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新闻稿件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我在被围困于家中的日子里         ★★★
我在被围困于家中的日子里
作者:刘飞跃 文章来源:自由圣火 更新时间:2007-03-25 10:52

守在我家楼下的看守


      三月十一日是个星期天,中午我被东关学校的人送回家后,简单地吃了点饭,就打开了电脑,可刚上了一会网,网络就断了。于是我给几个朋友打电话,介绍了我这几天的情况。正打电话期间,那位监视我的周主任来到了我家,他说:“现在正值两会期间,这几天回家后,你尽量不要外出采访、拍照,反正我们的车就停在大门口,你走到那儿,我们跟到哪儿”。当时我想,“看来他们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由于家中的网络被切断,为了把我被非法拘禁的消息尽快发出去,晚上七点多,在学校操场上散了一会步后,我就骑着摩托车到友人刘德军那儿去,他的网络还是通的,准备到他那儿发消息。刚一出学校大门,我就看到门口确实停着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在路上,这辆面包车紧紧地跟着我,一直跟到刘德军家的楼下。

       到刘德军家后,我和他立即商量了一下,如何把我被他们非法拘禁的消息发出去的事情。正在发稿时,我们当地的一位民师代表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明天准备到政府门前去搞一个大规模的上访,准备打标语,老师们还自带被子,“在政府门口搞几天”。他要求我一定去采访拍照,我当时告诉他,“明天我争取去”。晚上十点左右,在德军那儿办完事后,我骑着摩托车准备回家时,一方面看到守门老头一个劲地盯着我看,另一方面看到那辆白色面包车仍停在门外。并且一直跟随着我回了家。当时,我还在想,“你跟吧,无所谓,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三月十二日一大早,我爬起来准备写一份致随州市曾都区教育局的抗议书(抗议他们前几天对我的非法拘禁),七点过一点正写期间,门铃响了,门外传来那位周姓主任的声音,我没给他开门,让他有事在门外说,他说:“你今天一定不要外出”,这句话他反复说了几次。八点钟左右,我的抗议信快写完时,门铃又响了,是东关学校那位女校长的声音,我让她等一会儿,她却一个劲地按门铃,并敲门,似乎事情十万火急,我把门打开让她进来后,她说的还是那个事,“今天一定不要外出”。

       八点半左右,抗议信打完后,我朝楼下看了看,居然发现楼下站着三四个身影,其中就有前几天看守我的两个东关学校的职工。我要去的教育局就在我家的隔壁,我想到那儿去怎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刚下到一楼,那几个看守就将我拉住。我说我要到教育局去,他们说教育局也不能去,不一会儿,那位周姓主任带着人跑了过来,并且说教育局长就在学校一楼的办公室内,有什么事到那儿去谈。

       来到一楼会客室后,果然里面坐着许多人,有随州市教育局的一位黄姓书记,有随州市曾都区教育局的那位曾局长、邱主任,还有曾都区公安分局的一位干部,这几个人我以前都和他们打过交道,所以认识。我首先对他们说:“我要到教育局去送一封抗议信”,他们说:“这儿就是教育局,我们局长都在这儿,有什么问题可直接告诉我”, 我说:“做事要有程序,我这封信要送交到教育局办公室”,但他们坚持说交给他们就行了,不必到教育局去。见到这种情况,我就把抗议信交给了他们。他们看完,又重复了前天关押时对我说的那些话,说他们的行为不属于“非法拘禁”。谈完抗议信的事后,我又和他们聊了一会儿。在接下来的谈话中,他们讲到,“这次组织上是下了决心,我们成立了专班,一定要将你的思想转过来,一定要让你回到学校上班。我们这些人都是专班成员,现在我们不上班就专门搞你这个事”。“我们专门帮扶你”。我告诉他们,“我不喜欢‘帮扶’这个词,任何人都有独立的思想、独立的人格,你们的帮扶实际上是对人的的一种控制和洗脑”。谈了一会儿后,我准备起身回家,他们说“你不能走”,我问为什么,那位邱主任是这样说的“你是学校职工,现在是上班时间,没下班你不能走”,我说:“我早就辞职了,一年多都没上班了”。

       下午,忙着接各方面记者的电话采访。在这期间,那位周姓主任领着一个陌生男子来到我家,周告诉我两件事,一是转达教育局领导的意见“只要你回去上班,工作可重新安排,教育线上的最好的学校,如随州一中你都可以去,甚至可以选择到其他部门行业工作;二、周指着他带来的那个男子说,这是东关学校刚刚调来的邹老师,只要你不回学校上班,他就天天贴身跟着你。对于第一件事,我的答复是,我不会搞任何特权;对于第二件事,我说道,跟踪监视一个公民是一种违法、丑恶的行为,你们还赤裸裸地告诉我,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晚上,我下楼到操场散步,那个邹老师果然(我怀疑他根本不是老师)在楼下,见我下来,他立即拿出电话,当着我的面肆无忌惮地给主子汇报起来,“他下楼了”,“正在往操场走”,“他又折回来了”,当时楼下还有许多住户。为此,我怒火中烧,大骂他“混蛋”。一怒之下,我到大门口准备找周姓主任理论,可守大门的人员却不给开门,并明确告诉我,上级说了,你不能出学校,至此我知道自己被他们软禁了。

