪检组工作人员周先生给控告人打来电话说:控告人曾经写给江干区监察委关于警察朱云峰等殴打本人的控告书(2018年3月6日寄出的)已经收到,并于4月9日受理,结果将于三个月内反馈。如果情况复杂,会延长处理时限。
2018年4月17日,控告人分别向杭州市江干区监察委及其派驻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纪检组邮寄了(补充)控告书,并附有相关证据材料。
自2018年4月9日至今,整整8个月过去了,干区监察委及其派驻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纪检组没有给控告人任何回复。其间,控告人多次拨打电话(0571-87283223),要不说负责人不在,要不无人接听。
为此,不得不向上级监察机关反映和控告。

控告人(手机号13269350956),北京居民,曾经被判刑入狱。由于近些年参加一些公民活动,特别是因参加被人称为“新公民运动”的活动后,被北京警方认定为“重点人”。
北京三月份“两会”期间,本人自行于2018年3月3日到达杭州旅游,当晚20时许独自一人入住杭州市江干区九堡家苑二区三排的括苍精品酒店二楼8202房,这是一个标准间。入住后,控告人打开空调热风,洗澡、洗衣。
当晚23时,控告人正准备休息,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来人自称警察,说是“喝茶”。(实际上“核查”,控告人当时误以为是当地国保找来“喝茶”。)开门后,控告人到两个辅警,称是九堡派出所的,查验身份证。控告人立即配合出示,他们说,因有前科,需要到派出所做指纹和笔录。(实际上,控告人后来了解和在派出所看到,有前科记录的,都被带到派出所,采集指纹、DNA、要手机密码打开手机并连接到警察的设备上采集手机内资料信息、做笔录。据说,这是浙江省公安厅的内部规定。不过,根据控告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浙江省公安厅否认存在该项规定。)
控告人当时很诧异:一方面,控告人的指纹在公安系统中有;另一方面,怀疑这个要有前科人员去派出所采集指纹等的规定是否真的存在,因为这种规定是侵犯人权和违反法律的,由此导致控告人怀疑来人是否是绑匪,而不是真的警方人员。
控告人问这两名辅警:“我是否违法犯罪?”
辅警答:“没有。只是我们这里的规定,要去派出所核查。”
控告人:“那么,请拿传唤证来。”
随后,控告人关门。
半分钟后,又响起敲门声,仍自称警察。控告人要求他们出示传唤证,回答没有,但必须跟他们走。
控告人告诉他们,控告人是配合北京公安“两会”维稳,从北京来外出旅游的。
正在交流过程中,门突然被踹开。控告人当时正站在在门边,向后躲。一下子冲进5、6个人,为首的是警察朱云峰(警号33015146,这是事后确认的),不容分说,拿着警棍上来就打,边打还边怒骂,意思是说没有见过你这么不配合的,看你敢不敢……
由于殴打猛烈,控告人当时已经大、小便失禁。
朱云峰同时还指挥其他人打控告人。
当控告人被按到在里侧床上时,仍不停地拿警棍殴打控告人头部、背部、腰部和手臂。后来,朱云峰指令:“给他戴上背铐!”
这一过程持续了大约3分钟,其间朱云峰连续不断地用警棍击打控告人的头部、肩部等部位,还有人拿棍子捅控告人的背部(后来发现控告人的保暖内衣背部出现两个洞),同时也有其他人打控告人的四肢、背部和腰部。
控告人被戴上背铐,他们将控告人拖出房间。朱云峰命令一个人:“带上他的手机!”
在门口时,控告人请求穿上鞋子和加一件衣服。于是朱云峰又将控告人打倒在地,手脚并用。
停下来后,将控告人推下楼,塞进警车,带到九堡派出所。
到派出所大院内,控告人被从警车上推下,来到派出所执法办案区(事后了解到)门口,朱云峰又喝令控告人:“蹲下!”
控告人回答:“我不会蹲下的。我不是违法犯罪嫌疑人!”
朱云峰上来又对控告人拳打脚踢,将控告人按倒在地。控告人说:“地上凉。”这才允许控告人坐在院子的水泥地上。
朱云峰站在控告人右侧,也是执法办案区大门右侧,对控告人说话,意思是在这里老实点。院里站了十几个警察和辅警,围成一个圈,坐在地上的控告人是这个圈上的一个点。
控告人对朱云峰及周围的警察和辅警说:“你们执行公务,不管这个规定是否合法,如果有轻微违法,我都可以包容,”转向朱云峰,“但是你打我,并且下手如此狠毒,这就是私仇!你敢亮出你的警号吗?!”
朱云峰当时将执法仪挡住警号的部分数字,不敢露出全部警号,但是控告人牢牢地记住了露出的部分警号“0151”及他的相貌特征。
过了一会儿,朱云峰将控告人带进执法办案区,将控告人推到墙边,面冲墙,搜身之后,送进检查室,交给那里的辅警后离开。
以上整个过程,控告人没有反抗甚至谩骂。
在检查室,控告人被要求解下腰带、掏出随身所有物品,辅警将这些物品放入一个袋子中,然后放进一个类似超市存物品的自动柜中,出来一个条码交给控告人自行保存。
然后,辅警要给控告人提取唾液(DNA)和采集指纹,被控告人拒绝。辅警又要控告人打开他们从宾馆房间床头桌上带来的手机,要控告人说出密码。同样控告人也拒绝,说“这涉及我的隐私。”辅警随后打了一个电话,对对方说:“这个人很拽!什么都不做。”对方好像说,先等等吧。
这时,控告人感觉右脸有点湿润和疼。
过了一会儿,一名自称是值班沈副所长/指导员的警察下来,控告人立即向他投诉了被警察殴打的情况。过了一会儿,自称莫副所长的人下来,问了问控告人的情况,控告人也向他投诉了被警察殴打的过程后,他又走了。又过了一会儿,他们发还控告人东西,把控告人带出了执法办案区,要控告人在派出所办事大厅等着。

