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司法监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安徽葛林林案一审被判二十二年         ★★★
安徽葛林林案一审被判二十二年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07-28 18:52
【民生观察2020年7月28日消息】2019年12月27日,安徽葛林林一审被判构成“领导黑社会”,获刑22年。他最终没能躲过“扫黑除恶”的黑水浪潮。在这一年间凭空积攒的“黑水”顺势而下,将他埋没。

同在阜阳,唐洁眼睁睁看着“黑水”渐渐没过丈夫葛林林的头顶。当地恶霸花了2000万诬陷葛林林为黑社会领导者,被判22年徒刑。

她给了自己一个耳光。4年前的她本应该拦住葛林林不去招惹恶霸褚安江。哪怕只是为了给父亲讨个公道,哪怕只是发生了一些口角。

带着两个孩子操持家庭的她已经为丈夫喊冤奔走两年了。父亲的形象已经在两个孩子的眼里模糊起来。

在阜阳,你可以用2000万买一个无辜公民在牢里蹲22年。简单直白。随后便是一系列的人情运作与纠葛。

2014年,32岁的葛林林在阜阳也算事业有成,儿子出生的当天恰好也是他的生日,自此他一直感叹这是上天眷顾。

然而,三年后的一场巨变,他就再也没能见上儿子。

2016年,葛林林去酒吧接妻子唐洁回家时与当地开发商褚安江发生了口角。已经有了儿子的他沉稳了很多,很快在朋友们的劝阻下回了家。

当时在场的人说,“褚安江感觉被冒犯丢了面子,坐在那气得厉害。”

事后,褚安江在阜阳发出“悬赏令”,

“咱有的是钱,我花2000万买他20年牢。只要想搞你,有事没事都得进去。”

2018年,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启动。这本是一场为了增强人民幸福感的行动,在许刚的手中中渐渐沦为获取政绩和报复私仇的工具。

同年,褚安江通过行贿等手段与时任安徽扫黑办主任许刚勾结,以敲诈勒索之名将葛林林带走。酒吧里两人间发生的口角此时直接被上升为寻衅滋事。

在此之前,2015年的时候葛林林家曾经有一块墓地处在褚安江的开发范围内。

褚安江以此为契机,虚构自己彼时与第三人之间的一笔转账实为付给葛林林的敲诈费用。

6秒,转账与取款之间仅仅相隔6秒。

欠葛林林不少钱没还的高占、褚安江自己公司的总经理王某、承包褚安江工程的负责人王某某等有利于褚安江的证人都纷纷作证敲诈的存在。

而被构陷为率人堵门的葛林林这边甚至无一人被警方询问。

褚安江一方曾有证人提到“三子”与葛林林一起参与堵门。

而当“三子”在别的案件中检举立功后被警方问及是否认识葛林林时,他简单的回答道:

“我和他不熟”

在一个又一个毫无关联的证据中,荒谬的案件产生了。

2018年4月,在褚安江的安排下,安徽扫黑办主任许刚成立专案组以敲诈勒索为由将葛林林带走。

同年10月,专案组办案人员程广超在索贿索贿30万后,将葛林林从敲诈勒索案升级作为扫黑除恶的典型案例大肆宣传以便进一步索贿,

“宣扬是为了工作需要,很正常,你们又没做什么事儿,还怕别人宣传吗?这个事儿我们知道了,我们尽量给他办取保。你放心吧,即使公安取保不了,也可以到检察院取保。”

程广超老婆在一旁说,

“你放心吧,即使公安取保不了,也可以到检察院取保。检察院都自己人,我小孩的姨夫在。”

然而得手后的程广超没有停下,其妻子在借卖房索贿190万元未果后恼羞成怒,

“你还有什么脸来问我们?!让你安排个事儿,你都没安排好!”

2018年11月19日,葛林林被作为黑社会组织的“黑老二”立案侦查。

之后的时间里,在黑水的冲刷下,几年前的很多事情都纷纷变了模样。

2013年葛林林曾受赵永红邀请前往醉江南酒楼吃饭,桌上赵永红与陈春柱发生争执。

与几人都相识的葛林林赶忙上前劝解。饭后,陈春柱上车回了家。葛林林同另外几人前往羊肉汤店喝汤解酒。两人并无过多交流。

在后来的案件认定过程中,这起事件却被认定为葛林林与陈春柱“黑社会性质组织形成的标志”、“两股势力合流”。

2015年至2018年间,待人宽厚的葛林林常常给朋友说着与人为善的道理,在朋友与他人发生矛盾时也屡屡前往劝架。

他说都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做出一个表率。

这却被认定为是他对黑社会组织成员的领导控制。

此后,无论其他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他曾经被葛林林劝阻过,那么就能作为组织犯罪汇聚在葛林林的头上。

葛林林没有选择,更无法反抗,只能被动地接受着。

2019年12月27日,葛林林一审仍然被认定为黑社会。他最终没能躲过“扫黑除恶”的黑水浪潮。在这一年间凭空积攒的“黑水”顺势而下,将他埋没。

回望整个庭审过程 ,公检法似乎都在喊着:快!快!快!

在政绩的压迫下与金钱的诱惑下审理逐步扭曲简化:一审审判管辖错误、专案组成员作为程广超下属,应回避而未回避、庭审必要程序缺失、以提高庭审效率为名,将重要诉讼程序不公开进行,由审判人员越俎代庖、违法行使被告人的异议权……

“快!快!快!”黑水中的阜阳法院以一句“被告人辩解、辩护人意见不予认定”,冲破层层防止法律失控的程序堤坝,将葛林林人定为了黑社会二把手。

没人来得及听见葛林林一家的声音,因为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2019年12月,“黑水”弥漫阜阳。

我国有期徒刑刑期上限最高为25年,与人为善、频频参与劝架调解的葛林林一审被判构成“领导黑社会”,获刑22年。

葛林林被打成黑社会后,倘若说“褚安江的诬陷也不全是个坏东西”或说“许刚受贿滥用司法权力也不是个坏东西”,并给出理由道,这让我们看见了葛林林的妻子在为丈夫四处喊冤时的坚强、看见了他的孩子在家无人看管时的独立自主,甚至说由此得以暴露出扫黑办主任许刚的贪污受贿……

似乎总有些不对劲。

7月22日,恰巧是葛林林与儿子共同的生日。葛林林的妻子带上生日蛋糕准备前往看守所看望丈夫,准备告诉他许刚、褚安江、程广超等人纷纷落马的消息。

但身在看守所的葛林林并不能知道这一切,也无法品尝到今年的生日蛋糕。

葛林林抬头看着快要变青的天,淹没他的“黑水”又何时才能退去?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江西张玉环案再审未当庭宣判

  • 下一篇:山西“毒杀仇家祖孙”案主犯喊冤十五年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