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腾格里沙漠污染举报者被刑拘         ★★★
腾格里沙漠污染举报者被刑拘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10-01 22:39
【民生观察2020年10月1日消息】宁夏中卫沙坡头的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李根山,在2020年9月10日被中卫警方刑拘,理由是涉嫌“寻衅滋事”。在官方通告里,他和另外两名志愿者张保其、牛海波,先后实施了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抢劫等违法犯罪行为。之后一天,又有六人被抓。截至9月底,涉及此案已经有14人被抓,其中两人获取保候审,12人在押。

据观象台报道,环保志愿者李根山、张保其、牛海波三人都是中卫黄羊巡护队的成员,曾经在寒冷的荒漠深夜,追逐盗猎分子。李根山还是2019年腾格里沙漠黑色污染、罐车偷排污水事件的举报人。这次被带走前,他曾和张保其等人举报当地森林公安疑似包庇盗猎分子。此案在环保野保圈引发震荡,不少志愿者质疑,李根山等人是因此前多次举报而受到报复。

据悉,这几日几位律师都会见了当事人,已经初步了解了案情,他们大都不同意目前警方的指控。而张保其的家人透露,他们此前申请了取保候审,但被拒绝,理由是“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

李根山在2018年被聘为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下简称绿发会)“中华黄羊保护地·中卫”主任,他还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下简称中野协)的志愿者。

如今,三位环保志愿者已经身陷囹圄近20天。中卫警方称,李根山、张保其等人“打着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成员的幌子”,“相互勾结,采取殴打、威胁、辱骂、恐吓等手段,先后实施了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抢劫等违法犯罪行为。”

李根山被抓捕的时间在9月9日凌晨零点左右,当时他正在家里睡觉。此前一天,他还和省城来的一位记者约好,一起去看看黄羊(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希望记者的报道,能够引起更多人对黄羊及其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视。那片荒野在李根山眼里是一块宝地,不仅有黄羊,还有岩羊、狐狸、金雕、猫头鹰、隼等等珍贵的野生动物。

这位记者回忆,到了当地之后,一直联系不上李根山,从中午等到下午,有森林公安找过来,告诉他说李根山犯事了,已经被抓。

这位记者和李根山已经联系了一个多月,李根山总是给他发来他们几个志愿者巡护的照片、视频。他对警方人员对李根山的描述和指控感到不解。他说李根山跟他沟通中,从来没说过个人的事情,全是发的是有关环保和黄羊保护这方面的内容。

同期被抓走的张保其、牛海波,都是环保志愿者,是绿发会旗下环保机构“中华黄羊保护地·中卫”的成员,三人平时会一起巡护。

据张保其的家人透露,张保其是在半夜被警察带走的,走的时候身上仅有一瓶救心丸,这是他平时经常要吃的药。李根山也是凌晨被带走的,他妻子记得,当时已经睡了,屋里进来四五个警察,把丈夫带走了。

2020年9月10日,宁夏自治区中卫市公安局在其官方微信“平安中卫”上,发布了“关于公开征集李根山、张保其、牛海波等人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称李根山、张保其、牛海波等人先后实施了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抢劫等违法犯罪行为,请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检举揭发、举报。

据了解,警方在给三人的家属下达的刑事拘留通知书上,写的涉嫌罪名是“寻衅滋事罪”。

一些环保志愿者质疑通告存在逻辑问题:先把人抓了,并且已经把罪名列出来了,为什么还倒过来征集违法犯罪线索呢?这不就给了和志愿者有仇的人以报复的机会么?

仅仅一天之后,9月11日,“平安中卫”通告最新进展,称“根据群众的检举揭发,又有6名涉案嫌疑人落网”,当地警方并未披露这六人的姓名、职业,以及所犯何罪。

援助李根山、牛海波等人的志愿者告诉记者,据他们了解,后来被抓的六人中的三人,也是当地的环保志愿者,其余三人的身份信息还在核实当中。

而到9月底,涉案的人员已经达到14人,多数为环保志愿者。

李根山的妻子认为,李根山被刑拘,或与不久前举报当地在建的风电项目,以及之后“被送钱”事件相关。

据《财新》此前报道,8月,李根山和志愿者们在巡护时发现,麦垛山地区正在建设风电项目,属于中卫麦垛山新能源有限公司。他把这些信息告诉曾经和他一起曝光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的的“荒野保护”公众号负责人,后者在网上发表四篇文章,反映该项目会破坏黄羊的栖息地,并要求政府公开相关信息。