3月4日凌晨2点多钟,在外界的声援下,九堡派出所才派人将控告人送到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治疗。在去医院途中,控告人拨打了110对警察殴打控告人的事件报警。

3月4日10时许,九堡派出所警察李刚和另一名警察(警号33116058和33115383)称接到上级指令,就本人向110报警称遭警察殴打一事进行询问,并对本人做了询问笔录。并要本人在一张权利义务告知书上签名,但拒绝给控告人该告知书,也不允许控告人拍照。
3月4日下午15时许,控告人被九堡派出所王晶副所长叫到执法办案区,作为阻碍执行职务的违法嫌疑人被审讯,审讯人是自称彭埠派出所的一名警察和江干区分局治安大队的一名警察,他们两次对控告人进行了审讯。
此次在被关押约9个小时后,3月4日23时15分,王晶副所长进来,将控告人带出执法办案区,并说:“经调查,你没有违法之处。”
3月5日,控告人和纪中久律师一起来到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向督查大队长王德安口头投诉控告朱云峰等人殴打本人的情况。
3月6日,分别向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督察大队和江干区监察委快递了书面的控告书。

2018年3月8日,杭州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出具的相关诊断记录:
(一)医疗诊断证明书
诊断:
右枕部皮下血肿
多处软组织挫伤
治疗意见:
患者2018.03.04因身体多处被打击,头面部,双上肢及左下肢多处皮肤挫伤,我院CT提示右枕顶部皮下血肿,2018.03.08我院CT复查提示:右侧枕部头皮血肿,比较2018--3-04片,吸收好转。颅脑CT平扫颅内未见明显异常。特此证明,建议休息三天。不适随诊。
(二)门诊病历单
2018-3-42:45:24
【现病史】
3小时余前身体多处被打击,头面部,双上肢及左下肢多处皮肤挫伤,伴头痛,腰痛,无呕吐,无胸闷气急,无晕厥等。
【体检】
头面部,双上肢及左下肢皮肤可见多处挫伤,左足血痂,无活动出血。
3月5日上午,在经历了两天折腾之后,才发现自己保暖卫衣脊柱对应部位有两个洞,明显是警棍捅破。身体后背、腰部、肩部、手臂上端多处青紫或颜色泛红。

2018年3月3日和3月4日,控告人先后两次被关进九堡派出所执法办案区,共计10多个小时,其间见证了多名有前科人员被带到执法办案区。听到有被核查人询问辅警,我的手机里的东西不会被泄露吧?辅警答,不会,公安局不会的。其间还有被核查人员的手机有来电,不允许被核查人接听,辅警接听:“他没事,马上就回去了。”

