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六十六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重庆荣昌“被精神病”者刘刚访谈实录         ★★★
重庆荣昌“被精神病”者刘刚访谈实录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02-13 15:53
时间:2018年1月21日
地点:重庆市荣昌区精神卫生中心旁小树林
采访对象:刘刚

2018年元月21日,本网志愿者来到重庆市荣昌区精神卫生中心,实地采访了因多次发表不同政见被重庆市荣昌区国内安全保卫大队(以下简称:国保)送入精神病院关押的刘刚先生。

据刘刚先生介绍,他是重庆荣昌安富街道沙河村1组村民,出生于1985年,现因被关精神病院而失业。在他上高中时,开始有了独立思考的习惯,开始质疑中共的政治思想教育,后来因为收听“美国之音”广播而获得了对方邮寄来的宣传品,随后,他就被学校举报到了荣昌区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自此他就被国保警察给盯上了,并且多次将他送入精神病院关押整治。以下为访谈全文:

志愿者:刘刚先生,你好!据悉,您因为多次发表不同政见被重庆市荣昌区国保警察四次送入精神病关押,请问有这么一回事吗?
刘刚:有的,只是不止四次,而是很多次,多的我都有点记不清了。

志愿者:请你从第一次被国保警察关注开始,介绍一下你的经历。
刘刚:好的,我被精神病只是警察迫害我的一种方式而已,我也曾被国保警察行政拘留、送看守所羁押、送劳教所劳教过,但是他们找不到比关进精神病院更好的方式来迫害我。现在我就简单介绍一下我的经历,我叫刘刚,刘刚这名字很特别的哦!也挺大度的哦!它跟六四学运领袖之一的刘刚同名同姓,就是排名第三被中国政府通缉的那一位,只不过我是一名80后,那个刘刚是60后。我于1985年1月18日出生在四川省荣昌县(后划归重庆市)安福镇,从小到大我都挺平常的,都过着正常的生活,在高三期间,我因为收听海外的法轮功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后来美国之音给我寄了一份他们的宣传品来,然后就遭到荣昌国保大队的传唤调查,之后就开始被辍学,不过(虽然辍学)我还是参加了两次高考(复读了一年),考入了宁夏固原师范学院(现在的宁夏师范学院)。在大学期间,我仍然热衷于翻墙,收听法轮功电台、浏览法轮功网站,因此我在大学只读了一年就又被迫辍学了(迫于大学与警方的压力),这些经历就不必多说,有兴趣的朋友请看我的博客介绍吧!

志愿者:哦!那你第一次被警察找是什么时间,为什么事情?
刘刚:我第一次被警察找是在我读高三期间,美国之音给我邮寄了一份他们的宣传品,然后就被学校知道了,学校就报告给当地派出所和国保大队、610法轮功专班,他们以为我是练法轮功的,实际上我只是收到美国之音寄来的宣传品,而不是法轮功的东西。

志愿者:那警察第一次找你之后,他们是怎么处理你的?
刘刚:处理就是当时严厉警告了一下,就不了了之了。然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被迫辍学了。不过,被迫辍学之后我又通过自学参加了两次高考,最后考入了宁夏固原师范学院(现在的宁夏师范学院)。

志愿者:那第二次他们找你又是在什么时间?
刘刚:第二次找我是在2004年我快要高考的时候,因为我在六四前夕向自由亚洲写信(阐述个人观点),我非常幼稚的以为可以寄送出去(很多信件最终没有寄出去),却被当局查到了是我写的,国保大队就又找我约谈了一次,也是传唤。

志愿者:传唤你的国保大队的具体名称是什么?
刘刚:是荣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的名字叫雷天明(音),传唤我的警员叫颜春(音),是个年轻小伙子,可能是个70后吧?跟我差不多大,或者比我大一点点。

志愿者:那你什么时候被送入精神病院的?
刘刚:被送精神病院是在我读大学被辍学回家以后,大约是在2008末2009年初的时候。

志愿者:他们以什么理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的?
刘刚:他们就以我喜欢上网、不听话为由,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的,并且他们还说我“反共、反党!”,于是就把我送进了荣昌精神病院(永荣医院精神科)。那个精神病院的条件非常的差,吃的伙食就跟猪狗食一样,而且,第一次入院还给我输液打针,你如果不听话,他们就给你配置一些不知名的针剂给你输液,输液完毕后,我整个人就很难受,第二天就会变得有气无力,并且他们还给我吃药,吃完“迪美”(音)药片以后副作用很大,我的肚子就会变的很大。

志愿者:那你这一次被关进精神病院关了多长时间?
刘刚:第一次住院大概住了一个多月。

志愿者:住院费用是由警方联系当地民政部门出的吗?
刘刚:是的,是警方联系当地民政部门出的。

志愿者:据悉,依据《精神卫生法》即便是精神病人,只要他没有暴力倾向,都不应关在精神病院限制其人身自由的嘛?
刘刚:当时还没有出台。

志愿者:从法理上讲的话,警察说你反党或者是反政府,应该是依据法律条款来处理,或者处以行政拘留,或者依法判刑,怎么会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呢?
刘刚:他们找不到什么理由来依法处理我,就把我强制送进精神病院关押整治。