这期间和之后出现了捐钱事件。一位与李根山有微信联系的环保志愿者回忆,8月29日,李根山发消息说,中卫市环保局某某大队长通过腾讯公益项目,为黄羊环保团队捐了200块钱。

9月5日,李根山告诉志愿者同行,宁夏电力公司有工作人员提出,要给黄羊保护地捐款三万元,支持他们的野保工作。但9月6日,李根山把这笔钱退了,发来两个小视频。视频中,他和另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在说把三万块钱退回一事。

原来,送钱的人希望李根山他们把有关风电项目的文章删了,李根山出于谨慎把钱退还,拍下视频作为证据。遭李根山举报的风电项目施工方负责人曾回应澎湃新闻,的确曾以赞助费的名义给过李根山钱,之后被李根山退回。几天之后,李根山就被刑拘。

这些志愿者同行认为,李根山被抓,可能是因为长期在当地保护生态环境、不断曝光环境问题,得罪太多人。今年57岁的李根山脾气直,“藏不住事,有什么都向外说”。他甚至把自己的微信号取名为“阎王”——不惧怕小鬼找上门缠上身。

2019年曾采访过李根山的《南方周末》记者回忆,李根山十分敢言,很多当地的环保志愿者举报污染都会小心谨慎,接受采访时匿名,但李根山从来不用化名。

“所有的媒体采访他来者不拒,都会领着媒体记者去现场,所以我真的很佩服李老师。”一位曾经和他一起巡护过的志愿者告诉记者,“虽然力量薄弱,但是我们做反盗猎、反污染,都是很专业的。在荒野上,你连盗猎的踪迹都发现不了,他凭着一个灯就能找到盗猎者。”

2019年,李根山举报腾格里沙漠里的美利纸业污染案。他带着记者深入污染现场,用铁锹挖出企业偷排的黑色污染物。此事当时有《新京报》、澎湃等多家知名媒体报道。腾格里污染事件被曝光后,涉事企业9名责任人和监管部门2名责任人被追究相关责任。

李根山也是举报罐车污水倾倒案的当事人。2019年12月,他在照壁山巡查时,遇到没有车牌号的罐车在偷排废水,他一路开车跟拍视频。后来,央视报道此事,涉事的宁夏三元中泰冶金有限公司受到查处,罐车司机和处理废水负责人被拘。

有志愿者同行介绍,中卫市环保志愿者曾多次举报,当地一再出现枪支盗猎现象,怀疑有警方人员充当盗猎分子的保护伞。在几起重要的涉枪盗猎事件中,李根山、张保其均是重要证人。

张保其在几年前认识李根山,和李根山一起参加巡护,在小小的团队里,他话不多,总是默默做事。张保其的儿子张海认为,父亲被抓,也可能与参与举报有关。前几个月,张保其跟张海说过,他们知道有当地村民猎杀黄羊,怀疑背后有保护伞,“李根山、我爸,都举报过森林公安的。”

张海透露,张保其参与巡护时曾缴获了盗猎分子的几支猎枪,其中有一支射钉枪没有上交,包括张保其在内的三人因“私藏枪支”被判缓刑。

警方通告称,李根山、张保其等人是刑满释放人员。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李根山于2011年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后来李根山认为被害人虚假陈述,对判决不服,曾发起申诉,但被驳回。张保其于2020年7月被指控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一个月。

张保其已经快60岁,患多种疾病,张海怕父亲的身体在看守所里吃不消,为此申请取保候审。9月26日,宁夏中卫警方拒绝了对张保其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

有多家媒体联系中卫警方,询问三人被拘是否与举报事件相关,对方表示,李根山等人被刑拘,与举报事件无关联,系依法依规办案,罪名、征集线索都是有基础的。

据悉,黄羊又叫黄羚、蒙古原羚、蒙古瞪羚,分布于我国东北、西北等地的草原和荒漠,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李根山、张保其、牛海波平时巡护的地区,是距中卫市约半小时车程的照壁山。这片位于内蒙古与宁夏交界带的荒野,据野保志愿者估计,至今还生存着400到500只黄羊种群,是黄羊在国内少有的幸存栖息地。

