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山东滕州民主党派成员、维权人士高继澡访谈录         ★★★
山东滕州民主党派成员、维权人士高继澡访谈录
作者:钟于山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07-07 17:39

今年74岁的高继澡先生是原枣庄市个体工商协会副会长,民建盟枣庄支部负责人。高继澡也是当地一位硬骨头维权人士,他敢顶着当地官员的压力为老百姓说话。他嫉恶如仇,对暴力拆迁等过程中官员腐败欺压百姓的行为他都曾公开站出来反对。对将正常访民关进精神病院等行为高继澡更是痛恨不已,前不久,民生观察志愿者李向阳到滕州对这一问题进行实地调查时,就得到了高继澡的大力支持和协助。为这事,官方不仅对他施压,还找到他开办工厂的儿子,威胁高继澡再继续下去的话就要让工厂办不下去。近日,民生观察网编辑钟于山对高继澡进行了访谈,下面是访谈全文:

 

1943年,动荡的社会、贫困的家庭促使12岁高继澡远去上海谋生。在上海的他,亲历了共军进大上海。

1952年,17岁的他于应征入伍走到了朝鲜战场。

1958年,他退役到原籍滕州,任教师。

1960年,饿得全身浮肿的他回到老家等死,但后来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了。

1967年,他如很多正直的人一样,一度被“革命”关押,最终死里逃生。

1980年始,他走进企业界开办木器厂,企业最终达到二百余员工的规模。一度任枣庄市个体工商协会副会长。

2002年后,高继澡淡出工商界,关注各种民生问题。

 

民生观察钟于山(以下简称“民”):高先生,认识您很高兴。我们能畅所欲言地聊一聊吗?

 

高继澡先生(以下简称“高”):很好。我老了,做不了什么有益社会的事了,但是感触很多,愿意与关心民生的你们聊一聊。我真是有很多话想说,说什么呢?

 

民:我们不定调子,就随例谈一谈你的感触吧。

 

高:我最根本的感触是,共产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宗旨,还是政策法规,都代表了社会以及民生诉求,可是,具体的实施中很多情况下说与做背道而驰了。就说我们高庄拆迁吧。《物权法》、《民法》,还是一些有关拆迁的条例,都没让当地政府为非作歹暴力拆迁,可是,他们却这样做了。

高:有时候,我想得很远,想到我亲眼看到的在朝鲜战场上死去的战友们,更想到解放战争死去的那么多人,看如今社会状况,他们死得值吗?我是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感召下自愿加入志愿军赴难战火的,这更是为了创造一个新社会新生活而赴难战火。那时的我,想象着自己是在为创建一个平等美好的祖国而战斗,我的死去的战友们也是这样的。可是,看今天,看今天的民生,看那些欺压百姓的恶官们,那些死去的战友会暝目吗?

高:我清楚地记得,我们连的一个副排长,老家是延安的,那时他二十五六岁。他真是从内心时充满了美好呀。他说,他们延安,大家选官,官为大家,等把美国佬打回老家去解放了朝鲜人民,他就回家去争取当村长、乡长、县长,让人民天天吃自馍,天天扭大秧歌。他没有实现心愿,敌人的一场炮火把他炸零散了。他多亏死了,要是活着回国,我想信如他那样的人文革中也会被整死的,就是如我一样侥幸活下来,理想与现实的反差也会让他如我一样痛心的。

高:哎——,不谈那老八卦了,越说越让人痛心呀。

高:我真是搞不明白,政府要干什么,大喊创建和谐社会,大喊依法制国,特别是我们这里的官员,说现在就是法制社会了,要依法怎样怎样,可是,他们干得却是违法乱纪的事。我认为,只要基层官员都依法办事了,这个社会不喊和谐也就和谐了。不和谐都是当官的造成的。

 

民:哈,言重了吧。他如上意思表述完后反复说“这是为什么呢?”

 

高:什么?言重了?我活到今天,看到的经历的就是这样。就说现在吧,到处在上访,这是社会不和谐。可是,老百姓为什么上访?有谁没道理去上访?我曾听到上面一个领导讲话,说是百分之八十的上访是有理上访,他们自己都这么认为,那么为什么不解决问题?就说你们上次来人采访的事吧,人家上访,问题不给解决反把人家关进精神病院,这是什么作为!还有点良心吗?人家都是人!人人都说他们冤,都说政府黑。就说那个刘和善,这个人刚开放时很有名气的,他一开始办企业比我办得好,后来因为一些事上访,被搞得家破人亡,他还被十几次地关精神病院,这有天理吗?!(到此,高先生喘起粗气来)政府的一些官员,真是一点道德都没了,居然把我的名字改成“搞鸡早”,以这种方式污辱我!

 

民:我们采访的那些案例,每一个案例都让人感到气愤,每一个人都让人深深的同情,但愿他们能讨回自己的公道吧。

 

高:他们能讨回公道?我们这里太黑了,你们来采访的几天只是了解点皮毛,认识不到这些政府官员的黑。

 

高:就说那个现在还被关在精神病院里的张长流吧,政府方面说,就是因为你们来采访,才继续把他关下去。人家一个好好的大学生,还是学法律的,不就是因为帮老百姓多说了几句话吗?就这样迫害人家。政府雇黑社会打手把人家打伤打残,这是公安局查出来的事实。被打伤打残不给人家一点说法。不过,这样恶劣的案件,既然都查实了,反而抓不到人,可能吗?这是不抓而不是抓不到,这就是政府!