志愿者:也就是说,他们没有什么合适的理由依法处理,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处罚?
刘刚:他们就是以“被精神病”作为迫害我的一种方式,他们不想再关我或送拘留所、或者判刑,这样对他们来说挺麻烦的哦!送精神病院他们省心些。

志愿者:送精神病院简单一些?这样对你的打压也会更重一些吗?
刘刚:对!被精神病对我打压挺严重的,如果是坐牢的话我还无所畏惧。

志愿者:如果是坐牢的话,那还有相关的监狱管理条例监管,而精神病院就很难监管,特别是在以前精神病立法很欠缺的情况下,处置的随意性就更大。
刘刚:是的,是很难监管,特别是我们这样的小县城,我们这很偏远的小县城监管条件更差。

志愿者:那第二次是什么时间,又是为什么事情把你送到精神病院的?
刘刚:第二次是他们跨省抓捕的,他们从广州番禺石基(音)镇把我抓回来,送到解放军324医院(音)精神科关押。

志愿者:为什么事情把你从广州抓回来?
刘刚:他们说我又在网上发表了涉及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的言论,因为此前我曾因涉及王立军的言论被他们抓过,被送拘留所拘留过,后又被送重庆看守所羁押了一个月,然后改为劳教两年,后来通过保外就医的方式获释出来。这次,他们就以我还在保外就医期的名义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

志愿者:当时王立军好像还在重庆市公安局长这个位子上吧?
刘刚:对,就是2010年下半年的时候,11月份哦!

志愿者:那第二次送进精神病院关了1个多月吧?
刘刚:第二次关了3个多月,在解放军324医院(音)精神科,因为那是一个军区医院,吃的要好一点。但是,我又感觉有点不对头,他们对我进行了血型配对、器官配对,疑似要活摘我的器官,这不是我疑神疑鬼,而是我看过法轮功的网站上说,军队医院很黑暗,有活摘器官的情况,要不然他们怎么会对我这么好,忽然给我安排到这么好条件的解放军医院精神科来?

志愿者:公民是有这种质疑猜测的权利的!
刘刚:我猜测,我差点被他们活摘器官了,只是被我顺利的逃脱出来才得以幸免的。

志愿者:那第三次你被关精神病院是在什么时间,为什么事情呢?
刘刚:第三次是在2013年的时候,我因在网吧上网之时,说了一句关于王立军逃到美国领事馆的事情,并且发表一点自己的评论,就被广州市番禺警察抓住,并送去番禺区73(音)精神病院关押了10多天。这次关了大约半个月,是我被关精神病院时间最短的一次。这个医院比较大,条件比较好,管理也比较规范一点,这次被关在这个医院没有被强行打针,只是给我吃药。

志愿者:你这次被关精神病院,院方给你做了精神病鉴定没有?
刘刚:没有,他们就是依据以前医院的记录给配药。

志愿者:那没有给你做精神病鉴定及检查,就随便给你吃药,这个是不是有点让人难以接受呢?
刘刚:进去他就说你有病,你没病也被说成是有病。如果你说你没病,那他们就会说你“病的不轻!”;你说你有病,就刚好重了他们的计,你就变成了精神病人,他们就是这样一种逻辑!

志愿者:那这个就太可怕了,随意性太大了。然后,你第四次被抓进精神病院关押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事情呢?
刘刚:第四次就是近期的一次跨省抓捕,时间是2017年7月15日,是重庆市荣昌派出所的郑国刚(音)谢玉强(音)以及一名政府管财务的张姓人员等三人,来到广州市番禺区我居住的地方把我绑架回荣昌去的。

志愿者:那他们为什么把你绑架回去呢?
刘刚:因为他们又说我上网说错了话。

志愿者:那你说了什么(有问题)话没有?
刘刚:我也记不清了,我说过很多话,记不清哪些话有什么问题了(因为我经常上网翻墙,内容太多,所以记不清楚了)。此次抓捕,他们也没有给我做笔录,以前几次他们还给做笔录审讯,这一次他们把我从广州番禺绑架回去后,就直接送进了荣昌精神病院关押。

志愿者:那你还是否记得你此次被抓前所说的话,是涉及到民主运动,还是其他什么方面的呢?
刘刚:记不太清楚了,警方也没有告诉我具体是说错了什么话才抓我的,只依稀记得,好像是因我在网上信访什么的,他们才来抓我的,具体是为什么事情,他们也没有确切的告知我。