盗猎一只黄羊,可能会带来几千元的收入,这对当地不少人来说是巨大的经济诱惑。而在沙漠里巡护,和盗猎分子斗智斗勇,是李根山、张保其、牛海波的日常,他们经常面对巨大的危险。

盗猎分子大多数在晚上捕羊,志愿者也在晚上行动。有时候是接到村民爆料的线索,有时候是谁有空就开车去巡护。他们巡夜从晚上八九点开始,到十二点甚至凌晨两三点才结束,有时候也通宵巡护。巡护时,队员带上一个强光灯,一是为了找黄羊,二是为“扰动”盗猎分子,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一位外地的环保志愿者在2019年曾经和李根山、张保其一起参加巡护,对那样的场景至今记忆犹新。夜晚的沙漠气温降到零下,一望无际的黑暗里,只有强光灯直直射出黄色的光。如果照到蹲在地上的黄羊,它们会回头,眼睛反射出幽蓝的光,而盗猎者也是利用这一点:发现这点点蓝光,就放猎狗去追黄羊。

直面盗猎者,是野保志愿者会遭遇的最危险时刻之一。志愿者不仅需要判断对方在哪个方向,可能有多少人,有多少武器,还要拦下对方,以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的身份让对方接受检查。有盗猎者很狡猾,提前把黄羊的尸体扔掉或者藏匿,或者苦苦哀求或用贿赂的方法,让志愿者放过他们。

而志愿者没有执法权,只能向公安报警。但公安是否会出警,以及出警后的到达时间都不确定。志愿者要把盗猎分子扭送到公安局,路上也险阻重重,对方会设法逃脱,甚至可能发生武力冲突。

这些民间的野保志愿者自己找车、掏钱、出力,常常面临危险。《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保护野生动物的权利和义务。“法律的这条规定,是我们的唯一后盾。”一位志愿者说。

志愿者除了实际的危险,身份也面临尴尬处境。有了解情况的北京环保人士向记者透露,宁夏中卫当地的环保观念还比较落后,李根山等人是凭着一腔热血来做事,很多时候十分艰难。

2018年3月,李根山向中国绿发会申请,在宁夏中卫市照壁山成立了“中华黄羊保护地·中卫”,他担任负责人。“但黄羊保护地像名义上的符号,并不是一个独立的机构,”一位了解李根山等人的志愿者告诉记者,李根山等人仍然是“没有任何资金,没有任何保障地做事,短期可以,但如果长期这么做,肯定是不现实的。”他们还准备在中卫登记注册一个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公益组织,可持续地做野保。

这位志愿者曾在一篇文章里写道,2018年李根山开始忙着成立沙坡头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事情,准备材料,起草章程,确立架构,上报材料,反复修改,定下规章制度……过程复杂繁琐,2019年终于被中卫市林业和草原局批复同意。

虽然材料和条件都符合要求,但到民政局去注册,民政局提出,协会必须要有一名野生动物保护专业的专职人员。他们找到一位专职人员后,又被以别的原因拒绝注册。那时候几个人还兴冲冲地在张保其家外面的彩钢房里贴上字儿,站在一起,很正式地合了一个影。

2019年冬,当地民政局要求李根山将住处附近挂的“中卫市沙坡头区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招牌撤下。依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未登记注册成立的社会组织挂牌进行活动,就是“非法社会组织”。不久后,李根山得知,民政局很快批准了当地别的野保组织的注册申请。

一位长期关注宁夏环保事业的志愿者告诉记者,宁夏的环保组织数量比较少,做研究的年轻人也比较少,像李根山、张保其这样的团队非常少见。不同于捡垃圾等观察教育类型的环保行动,他们会直面盗猎分子,触动当地的利益集团的利益,甚至会发生危险和冲突。

一位环保志愿者说,如今,中卫的环保志愿者骨干基本上都被带走了,还有人在配合警方调查的过程中,被收走了环保志愿者的相关证件。“以后中卫再没有人敢去做环保志愿者,都弄怕了,就算电网被拉了可能都再也不敢举报了。”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潜江工行三人投诉遭非法关押

  • 下一篇:吴立新等人举报毁农田建别墅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