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2013年4月月刊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内蒙古刘晓梅上访被警察儿子抢包送入精神病院         ★★★
内蒙古刘晓梅上访被警察儿子抢包送入精神病院
作者:高峡 文章来源:《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 更新时间:2013-05-10 23:47
刘晓梅是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阿荣旗那吉镇的居民,1948年出生,今年六十五周岁,曾在阿荣旗劳动人事局做过保管员(无编制),刘晓梅儿子王伟是名警察,现是阿荣旗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2001年,刘晓梅的女儿因购买化肥被人诈骗。刘晓梅历尽千辛万苦,用了三年时间,终于在2004年1月16日,将主犯抓捕归案。但因罪犯给了钱,公安局不但没将罪犯绳之以法,还将罪犯放了。刘晓梅因此不断上访,告公安局不作为。结果公安局两次将刘晓梅送进了精神病院。4月30日,《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记者高峡结合刘晓梅早前寄给本刊的材料,电话采访了刘晓梅,以下是访谈全文。
高峡(以下简称高):你好,你是刘晓梅吗?
刘晓梅(以下简称刘):是。
高:听说你因为上访,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是这样吗?
刘:是的,我被公安局两次送进了精神病院。
高:第一次是在什么时候?
刘:2007年3月31号,我那天是到陕西看病回来,还在火车上,就被他们截访了,带到招待所。
高:是哪些人?
刘:呼伦贝尔阿荣旗公安局的。公安局长杨世昌亲自跑到招待所里对我说:“我们给你解决问题,先到齐齐哈尔203医院作核磁共振检查。”然后,就把我拉到警车上。
高:后来呢?
刘:车子没开到齐齐哈尔,是开到黑龙江富裕县二道湾精神病院。公安局的葛中诚、杜彦军办的入院手续。那天是礼拜六,医院都在放假。直到星期一,全院的领导才对我的精神状态作了全面审查。
高:有哪些领导?
刘:有院长、副院长、医务科长,好几个人。
高:他们怎么审查的?
刘:他们就问了我一些问题,我都对答入流。
高:他们怎么问你的?
刘:他们就问:“什么事叫公安局送这儿来的?”我说:“打官司。”然后又问了年龄、家庭情况,还有案情的情况,我都对答入流。问完之后,医院感觉问题严重,认为不是精神病人,怕被家属控告,马上给公安局打电话。
高:怎么说的?
刘:院长说:“你把我们医院当成啥了,家属不得告我们吗!限你们两天时间把人接回去,不接我们送回去”。
高:这次你是哪天出院的?
刘:4月5日出来的,是我儿子连夜赶过来,找到领导,办了出院手续。在办手续时,发现了齐齐哈尔第一神经精神病院出的造假病历,说我是偏执性人格障碍。
高:你是什么时候作的鉴定?是在什么情况下作的鉴定?
刘:2007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怕我上访,阿荣旗公安局将我控制在一家名叫“蓝天”的招待所。3月19日,来了四个人,二男二女,说是自治区政法委的来了解解决我的问题,谈了一会后他们就走了,也没签字。后来我才知道,这四人是齐齐哈尔第一神经精神病院的,是阿荣旗公安局让他们来给我作所谓精神病鉴定的,我就这样被他们鉴定成了“偏执性人格障碍”。
高:你真有精神病吗?听说你后来自己又作了鉴定?
刘:是的,2009年6月4日在北京时,我到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作了个检查,当时就说我没精神病。后来我找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出了份诊断证明书,证明我“未见精神异常”。
高:这次被送进精神病院后,阿荣旗公安局没给你一个说法吗?
刘:没有。我就说要告他们,他们就强迫我签了一个协议,不追究他们的责任,就给两万五千元的补偿,不签,就不给。但后来我还是在上访。
高:第二次送精神病院是啥时候?
刘:是今年3月26号下午一点四十分左右,那天我在家里,当时一下来了六名警察,开了两个警车,有金冬云、刘昆等,还有派出所长朱英杰。他们说我到海拉尔信访,就把我拽到警车上,当晚七点二十分左右我被拉拉到呼伦贝尔牙克石精神病院六科室,六科室主任马世友亲自把我收下了。
高:到了精神病院呢?
刘:到了精神病院后,就把我交给六科主任马世发。我就跟马主任说:“我没有病,怎么把我送这儿来?你这是违法收治。”他说:“这是观察呢。”
高:然后呢?
刘:然后就给我吃药、打针。如果不吃药,就把手脚绑在床上,使劲灌。不打针,也一样,把手脚绑起来,强迫打。打针的时候,是两只手一起打。有时,左手打完了,就拔掉针管,再在右手扎个针眼,又与右手的针管同时打。
高:吃药打针之后有什么反应吗?
刘;反应可大了。腿发软,嘴干的直抽,喝水都咽不下,说不了话,嗓子疼,心累,心跳,身体虚的很。我就给大夫说,能不能少给点药。大夫说,不行,不能减。病房里50多个人,就我一个人打针。因为公安局给了钱。他们就是想让我死掉,恐怖得很。
高:你女儿他们没来吗?
刘:来了,我姑娘和姑爷都到了医院,要医院放人,医院不放,姑娘和姑爷就在医院打横幅。
高:打的什么内容?
刘:上面写的“违法收治刘晓梅”。医院被闹得没办法,就给公安局打电话,公安局的齐众国就到医院签字,我也签字,才出院。
高:给手续了吗?
刘:啥手续都没有。走的那天,正好是小清明4月4号,公安局还管姑娘要了五万元的保证金,要保证不上访,如果上访,就不退了。
高:你儿子是干啥的?他对你的事怎么看?
刘:也是公安局的,现在是治安大队副大队长。今年3月8日两会我在公安部上访时,我儿子王伟就在公安部阻止我上访,还抢断了我包的带子。回来后我儿子就和公安局一起策划并签字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当天我进精神病院时在前一辆警车上,王伟在后一辆车上,还拉开距离怕我发现,到医院也是他交有款。唉,家丑都不好对外人说。其实他们也是在利用我儿子,我原谅他。
高:你还告他们吗?
刘:告!我就是要告他们,告公安局,告信访局。我也不要钱了。我现在还在养身体,过段时间就上北京。
高:多保重。
 
2013-4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辽宁营口被精神病者马秋满:冤就冤了,不敢再上访了

  • 下一篇:关于《中国精神卫生法》正式施行的公开信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