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二十七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半生上访的辛酸与遥不可及的清白路——专访山东崔兰香         ★★★
半生上访的辛酸与遥不可及的清白路——专访山东崔兰香
作者:佐真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4-10-10 07:43
2014年8月6日,崔兰香因在北京上访,被带到户籍所在地齐都派出所讯问室传唤17个小时后,再被处罚行政拘留7天,接受完处罚的她再次来到北京上访,这种非法行政作为的迫害已经伴随了她持续23年的上访历程,10多次被关敬老院、一次劳教、两次精神病院、在加上拘留的话,她自己说这些被迫害的时间加起来的话已经在十多年了!!
 
崔兰香,女,53岁,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齐都镇西古村村民。
 
笔者在北京见到了这个身体微胖的女士,说话铿锵有力、思路清晰的她介绍了这23年的上访路,尤其是在被关押精神病院期间,不仅失去的是自由,医院乱给人吃药导致的后遗症困扰及伤害,可能此生都无法完全恢复过来。
 
一起简单的民事案件,因法院判决不公,崔兰香91年开始上访,刚开始各级部门热情接待,态度还算可以,就是没有合理的处理结果。 到95年2月23日的时候,山东省公安系统厅、市等机构代表到淄博给崔兰香处理上访问题,当时交流的结果是在临淄区外给她找份稳定的工作,然而这个处理结果,最终因地方某些领导的不作为导致没有落实下来。
 
为了落实因某些领导干扰而没落实的工作,崔兰香于97年把材料递交到了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的手里,经过吴的批示转到了地方,崔以为看到了希望,然而等待她的不是问题的处理,而是被劳教两年。
 
2003年8月19日,崔兰香在北京中纪委正常上访,被截访到驻京办,20日被齐都镇政府接回关在本镇的敬老院里,由派出所警员看着。
 
8月22日,齐都镇政府拿着一张淄博市第五人民医院的诊断书,对崔兰香的父亲崔新民说她患有偏执性精神病障碍,由时任西古东村会计崔顺江起草了”同意入院治疗委托书” ,并由她父亲签字确认。该委托书说明作为崔兰香的父亲,同意委托齐都镇政府办理有关住院的手续。至此,齐都镇政府拿到了送她进精神病院的这扇大门的钥匙,24日被送入齐陵精神病医院,迫害至此开始。
 
崔兰香说” 在敬老院关押期间,我并未见任何精神病专家,也未有相关资质的医师给我做精神鉴定,村书记崔林江用车把我父亲拉到大队办公室,说我有偏执性精神障碍症,还对我父亲说你又没钱 给她治疗,你签个字、摁个手印,我们给她治疗,就这样在父亲未见到我的前提下被他们蒙骗签字,而村书记、村长、会计还做了证明人。”
 
8月24日下午,齐都镇政府、派出所及齐陵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联合把崔兰香送入医院,并给她注射一支镇定剂昏迷后,拿走了她身上的钱物及上访材料。由于药力过猛,第二天醒来后,自己吃饭的碗都颤抖的拿不稳!
 
入院后,每天要服用三次”加落定”(音),早上中午各两片,晚上三片,后来又增加”奋乃净”等药物,由于副作用太大,她出现了记忆力减退、白血球缺少的症状,崔兰香多次向院领导反映希望停药,均没有得到回复。
 
崔来香说”2005年5月1日,我再三坚决要求停药,结果上瘾的加落定、奋乃净让我在停药后的前6天6夜没合眼睡觉,并就此导致了长期失眠。7月23日,医生又开出了”夜里轻”的安眠性药物,8月1日换了”甜梦”,24日变成”脑灵素”加”甜梦”,结果还是睡不着。9月12日,医生给用了脑复康,由于药不对症导致我19日晚吐了三口血,医生给我做了检查,诊断为慢性胆囊炎,当天就给我吃上”消炎立胆片”加”甜梦”。
 
由于病情加重,身体状况非常糟糕,2005年12月27日,由齐都镇党政办公室和崔父签署了一份监护协议书,在签字、按手印、并向政府集纳6000元保证金后,12月30日,崔兰香获得了自由,后来她才知道,父亲当时为了争取让她出来,在镇政府党政办公室整整坐了5天,这次关押达两年四个月之久。
 
出院时,崔兰香跟院方讨要一份病历,遭到对方拒绝,2006年2月4日,崔兰香前往淄博市第五人民医院医务科查询”精神病诊断书”出自何方,医务科表示根本没记录,并当时就给齐陵精神病院打电话,让他们出示该院的诊断证明,齐陵精神病院至今无下文。
 
由于有了此次关押的”前科”,2008年7月3日,北京奥运会前夕,北京城大力清理访民,在京上访的崔兰英被山东省信访办强行接回,次日上午先送到敬老院,下午在转到淄博市第五精神病院,并由该院的杜主任带人抢走她身上的400多元钱及所有上访材料,在入院后连续五天打针,打针的副作用让她近一个月看不清东西,因为要开奥运会,她一直被关押16个月22天之久。2009年11月25日医院通知政府接人,政府无人过问,医院才把她送回敬老院。而这一次连授权书都没人签署。
 
2013年6月17日晚,被齐都镇政府、派出所联合从马家楼接回,在派出所内限制自由13个小时,第二天下午4点,镇政府王主任带人把她转移到敬老院继续关押,并派出两名政府工作人员24小时轮班看守。
 
崔兰香说”他们规定要管我敬老院100天,结果又因三中全会召开为由增加了50天,直到11月14日下午,王主任才勉强放我走,还威胁说我再去北京新华门等地上访,就不是关这么点时间了”。
 
2014年1月20日,由于对生活的无奈和上访的绝望,崔兰香跟镇政府签署了承诺书,双方均有签字,承诺书最后一条写明:我不在追究镇政府的任何责任,不再提出其他问题。而政府赔偿的只是每月少的不能再少的补助罢了。
 
如此简单的条件就能化解一个上访者23年的冤屈,政府最后还是没有履行下来,崔香兰还像以前一样重复着上访流程,继续申诉,当然迫害也会如影随形。类似8月的拘留一样可能会陪着她在以后的上访路上一直走下去~~!。
 
 
”23年已经走过来了,以后还得继续!越访越多的冤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获得清白,不管怎么样, 我会继续努力”! 崔兰香说。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吉林通化崔美良为父伸冤被关精神病院

  • 下一篇:山东烈女子林秀丽被丈夫、政府5次关进精神病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