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湖北潜江伍立娟三见中央督导组         ★★★
湖北潜江伍立娟三见中央督导组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09-29 18:38
2018年9月28日星期五,伍丽娟晚上8点钟才从湖北武汉回到潜江家,非常累,也有很多见闻。伍立娟再次到湖北省信访局要求见扫黑除恶督导组,两天的时间里看到了很多访民在省信访局,情况令人感到失望与绝望。

9月26号下午15点37分接到湖北潜江市信访局电话:

信访工作者:伍立娟你明天上午9点到信访局开协调会议,
伍立娟问:我们几个人去?
信访工作者:你一个人
伍立娟问:你们通知了其她两个同事吗?
信访工作者回答:没有
伍立娟问;需要我通知吗?
信访工作者:不用
伍立娟问:协调会议有那些单位参加?
信访工作者;有银行,很有其他的人,你来了就知道了。

以上是伍立娟与潜江信访局工作人员的对话,我接完对话后立即告诉了我的其她两位同事询问她们接到电话要求明天上午去开协调会议吗?她们两个人都说没有接到,我就知道潜江市政府信访办在玩游戏,做破坏维权同事的相互掐斗,意思是我去开会,不通知你们,让你们三个人相互厮打,相互猜疑,这是他们一贯使用最毒蛾的计量,我带着非常怀疑既不信的态度去看他们玩什么花招。

伍立娟在27号上午9点准时到了市政府信访办,我去后见到了几个信访工作人员,我就问了一句,叫我来开会咋不见任何人呢?这样一个小丫头玩着手机才问我,你是伍立娟吗?我说是的,她才打电话,才出来一个主任级别的工作人员,我说;开协调会议咋不见人啊!他说马上到,等了大约10几分钟后才看到银行的车开进了信访办小院里,从车里下来了三个人一个是副行长付明,一个办公室主任谢南泽,一个是金茂宏,我一看就又是一个骗局,这样的作假演戏场面已经15年了,我见过已经不想再见到这样的场面了,我说了一句话就是,这就是今天的协调会议吗?信访办的工作人员说;你有什么条件你说一下嘛,我说已经15年了还要说吗?信访办工作人员说,每次都要说,我还是那句话,我要退休必须按照在职员工身份退休,在就是赔偿问题,目前困难问题,银行副行长付明说;赔偿钱在银行你自己不去领,2.8万元,这就是伍立娟工作18年,银行给予两万八千元的赔偿与补偿,退休必须先办理签字息访罢诉在办理退休手续,这就是银行的回答,这让全世界全社会看看政府与银行勾结卑鄙的嘴脸,协调会议没有任何主要负责的人员,连信访局局长与副局长都没有参加,也没有政府其他负责人参加,更没有相关退休部门的人员参加,这就是当局本质的原型暴露,我是老大我怕谁,银行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协调会议不到几分钟我就准备离开,信访工作人员一再叫我坐下慢慢说不急,目前困难我们政府与银行应该相应解决,问我要多少钱,我说我不要钱,我是要解决问题,你们给一分钱也是给,我15年了没有养老,没有医疗等各种福利,你们想怎么解决困难,就这样坚持了大约10分钟,我就离开走了,出来后我立即给政法委书记打了电话,告诉他今天的会议结果,他只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我来找信访局杨局长,这是政法委书记的话,我随后就上车回家,在中途我下了车,再次坐上了去火车站的公交车,到火车站立即购买了去湖北武汉最近时间的车次12-10分钟车次。

到武汉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吃饭后我去了信访局,只看到人山人海的几百人在信访局大厅,看着每一张访民的脸都是愁眉苦脸,焦急不安的情绪,所有的访民都在围着省信访厅谭厅长要求他签字见督导组,几乎全部所有的访民见督导组的希望都在谭厅长一人决定下,我在观察中看到他根本不是按照案情签字,我看到很多被地方雇佣黑社会殴打关押过访民的有强坼,强占,等等很多都拿着被殴打致伤的照片,他都不签字,他让这些访民走正常信访窗口,我观察到湖北省武汉市内的访民被殴打关押的访民几乎不多签字见督导组的,这很明显的保护武汉市各级老大领导的乌纱帽,我看到了他冷血的一面,看到很多不识字的大爷大妈们还有很多访民被这位签字厅长忽悠的团团转,我就这样在省信访局四周所见所闻,还看到潜江市工商银行的信访工作人员金茂宏与办公室主任谢南泽,他们没有看到我,我看到他们开车离开后我也离开了省信访局。

第二天9月28号我再次来到省信访局在去信访局的途中由于我走错了路线,走到了省信访局的后面是省中山礼堂,看到四周全部是警察与警车,中山礼堂在开会,我刚走到礼堂大门口路中间刚回头就看到潜江银行的人员开的车在哪里,我立即转头继续前走,走过礼堂后我发现自己走错了路,我再次往回走去了省信访局,这时的省信访局大门口已经是有很多警车与大巴车,大门口已经是水泄不通,因为扫黑除恶督导组是今天最后一天,我进入大厅已经的满满的一大厅的人了,我与所有的访民一样走到接待柜台用身份证领取了登记表,其是我上次多领的一张表已经把今天要接谈举报的情况填写好了,我今天想举报的是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他在任职期间的贪腐与黑恶,多次勾结黑社会雇佣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在北京的维权访民,天子脚下竟敢如此猖狂背景不一般,但是我与其他访民一样排队等待谭厅长的签字,在拥挤的排队中我被无数次的挤压滞后,我也不急,我明明知道即使见到谁都没有用,同样不会解决问题,访民的环境也不会改变,等到11点才不情愿的看我的材料,结果我已经知道,不会给我签字的,他说这案件不属于扫黑除恶,他是其他问题,我问天子脚下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敢用不明身份的人抓人打人不是黑吗?你不就是想保护他吗?不签没办法,我也学其他访民一样再次换一张表填写内容举报潜江市政府与公安各乡镇,包括江汉油田公安局长期雇佣黑社会不明身份的人进行绑架殴打访民,在我再三的说服下给我签字了414接待室,然后我去到登记窗口排队等待入电脑牌号接待,在11点10分钟两个督导接待登记窗口一个女的大约接近40岁她就不办理接待登记手续了,另一个男同志也是40来岁他工作到12点大厅铃声响起他才下班,我在下班前接待登记结果男工作人员告诉我说25号已经接到过不能在登记,还在我的等级表上注明了25号接待过,没办法我就拿着表出来了,所有签字没有登记的人员就陆陆续续的离开窗口走出大厅,到外面随便吃了一点饭后再次回到信访大厅等待,其她访民告诉我,不能见督导组可以登记正常信访。