控告理由
1.在控告恩无任何违法犯罪嫌疑的情况下要带控告人到派出所提取指纹、DNA、手机数据和做笔录无法律依据
控告人刚到杭州,无任何违法犯罪嫌疑,警方人员也明确告知控告人其无违法犯罪嫌疑,只是因有前科,警方即超越法律法规要求控告人到派出所提取指纹、DNA、手机数据和做笔录。
居民身份证是我国公民的法定证件,对持证人有详细的信息记录,在此之外,警察做其他身份查验,没有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九条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对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员,经出示相应证件,可以当场盘问、检查;经盘问、检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将其带至公安机关,经该公安机关批准,对其继续盘问:
(一)被指控有犯罪行为的;
(二)有现场作案嫌疑的;
(三)有作案嫌疑身份不明的;
(四)携带的物品有可能是赃物的。
对被盘问人的留置时间自带至公安机关之时起不超过二十四小时,在特殊情况下,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延长至四十八小时,并应当留有盘问记录。对于批准继续盘问的,应当立即通知其家属或者其所在单位。对于不批准继续盘问的,应当立即释放被盘问人。
经继续盘问,公安机关认为对被盘问人需要依法采取拘留或者其他强制措施的,应当在前款规定的期间作出决定;在前款规定的期间不能作出上述决定的,应当立即释放被盘问人。
警察应按照法律法规执行职务,而不能仅口头宣称依照没有公开且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内部规定从而侵犯公民权益。
控告人刚到杭州,并不涉嫌任何违法犯罪,明显不符合《警察法》第九条规定的情况,却被朱云峰等所谓执行职务殴打并强制带到派出所采集指纹、DNA、提取手机数据和做询问笔录。

2.酒店作为公民临时住所,属于公民住宅范畴,在控告人没有任何违法犯罪嫌疑的情况下,随便破门而入,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我国宪法规定,公民住宅不受侵犯,在法理上,“住宅”应当包括一切以居住或私人生活为目的的、被合法私人占有的场所。出租房在此列,酒店客房自然也应当在此列。入住酒店,实际上是客人与店主之间签定的一个租赁合同。对于一个合法经营的酒店来说,当客人交纳了押金拿到了钥匙,这个租赁合同就开始合法履行了。酒店就成为公民的临时住所,法律上的住宅。因此九堡派出所在深夜查房、破门闯入是典型的扰民执法,应当承担侵犯公民住宅权的法律责任。

3.警察朱云峰等闯入房间后没有任何根据野蛮殴打控告人
控告人多处受伤显示了殴打时间长,殴打力量大,手段残忍。多处伤痕显示警察朱云峰主观上积极伤害控告人,打击部位包括前额,后脑,显示加害者不计伤害后果。本案中显示出的其残忍殴打行为与执法没有分毫关系。

4.朱云峰等违法对控告人使用警棍和手铐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四十九条人民警察违反规定使用武器、警械,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十四条人民警察违法使用警械、武器,造成不应有的人员伤亡、财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对受到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员,由该人民警察所属机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给予赔偿。
警察朱云峰等人违法对控告人使用警棍殴打,并在没有任何法律法规依据的情况下对控告人使用手铐。

5.朱云峰等涉嫌滥用职权罪
控告被杭州警察打伤并违法带到派出所后,国内网友在自媒体广泛传播,境外媒体也有数十次报道。该事件发生在“两会”期间,影响十分恶劣。控告人认为,杭州警察打伤控告人的事件符合根据监察委职务犯罪58个罪名立案量刑最新标准第十五条第3款:
十五、滥用职权罪(刑法第397条)
(一)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1.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3人以上,或者轻伤9人以上,或者重伤2人、轻伤3人以上,或者重伤1人、轻伤6人以上的;
2.造成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的;
3.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4.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

6.朱云峰等违反相关纪律法律法规
《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
第二十五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
(一)以殴打、体罚、非法拘禁等方式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
第二十二条 人民警察不得有下列行为:
(三)弄虚作假,隐瞒案情,包庇、纵容违法犯罪活动;
(五)非法剥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搜查他人的身体、物品、住所或者场所;
(七)殴打他人或者唆使他人打人;
(十二)其他违法乱纪的行为。
《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
第十一条 体罚、虐待违法犯罪嫌疑人、被监管人员或者其他工作对象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
实施或者授意、唆使、强迫他人实施刑讯逼供的,给予撤职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开除处分。

杭州胜景吸引着全国游客,包括控告人在内,但杭州江干区警察朱云峰等不但造成控告人身体伤害,还败坏了杭州的法治环境,损害杭州在国内外的美好形象。虽然控告人曾经入狱服刑,但并不表示控告人还会违法犯罪。控告人是一名自由公民,享有中国公民的一切权利,不是二等公民。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九堡派出所工作人员对控告人的歧视和殴打,超越法律和法规的授权,应该得到监察机关的重视和处理,也应该受到社会的关注。

此致
杭州市监察委员会

附:
1.证据照片16张
2.李蔚身份证复印件
控告人:李蔚
2018年12月4日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法律被权力左右 维权人士将被枉判

  • 下一篇:越战老兵陈亚雄在被关押期间患病向社会求助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