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江西胡绍兰计生结扎致残维权无果         ★★★
江西胡绍兰计生结扎致残维权无果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2-01-06 21:40
【民生观察2022年1月6日消息】江西省萍乡市胡绍兰因计划生育结扎手术落下后遗症,导致二级伤残,地方政府没有对她进行及时有效的救治和赔偿,使其身心遭受严重伤害,常年遭受病痛折磨,全家生活窘困,诉求40年无果无人管。

胡绍兰,女,身份证号码:360311195008223023,住江西省萍乡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社会管理二局大星村。70年代因响应国家计划生育政策落下后遗症导致二级伤残。

胡绍兰回忆说:“我于1979年3月自觉响应政府号召,到当地医院施行计划生育结扎手术,手术中途停电,造成严重医疗事故。几经抢救捡回一条命,后经上海市第二附属医院、萍乡市人民医院等多家医疗机构鉴定,我为计划生育严重后遗症,肢体二级伤残(详见《伤残证》),同时引发严重的腰椎衰退和前纵韧带钙化萎缩、肠粘连、输卵管粘连等严重并发症,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

在接下来的四十年里胡绍兰受尽了病痛的折磨,常年靠住院、吃药维持生命,巨额的治疗费、医疗费将整个家庭压垮,全家在饥寒交迫中度过。胡绍兰的丈夫为了这个家没日没夜奔波劳顿,在精神压力、生活压力的双重打击下在1992年遭遇车祸,胰腺和脾摘除,同时落下肢体二级伤残(见《残疾证》)。

胡绍兰说:“我夫妻二人双残,再也无力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学习教育更是成为不可能的奢望。孩子在饥一顿饱一顿饥寒交迫中慢慢长大,忍受着同龄人从未有过的苦难童年。教育的缺失、学业的荒废使得长大后的孩子由于缺少文化、没技能只能靠打零工为生,一代人的磨难两代人来承受,这一切的一切既是老天的不公,更是人祸所致。”

根据《江西省计划生育条例》属节育手术引起并发症的,由同级计划生育行政部门指定的计划生育服务机构或者医疗单位进行治疗,治疗费按节育手术费处理。《国务院计生服务管理条例》也明确规定“对计生手术造成结扎对象身体伤害的,计生主管部门应承担责任”。

胡绍兰说:“我是在结扎手术台上发生事故,过后法定程序鉴定属于计划生育后遗症情形,应该享有相应的赔偿费、后续治疗费、生活补助等救济政策。可是当地计生部门不落实政策,各种费用不及时发放。无奈之下我通过信访表达诉求要求解决。”

在2004年萍乡市政府、萍乡市计生委联合发文“萍信字(2004)16号”《调查意见》,明确了“按照《节育并发症管理办法》相关法规由安源经济开发区进行处理,并要求由管委会或管理处尽可能地安排一名家庭成员到有关企业、单位工作,解决其生活困难问题。可是这一有明确的指导意见的指示文件成为虚设,始终得不到落实,至今也未对胡绍兰的家庭成员进行所谓的“安置”,从而实实在在成为了一句空谈。胡绍兰感觉再一次被萍乡市政府、萍乡市卫计委所玩弄、戏谑。

2019年4月,萍乡开发区卫计委出具《信访事项答复处理意见》,编造胡绍兰领取了赴上海、长沙等地治疗费用5000元和接受一次性生活困难补偿5000元的事实,但胡绍兰表示从未领取过相关款项,对于这样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说辞她深恶痛绝,很难想象如此龌龊的做法出自于政府之手。更为离谱的是萍乡开发区卫计委竟然将5万元“生活救济款”作为她息访罢诉的条件,说她放弃了一切计划生育后遗症主张的权利。

胡绍兰称:“计划生育后遗症给我及我全家带来的后果是灾难性的更是毁灭性的,我会因为区区5万元将所受的一切磨难、折磨将一切抹平吗?这样的抹平又公平吗?人道吗?萍乡市卫计委更是鹦鹉学舌、照搬照抄,对我的复查驳斥意见避而不见,做出的复查意见同萍乡开发区的如出一辙。最后我通过复核得到了江西省卫计委对我诉求的支持,撤销了萍乡市卫计委的答复,但最后事情还是不了了之,直到今日未有任何一方给出明确说法,我的冤情被无情的、无限期的搁置。”

在萍乡当地,一方面计划生育受害者得不到应有的救助、善后,一方面又优亲厚友编造假材料,让一些无关的人享受计生政策补助款。同为大星管理处的村民李小金明明是慢性结肠炎,与结扎无关,却常年享受着结扎后遗症的政策补助款,国家的专项救助款落实不到真正需要救助帮扶的对象,这一切的根源就是腐败官员拿着国家的福利作为个人交易的筹码,干着无法见人、见不得光的苟且勾当,实在是令人厌恶、作呕。

胡绍兰称:“肢体的伤残、后遗症的摧残使得我全家无力顾及其它,我位于大星村多年的老宅倒塌后宅基地被村干部姚运国、姚绍梅乘机以‘置换'的名义强行霸占,又伪造签字说我家取得了征地补偿款,瓜分了我家仅有的一点‘家业’。村干部的霸凌,当地政府的无视、冷漠,让我家感受不到一点政府的温暖以及法律的公道。为了生存,我数次请求当地政府给予划拨一块宅基地自行建房维持全家生计,然这一切都被无情的拒绝,我成为地方政府强权、恶权下的被迫害者、受难人。”

四十多年来,胡绍兰从当年的青春年华到今夕的古稀老人,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这是人世间何等的悲剧,这个多难的家庭又是何等悲凉、凄惨。

胡绍兰表示,“时代的过错、历史的悲哀不应用我的一生来偿还,不应用我一家人的幸福来买单!我恳请广大网友关注我,帮我口诛笔伐、共同声讨维权!”

胡绍兰电话:15079980760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蒋子春因上访多次被非法拘禁

  • 下一篇:湖北省开两会伍丽娟去信访局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