到下午继续排队两点上班男工作人员还是按时上班的,女工作人员吃到了10分钟,她提前下班又推迟上班,这就是省信访接待窗口情况,我在等待中看到他们电脑键盘下面各自有一张A4的纸上面有什么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怀疑是被限制上督导组的名单,登记录入员对我说你25号已经上见过督导组的不能再见,电脑程序设置了,我无话可说,只能,哦,那就登记正常信访吧,只能上三楼了312是政法委接待窗口,302是公安厅接待室,我拿着302等待屏幕广播叫号,三点半左右我被叫号湖北潜江的伍立娟到302接待室接谈,我随后进去存包,带上材料,进去一个26—7岁的小姑娘,接待根本不看材料,也不说什么,接待员说;你举报的绑,架软禁属于省公安局信访管,让我去省公安局在什么钉子口哪里。

我说:你这里是省公安厅,我去省公安局干嘛?
接待员说:我们这里都是这样疏导的,
我说:儿子打老子,我就要找爷爷才能管啦,怎么可能再回去找儿子辈的呢!是不是这样的道理?
接待员笑说,你这样说也对,
我说:那你们不督办,不上传下达监督吗?
接待员说:我们不督办不监督,也不转达材料。

我听到这样的话我气的只说;你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不监督,不督办,你们就是黑恶的保护伞,保护下面胡作非为,我就走了坐了有三五分钟,下来后听到所有的人说全部是忽悠我们的。

潜江访民万小云、陈伟、潘向荣三个人一起去的414督导组接谈的,接谈后得到万小云信息是;2018年9月27日,我去省信访局接谈时,见到了周矶办事处给省信访局的一份所谓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此书称2018年7月20日反映的协议事项和2018年7月23日受理并给我受理告知书都是弄虚作假,2018年7月20日我根本就没去过办事处。此书的信访人签名后面写的“拒签字”三个字和送达方式后面“电话”,都是假的,因我末见此书之前压根就不知情,完全是弄虚作假欺上瞒下。

黄行芝两天信访三个部门一直没有得到签字去督导组,她返回的信息是;25号第一次是302办公室接谈,是公安局接谈,我反映是上访访名多次被软禁,殴打,绑架,拘留,省公安厅的接待说,省公安厅管不了,要我去省公安局信访局反映去,让我去潜江公安局,没说几句就打发了我,第二次去,我反映是是工商银行非法解除我们的劳动合同关系,省信访登记窗口又把我和潘向荣两个人安排到301接谈,结果上去后,这次是省信访法制办的接谈,法制办接待员又说,我们是劳动官司,让我们去人事部去,也是同样的一句话,法制办管不了,接谈员很不赖烦,说管不了,我听更不理解,我是信访人,你们接待登记窗口看了我登记的诉求,他应该知道安排我该谁接待,为什么把我们今天推到这个办公室,明天又推别的办公室,难道省信访登记窗口是聋子的摆设,省信访接谈人员说,大厅登记窗口的有些业务不懂,就安排到不属于对口管理的接待了,他说他今天接待60多个,我无语了,后来我们又问他,我现在的身份证有时候买票出门到外地,我们本地银行人都不许我们坐火车,就有人跟着,给我们是生活和名声造成跟坏的影响。他说这个他帮我们反映反映。

让我们明天去找人事部门窗口再登记,第三次我们又去接待大厅窗口填表登记。

今天我说要人事部门接谈,大厅登记窗口又说要我们必须去法院接谈,又到304室接谈,304的接待员说你的官司已经终接了。他让我去法院信访办去反映去。他没办法,我问他,我今天又白耽误了一天,昨天一天,今天又是一天,我的去,我问他,老百姓反映的正常问题咋就这难?我们早就过了退休年龄了,现如今老无所养,病无所医,没有任何的收入来源,你让我们咋活??他说解决不了,我很无语的告诉他,你们信访登记窗口,就没把我们上访人当回事,推来推去,这样的接待又有何意义呢!最后我伤心离开了省信访局。

从中央到地方整个信访接待来看全部是挂羊头卖狗肉,从‘’三骗胡同”开始就设置了这样一个欺骗老百姓的一个骗局,就是这些骗局害了中国多少人死在信访的路上,又给受害者再次甚至多次造成的伤害,没有这样的骗局也不会有再次的希望,访民在希望的骗局中失望,甚至走向死亡,所以有访民自杀是因为看不到希望而失望。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哈尔访民滨贾瑞峰冤死狱中

  • 下一篇:无锡当局拒绝家属会见倪满良、沈琴芬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