       三月十二日当局对我作出软禁的决定,有人告诉我,就是害怕我到民师上访现场去。考虑到已无法改变现实,又为了能顺利解禁,三月十三日,我一真呆在家里没有下楼,在家里看看书,写写文章。三月十四日,我了解到民师们的上访活动已经在昨天就完全结束了,可当局仍没有解除对我的软禁。下午,我下楼找到监视我的那批人理论,他们说要等两会结束,于是我又在家里呆了两天,3月16日下午,两会结束,可监视我的人仍没撤离。我于是下楼,径直向学校大门走去,两位年青看守立刻尾随在后,来到门口后,大门并没有锁(不断有人进出),只是合上了,我上前一脚将门踢开,门卫及后面的两名看守还没有来得及阻止,我就出了大门。见我出了大门,两个青年教师紧紧跟了上来,并对我说:“刘老师,你不要让我们作难。你非要出来,我们只好用强迫手段了”。我气势汹汹地对他们说:“我要买点东西”。说着,我很快来到了校门口附近的一小店,买完东西出来,那位周姓主任及东关学校安排的值班领导也围了上来。他们要求我回去,我对他们说:“两会结束了,你们还呆在这儿干什么!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说法”。那位周姓主任说:“好的好的,我这就给局长们打电话”。于是我回到学位门卫室内等候,不一会儿,随州市教育局那位黄书记、邱主任匆匆赶了过来。在会议室内,我质问他们:“你们准备搞到什么时候?”,他答道:“这事我作不了主,我们要听市里的”。在随后的时间里,他们又反复要求我回学校上班。期间那位黄书记不断出去接听电话。见他们没有松动的意思,我就回了家,我该思考一下如何抗议了。

       三月十七日九点多,我拿着一本书下了楼,直接来到看守们所在的那间会议室。见我来到他们的大本营,看守们眼睛不禁一愣,我只对他们说了一句话:“我现在要二十四小时和你们在一起,饭是不用吃了”。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我一直拒绝回家,大部分时间呆在那间会议室内看看书,也偶尔和看守们聊一聊,有时也到学校操场去遛达几圈。晚上,我就和看守们一样,用几张椅子拼在一起当做床。正好,看守们准备的被子有多的,我就拿来睡。会议室内有空调,看守们一直把空调开着,晚上睡觉倒还不觉得太冷。

       三月十八日下午三点多,我正在会议室内睡觉,看到教育局的那位邱主任来了,和周主任谈了好一会儿。五点多,东关学校的那位常副校长也来了,在会议室内坐了好长时间不肯走。晚上,本来七点半换班的夜间看守提前一个小时来了。在这期间,我还听到他们说明天会有多名警察过来。所有这些,让我感到情况危急。在这被软禁的近十天里,我一直没把被软禁的消息发出去,主要考虑是不能节外生枝,影响解禁。但鉴于当时感觉事态恶化,我很快回了家,把我这边的情况告诉了媒体。

三月十九日上午,当局果然加强了监视,早上六点多,三、四名看守就守在我的楼下,随后我又看到那些局长、校长们都来了,只是没看到警察前来。到中午快十二点时,我发现楼下的看守们走了,那间会议室也关上了门。我猜测到,他们对我解禁了。在随后的时间里,我了解到,3月19日早上,五、六名警察来到了学校,只是他们一直守在大门口,没进到学校里来,所以我当时没有发现他们。解禁后,我终于了解到了相关的情况。原来,3月19日上午,随州市工业园(位于望城岗村,我刚报道过该村村民的维权活动)要举行开业庆典,当局原计划是在两会结束后解除对我的软禁,因为这个庆典,他们将解除时间推后了三天,并于19日加强了对我的监控。

       据现在了解的情况,随州市当局这次对我采取行动,是因为我们的维权活动触动了他们的利益,让地方官员们感受到了压力,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正值“两会”特殊时期,地方官员们生怕出事。噩梦般的十二天(3月8日—3月19日)被剥夺自由的日子结束了,它让我体会到了专制的野蛮与残暴,但这一切并不能摧毁我的信仰和决心。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北京上千亩土地被圈建跑马场 镇政府出面出租土

  • 下一篇:恶霸的政治惧怕良知――致刘飞跃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