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被精神病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江苏苏州朱永健讲述四次被关押精神病院的经历         ★★★
江苏苏州朱永健讲述四次被关押精神病院的经历
作者:原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12-01 08:54

精神迫害访谈录之二十

据民生观察志愿者原野了解,第四次被关押在江苏省苏州市广济医院的的朱永健已于近日回到家中。2009年11月底,民生观察志愿者原野电话采访了朱先生,请他讲述了他被多次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情况。同时,朱先生还给我们传真来了大量相关材料,下面是访谈全文:

 

民生观察志愿者原野(以下简称志愿者):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我听说您4次被关押在当地精神病院,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我想这和您的上访有关,您是否愿意把您为什么上访的事情简单说一下。

 

朱永健(以下简称朱):谢谢,我是江苏省苏州市吳中区胥口镇采香泾高车渡口人,80年代参军,退役后转业经营肉档。2001年,当地恶霸干扰我生意,我们打了起来,双方都受伤了,但对方在公、检、法有人,法庭以故意伤人罪,判我入狱六个月,我当然不服,出狱后就一直申诉。但是没有任何人给我任何合理的答复和解决,我只好上访了。2004年,村党委指责我上访闹事,把我在部队入的党籍也开除了。我认为村党委没有上级党委的批文就开除我的党籍,就是蓄意打压。

 

志愿者:据说您4次被关押在当地精神病院,真是这样吗?他们何以敢如此对待一个精神正常的上访人员?

 

朱:我确实是4次被关押在苏州市广济医院,那是个以治疗精神病患者为主的医院,他们美其名曰给我治病。我哪里有病啊,他们就是打击迫害我。2007年10月2日,江苏省苏州市信访局驻京办的吕霞,给我打电话,约我到一个宾馆说了解情况。我去了以后,就被接防人员将我强行押上他们早已准备好的地方警车上。当夜就给我押回了苏州,押交胥口镇的一家宾馆关了4天,到10月6号晚上,十几个便衣联防趁黑夜把我送进了苏州市广济医院(五病区),进了五病区后,医生们不做任何检查就把我绑在床上强行打针、强制灌药。由于我极力反抗,医院里以钱正康为首的医护人员,只要看到我醒了,就给我打针。有一次一个值班护士没有按照钱的要求给我及时打针,还受到了钱的训斥。这次关了一个月。

 

2008年3月8日,我在北京上访,他们又把我强行带回去,连夜把我送进苏州市广济医院五病区关了三十六天。2009年5月2号,我在天安门附近玩,北京的警察将我送到马家楼,我们当地的坐飞机赶来,将我押回去,又是直接送到了苏州市广济医院。当月22号,吴中区胥口镇信访办的人把我接回家去了。最后一次是2009年9月22号,我当时在北京的小红门附近住,被查暂住证的警察给我送到了马家楼,又让当地给我接回去直接关押进苏州市广济医院关了起来,这次直到10月19日才被放出来。

 

我被关精神病院,他们给我弄了个假鉴定,说我是“偏执性人格障碍”。

 

志愿者:您每次被关押,他们都会按照精神病人的情况来对待你吗?

 

朱:对,每次都虐待我,他们给我强行打针和服药,我只要不听从他们的安排,不吃他们的药,就被他们捆绑在床上。比如说最后一次,我被关进去后,他们给我灌药,我不喝,他们就给我插鼻管,从鼻子里给我灌。药下去后,我喉咙里感觉很痛,持续了10多天,这种灌药一共灌了2次。后来我就不干了,绝食了。但是他们给我打吊针,医院里的护士说我,想死?没那么容易。真是生不如死啊!

 

志愿者:那你被关押进去,你家里不知道吗?

 

朱:不知道,他们不告诉我家里人。我还是通过一起住院的出院了的病友帮忙转告,才让我老婆知道了我的情况。但是知道了有什么用呢,我以后的几次被送进去,他们都说我老婆和儿子不是我的监护人,不能做我的监护人。我老婆凭什么不是我的监护人?我儿子都22岁了,也不能做我的监护人,我是第一次听说一个成年直系亲属都不能做监护人。

 

志愿者:那么请问他们是否遭对您说过恐吓之类的话?

 

朱:太多了,他们老说,再上访就给你劳教了,让你生不如死等等,我都不愿意说了。

 

志愿者:您对自己遭遇这样的事情,有什么想法?

 

朱:我以前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从我的经历我总算知道了他们的黑暗程度。太黑了,简直就是暗无天日,这些人对国家的法律真的是置若罔闻,也不把我们这些人当人看待。

 

志愿者:您还会上访吗?

 

朱:肯定会的,我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这么多次,我现在都有了后遗症了。以前我从来没有癫痫症,第二次出来后,我就有了癫痫症的症状,第二次出来后,我癫痫发作了10多次。10月6号,我再次犯了癫痫。就像我这次进去,我就掉了9斤肉,连一个月都不到啊。

 

志愿者:怎么会这么严重,是虐待导致的吗?

 

朱:他们里面的饭很难吃,我根本吃不进去,简直就不是人吃的,我想猪都不会愿意吃那种食物。再加上我被用大单的方式捆了2次,身体难受的要命,体重肯定会减轻的。

 

志愿者:可以说一下什么是大单吗?

 

朱:大单就是双腿双脚捆紧,绑在床尾,再把两个胳膊拉紧,紧紧绑在床头,把人的身体就等于是拉长了,你说那种感觉能好受的了吗?太惨无人道了!我真不知道他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志愿者:接下来您准备怎么做?

 

朱:我现在身体很不好,等我身体恢复一些,我还会继续上访,直到我的事情合理解决为止,我就不信天下就是他们的天下,老百姓就没有说理的地方。

 

志愿者:祝愿您的事情能早日得到解决,也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再见。

 

朱:谢谢你们的关注,再见。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黑龙江省绥化市孟庆义二次被关精神病院

  • 下一篇:武汉精神病院受难群体获英、美媒体采访 天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