志愿者:这样看来,你也不是因为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主要还是因为网上言论才被抓回重庆荣昌,而后被关进荣昌精神病院的。是这样吗?
刘刚:是的,我没有在现实社会没有做过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都是因为网上的言论被抓的。这最后一次抓捕关押,是从2017年7月15日开始的,一直关押到2017年12月29日,差不多关了约5个多月的时间。

志愿者:这次被关在精神病院里,你都有一些什么样的经历?
刘刚:这次进去的第一天我就晕倒了,经过输氧抢救才捡回来一条命,然后他们就没有再给我打针了,只是光给我吃药。这次关押期间的伙食还是很差的哦!根本就没有一点油荤。

志愿者:这次把你关进精神病院,他们有没有经过你的家人同意,或者欺骗家人同意送你入院?
刘刚:他们就是忽悠欺骗我家人签字同意,说我有病,还给办了一个所谓的《残疾证》,精神残疾二级。

志愿者:但是,这个并没有经过你本人同意或是到一个专业的鉴定机构去鉴定是吧?
刘刚:没有,他们就是忽悠(欺骗)。

志愿者:据了解,你2017年7月15日被关精神病院,在此之前国家已经出台了“精神病相关法律”,据悉,相关法律规定,只要是没有暴力倾向的,即便是真正的精神病人,一般也不会被强制关精神病院。
刘刚:我没有暴力倾向,我就是因为网上的言论(这次可能是因为网上信访),他们就把我给关精神病院了。

志愿者:你以前也没有因为暴力事件被警方处罚过吧?
刘刚:没有!没有!主要就是因为网上的言论抓我、关我的。我还曾因为在网上组建了一个“中国新民党宁夏分部”,就被南京国家安全局(简称:国安)人员专程搭乘飞机来传唤调查我。

志愿者:也就是说,总体上你还是因为政治理念与政治言论被警方抓捕、关进精神病院的对吧?
刘刚:嗯!(还包括信访)

志愿者:那你“被精神病”这个问题,你没有去实地上访或者向相关部门反映吗?
刘刚:我上访过,是网上信访。我发觉只要你一信访,就最容易被关精神病院了,你不信访还好一点。

志愿者:这就是说,你不反映问题还好,你一反映问题他就更加说你是精神病了。
刘刚:对!对!

志愿者:你近期有没有再被国保调查或者处理过?
刘刚:近期国保没有找过我,只是把我列入了重点监控名单,每次我到网吧上网或者住宾馆都会遭到盘查,有一次我在北京的网吧上网,就被警察赶来检查我的身份证,后经请示他们的领导批准,才让我继续上网的。

志愿者: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采访就到此为止,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在开始采访之前,刘刚先生带着本网志愿者来到曾经关押他的荣昌精神病院,他告诉志愿者,这里到处都是监控探头,政府送来的人一旦被关在这里,那是很难逃脱的,并且外人是很难进去探访这些人的,里面的保安很警惕,对政府送来的人员监控特别严密。这里的外表装修的很华丽,但是里面对待被精神病人却是很厉害的,强迫打针、吃药;电击病人是常有的事。他被关在这里5个多月,受尽了折磨,伙食极差,还难以见到亲人,在里面整天被关着,完全失去了自由,孤单、恐惧、失眠时常困扰着他、折磨着他。他没有精神病,只是因为上网发表政治言论及信访,就被警察和地方政府人员抓来关在这里,他实在是心有不甘,他希望中国早日实现自由、民主,这样就不会再有人因不同的政治观点和言论,被警方以“反党、反政府”为由肆意抓来关进精神病院了。

采访结束后,刘刚先生还向志愿者反映,目前中国警察的权力太大了,缺乏有效的制约,他们几乎成了执政党的党卫军,为了保卫一党的专权与特权,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以随意的把黑的说成是白的,把白的说成是黑的。比如,在2010年3月3日,他因为在网上看到了一则“有黑恶势力斥巨资雇凶杀王立军”的消息,他就来到重庆人民广场用公共电话拨打了110询问是否真有此事?却被警察找到他,把他拘留、劳教。刘刚介绍说:“我就是用公用电话打110询问这件事的真伪,结果说来说去,警方绕圈子,就把这事说成了是我要杀王立军了”。就因为这句话,当天晚上,在学田湾的一家网吧上网时,他被渝中区分局警察张伟等人抓住,后被带到大溪沟派出所做笔录,再又被送进看守所羁押了一个月,涉嫌的罪名是“散布恐怖信息罪”。至4月3日晚上,他又被送到六甸子拘留所关了5天。2010年4月9日,他又被送到西山坪九大队劳教两年,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如此等等,这些权力部门随意编造理由,肆意找借口把不同政见者拘留、劳教甚至关进精神病院。在这种制度下,根本不可能有思想自由、言论自由;这种制度下,国民只是一群歌功颂德、唯唯诺诺的奴才。



采访视频:
http://msguancha.blogspot.com/2018/02/blog-post_33.html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河南何永阁因上访五次被关精神病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