高:我还是说说不和谐是政府官员所为的事。我们就说有些人乱占道搞小生意的事,因为这样的事城管屡屡管出事态来。表面上看这些小商贩做得不对,使市容还是交通不和谐了,可是,为什么出现这样的事?是我们的老百姓素质差不顾大局吗?不是!亲友有点官味儿的人和给当官的上点供的人,可以随便占道不守规矩,一般老百姓为什么守规矩?更何况那些下岗工人、没地的农民要活下去,要吃饭呀,不赚几个小钱他们怎么活?

高:现在看,社会上确实是有很多不和谐的现象,这些现象成了灾,还不是当官的造成的?道理都如我上面说的一样。比如说偷税漏税吧,当官的入股办的企业,或是有上层关系背景的人,他们是官字号的,税费该不交的就不交,你们可想一想这种情况下,一般的经营者心理平衡吗?人家不交他们为什么交?再是,同样的经营,你照章纳税人家不纳少纳,你在市场上还有竞争力吗,那只能等着倒闭!不是我们的老百姓不自觉,是没办法不得不这样。我红红火火的木器厂当时二百来工人的规模,从生产到销售,还是经营管理,哪里不行?我为什么不做了?是因为难做下去了,就是因为税费我难以与人家平等,这样没科技含量的常规产品本来市场竞争很激烈,我纳税人家不纳,我怎么能经营下去?当然,并不仅因为我们这个地方,是全国很多地方都出现税费不平等现象,整个全国的大市场,只要依法经营的,都干不下去!

高:这社会最大的不和谐就是群体事件,可是我们想一想,哪一起群体事件不是政府造成的?就说前不久上万人的石首事件吧,听说最后查明那人是自杀的,这样看来是老百姓故意闹事了。可是,我们想一想,老百姓为什么这样闹,还不是因为心里积有怨愤吗?比如说我就心里积着怨气,我一个企业经营者,你们为什么纳税不公平让我难以维持?你们为什么来拆我的访子不尊重我的意愿?就说石首那死了的青年人的事,就算真是自杀的,为什么老百姓宁信道听途说不信你政府?还不是因为你政府说得假话太多做得事太不公道,没人相信了吗?

高:要社会和谐很简单,你共产党、你政府依法办事,办的事公理公道,这个社会不想和谐也就和谐了。

高:看来,政府行公道的可能性不大了。他们会不再天天海吃海喝吗?他们会少坐几辆小车吗?他们会不再贪污吗?他们会不再欺负百姓吗?我们举个例子吧。一只狼,从小就被人当狗养着,只要它没体会过血腥,他就不会咬人咬动物,可是这狼要是一旦尝到了血腥的味道,就会一发不可收的。这当管的,作恶贪占惯了,让他们不再这样好象不可能。

高:这社会,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好人成了坏人,坏的反倒是好人了。上面我说过,如我是维护党的政策的,那些来暴力拆迁险出人命的当官的是违法乱纪的,可是,我反而成坏人了,这人找我来谈话,那人找我的茬子,让我不得安生。政府方面居然编出顺口溜:高继澡不完蛋,高庄的拆迁不好办。就说我的儿媳,居然不忠不孝大闹我这七、八十岁的老头子,咒我快死。我说了,我没给他们小孩丢脸,我走得直站得正,我是抬起头来做人,挺真腰杆走路,这一辈子没亏谁没害谁。我的儿子儿媳要是没有企业,身家没有百万千万,他们也会支持我这样做的,他们这样做是为富不仁!再说了,你政府可以打我杀我,我为什么因为我说了几句公道话做了点公道事,就让我儿子的企业做不成,太黑了!这样的政府官员,败了党风乱了国纪,才使国家到了今天。再让这些当官的拆腾下去,这个国家就完了。胡锦涛说不让拆腾,大家看看这是不拆腾了吗?这是大拆腾,向亡党亡国的绝路上拆腾!

高:痛心呀,痛心呀,好好的一个党,好好的一个国家,不往好处做,这是哪门子心思?要说这是当官的为了显示自己的了不起,这真是相反了,他们好好地做人民公仆,人民才会把他们看得了不起,他们这样做,招来的是骂名,是仇恨,我相信他们活得不是了不起,是天天提心掉胆。要说当官的为了钱,要那么多钱做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贪那么多干什么?我一个民营企业者,做企业做了这么多年,只所以做是因为想做点事,让自己不白活一回,都没把敛钱当回事。我记得你们来采访的那李老师说过,他最后会把遗体捐献给红十字会,我老高也想这么做。

高:谈到这里吧,不谈了,真是让人想不通、想不通。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呀。

 

民:高先生,听您一席谈话,受益匪浅,对你更加敬佩。多谢了。

 

高:我应谢你们呀,你们都是好人。说到这里,我再问一下,我们这里政府说你们是法轮功,你们到底是不是?

 

民:高先生,我们不是任何宗教团体,我们办了一个名叫《民生观察》的网站关注社会昭彰正义。我们都是一般的人,只是为了民主人权、为了民生民计做点无愧于自己良知的工作罢了。

 

高:反正你们是好人,我这样认为。都说好人自有好报,你们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民:感谢关心。

 

                                      2009-7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图文]浙江台州失地农民吴恩根谈上访被打断肋骨

  • 下一篇:结石患儿维权代表人物赵连海的维权经历与感受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