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三十六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湖南邓钦:“我宁愿坐牢也不愿关在精神病院”         ★★★
湖南邓钦:“我宁愿坐牢也不愿关在精神病院”
作者:慕道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5-07-09 07:15
今年41岁的湖南省祁阳县人邓钦通过一位访民知道笔者的联系方式后,电话联系到笔者,希望在北京南站谈她这十来年上访被拘押、被关进精神病医院的经历。选择在北京南站交谈,并不是邓钦准备在此乘车,而是因为该处临近国家信访办公室,且候车楼提供免费开水、卫生间设施、空调、休息坐椅等条件,所以经常成为访民的临时休息室与交谈地。
 
笔者在南站二楼候车厅见到邓钦时,她拄了一根拐杖。采访中,邓钦举止有些异于常人,情绪有时会变暴躁、不耐烦,似乎还有被迫害妄想症。邓钦的遭遇要从2006年她的离婚官司中,法官欧阳光撞击她脑袋的那天说起。
 
2006年4月20日,遭受了丈夫无数次的家庭暴力的邓钦向祁阳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但祁阳县法院不支持邓钦请求赔偿的合理诉求,而是选择对此案进行调解。法官欧阳光要邓钦接受调解并承担全额诉讼费用。邓钦据理力争,致副庭长欧阳光恼羞成怒,而用恶语羞辱邓钦。在双方争执中,副庭长欧阳光将邓钦拖倒在地,当庭殴打邓钦,并抓住邓钦的头撞墙壁。邓钦当即昏死过去。
 
经湖南湘雅医院检查,邓钦被诊断为:“脑挫裂伤,脑干挫伤,左耳听神经挫伤”。2007年1月22日,湖南省人民医院门诊病历记载:外伤后头痛、头昏,左耳听力下降9个月。9个月前,状况受损伤,伤后状况肿胀。起病以来,精神较差,多梦,性格改变,脾气暴躁,记忆力下降。
 
此案发生后,邓钦家人得知讯息,一面对她进行抢救治疗,一面与法院交涉,要求欧阳光承担责任。但欧阳光没有对邓钦补偿必要的医药费,致使医药费由受害人邓钦一方出。邓钦家人经济本不宽裕,在四处向亲戚朋友筹借下才交齐了医疗费。邓钦一方多次请求公安机关依法立案侦查此案,但均遭拒绝。为此,邓钦被迫走上上访之路。
 
回忆第一次被送精神病院经历,邓钦说:“那段经历挺残酷的。当时是祁阳县法院蒋兴国指挥法警把我押送到精神病院。2007年2月28日---3月6日,我被送在永州市芝山精神病院关押7日”,“第二次省人民医院精神科,他们要开一个什么会,关我进去,从2007年9月到11月,近两个月”。邓钦在2007年被两次关精神病院,一次是两会开会期间,一次是党代会期间,目的只是为了限制邓钦在这两个时间段内不去上访。
 
谈及精神病院内的情形,她说:“好残酷!好残酷!里面全是癫子。有时候会被他们挨打。在里边没有打过针,需要吃一些治疗精神病的药。感觉在里面比牢房里还可怕,里边的人全部精神不正常,他们疯疯癫癫的。没有人同我说话。我宁愿坐牢也不愿关在精神病院。那里不是人呆的地方”,“出院一般是我哥哥来接的我。住院期间我哥哥反复向法院、公安求情,求他们放过我。”
 
在持续上访几年间,邓钦共六次被送入精神病院,累计200多天。具体被送精神病院记录如下:
 
     l、2007年2月28日---3月6日:在永州市精神病院关押7日。
     2、2007年9月---11月:在长沙市第二人民医院精神科,关押近两月,其间遭受医务人员多次侮辱打骂和捆绑,受害人一个偶然的机会得以逃出。
     3、2008年元月---2月:在永州市精神病院关一月余。
     4、2009年8月---IO月:在永州市精神病院关二月余。
     5、2009年9月:在永州市精神病院关10余日。
     6、2010年7月-8月,关押于永州市芝山精神病院15天。
 
谈及第二次被抓进精神病院的情况时,邓钦问答如下:
 
问:(重点讲下第二次的经过吧)你第二次被关是在长沙?多长时间?
 
答:是的,二个月,当时好像要开一个什么会,关了48天。
 
问:去精神病院之前你在哪里?在哪里被抓去精神病院的?
 
答:去之前我在上访,在上访途中被抓。有次去法院找他们反映事情也被抓。
 
问:你之前有没有在看守所或监狱里边关过?
 
答:没有。我之前没有被关过监狱。一开始就在精神病院。在被关精神病院之前连拘留也没有。被关拘留所也只是最近这二、三年的事。
 
问:法院迫害你的人,你还记得他们的名字么?
 
答:叫蒋兴国。他不但强行压制这个案子,不给我治疗,然后包庇凶手,最后还把我搞到精神病院去关。
 
问:蒋兴国带了几个人去抓你?
 
答:他叫了法警大队的几个人强行抓我的。
 
问:就是说,你去法院了,他们就会抓你?
 
答:也不是每次在法院(抓人),有几次是在去北京的路上被抓。关48天这个,北京要开会了,他们就把我抓了。(在里面)很残酷很残酷,全部是癫子,可怕。
 
问:在里面挨过打么?吃药吗?
 
答:打啊!有时候也打,不是打的很厉害了。在长沙吃过一些药,在永州的精神病院没有吃过。在里边很可怕的,比牢房还可怕,里面没有正常的人,全是疯疯癫癫的人,没有人可以同我讲话。
 
目前,邓钦已无劳动能力,经医院鉴定为六级伤残。在长年上访、治疗疾病过程中,她向亲戚朋友东凑西借,现已债台高筑。邓钦的经历无疑是一个悲剧。悲剧的源头是2006年祁阳县法院副庭长欧阳光对她的暴打,导致邓钦悲剧者没有受到应有的惩处,而邓钦所期望的相关赔偿更是遥遥无期。但邓钦仍坚持着上访维护自己的权利。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河南王运华为争孩子探视权四次被关精神病院

  • 下一篇:两姐妹为亲伸冤关精神病院,被逼承认是政府帮“看病”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