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第一章    纤绳文明         ★★★
第一章    纤绳文明
作者:华梁兴 文章来源:华梁兴 更新时间:2007-06-21 01:38

 

 

汉江号子——失落的千古绝唱

 

哎嗬嗨、哎嗬嗨……

汉江水,美如画,

我在江边纤绳拉,

上襄凡、下汉口

木船就是我的家;

 

踏波涛、顶风沙,

数九寒天赤脚丫

闯过险滩还有弯呀,

风里雨里飘天涯。

 

这是流传于汉江中游的一首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船家民谣。随着历史的变迁,已近失传的民谣将成为千古绝唱。

 

汉江起源于陕西汉中的宁强县,流入丹江口水库,又经襄樊、钟祥、汉川,从武汉市龙王庙注入长江。

 

汉江穿越钟祥市腹地(一九九二年以前为钟祥县),全程一百一十四公里,流域面积二百六十三平方公里。钟祥最早叫郢县(府州郡、安陆府),据传说是莫愁女的故乡,至今,还保存着白雪楼与阳春台,以纪念莫愁女在诗人屈原、文学家宋玉的指导下传唱《阳春白雪》的绝世吟唱。

 

钟祥又是明朝最腐败、最残暴皇帝之一的朱厚璁(嘉靖)的出生地,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大礼议事件”被追认为“兴献帝”、“兴献后”的墓址就修建在汉江河边不远处松林山崖,名为显陵。这座陵墓是朱厚璁专门南巡亲自选定的地方,断断续续修了38年,占地2047亩,宫殿两百多间、卫房一千五百多间,民末被李自成的反政府军烧得面目全非。只有那些石人石马依稀记载着帝王的荒淫与残暴。

 

 

钟祥地区物产丰富,河流纵横,水运条件优越,故是众多船家谋生之地,二十世纪以来,在汉江中游活跃着一只只白鹤般飞翔的白帆船,祖祖辈辈唱着号子,背纤摇撸水上谋生存。帆船货运上下如梭,一派繁忙景象。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毛泽东亲自倡导的大办农业合作化运动推广到钟祥地区。汉江沿岸的木帆船自然也是改选的对象,钟祥县政府工作组进驻船民家里,对隶属于钟祥境内的木帆船船主进行动员,号召船主交船入社,反对单干,强制入合作化。由此,隶属于钟祥境内的七百多条木帆船都交给了集体,成立了钟祥木帆船运输合作社,最初叫“钟祥县木帆船社。”这个木帆船社是汉江流域最庞大的运输力量之一。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期里,靠船工一家人背纤摇橹将内陆的棉花、粮食、油料、木材等资源源源不断地运往水陆运输集散地武汉,再从武汉将食盐、桐油、煤炭、日用小商品和农用物资运回汉江内陆各地。

 

 

木帆船在跑运输的过程中,由于汉江河道弯曲,水涨水落变化无常,为了战胜这恶劣的自然条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号子文化”。汉江船工号子配合着拉纤、推桡、摇橹、拖杠和扳梢的不同劳作,分为多种不同类型。“一根纤绳九丈三,父子代代肩上栓;踏穿岩石无人问,谁知纤夫心里寒。” 一位船工给自己的女儿取名叫冷寒冰,就是真实的写照,一根柔韧的纤绳,从祖父辈开始至七十年代中叶,一直勒在船工们隆起的肩上。迈动艰辛的步履,带血的足迹书写着沧桑与辉煌。在钟祥市皇庄对岸沿山头山体上,至今残留着被纤绳勒刻的一条条深槽,就是历史的见证。

 

 

领唱:喔—咿一嗬……闹起来呀!

众唱:噎一嗬一噎一嗬……

领唱:沿山头呀               众唱:——嗨!

领唱:将军滩呀               众唱:——嗨!

领唱:匍倒地啦               众唱:——嗨!

领唱:用力蹬啦               众唱:——嗨!

领唱:脚步千万别放慢啦       众唱:——嗨!

领唱:拼命闯过这一关         众唱:——嗨!

领唱:众兄弟呀               众唱:——嗨呀嗬!

领唱:雄威显呀               众唱:——嗨呀嗬!

领唱:拉过急流               众唱:——嗨呀嗬!

领唱:心才欢呀               众唱:——嗨呀嗬!

领唱:要将虎牙来扳掉         众唱:——嗨呀嗬!

领唱:要将龙角来扳弯         众唱:——嗨呀嗬!

领唱:上了滩呀               众唱:——嗨呀嗬!

领唱:酒碗端啦               众唱:——嗨呀嗬!

领唱:老婆孩子合家欢啦       众唱:——嗨呀嗬……嗨呀嗬……嗨呀嗬…… 

 

随着欢快的号子尾声落下,木船象离弦的箭,轻快平稳地驶进缓水带。险滩急流还不服气地咆哮着发出阵阵吼声。

 

汉水号子又分《摇橹号子》、《上水号子》、《平水号子》、《逆水数板号子》、《交夹号子》,《过街号子》、《过滩号子》,多为简洁而长长地“吼”和“喊”。

《逆水数板号子》。一领众合,用于船在主流中逆行时,统一纤夫的步伐与用力。大多是在拉“三脚纤”时。其喊号形式为大小号子轮流领喊,众人应尾声回答。其唱词一般都用戏曲中的原词。领喊人音词清脆吭长,众人回应声比较沉闷。《交夹号子》也是一领众合,用于船夫在长平的水里推棹之时,因此时易困乏,喊号子振作其精神。在过滩之后亦喊此号子以表喜悦之情。其唱词短小,活泼无拘束,见什么喊什么,号子明快而喜悦,为汉江号子中音乐性最强的。其喊答声可以相互交织超拍,并时而伴以口哨声。

入社,把木帆船和未来交给集体

马克思认为,如果这个社会的财富是由劳动所创造的,那么,资本家显然剥削了劳动者的剩余价值。他在《资本论》中,以相当的篇幅陈述了这一观念:就是以大历史的视角来看,工业革命结束了封建王朝,而工业革命之后就是一个追求公平的共产主义。当时所谓的“共产”,目的就是追求“公平”。如果说,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合作化运动是进行了资本主义改造的话,那么,钟祥市航运公司(以下简称“钟航公司”)最后的发展结果,显然是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因为,作为“劳动力的所有者”的船民们并没有享受到自己创造的财富。

为了追溯钟航公司的企业性质,笔者进行了大量的调查走访,从各种文件资料及老船民口里得出一个结论:钟祥市航运公司最初是由船民们将船只“入股”(入社)后、船民们背纤摇橹撑篙壮大起来的。

现年八十一岁的老船工陈友发说:一九五六年,我们都是单干的个体,我们都有自己的木船,那时政府要求我们把船只上交集体,向我们宣传人人有饭吃,有衣穿,生活会一天比一天好。在当时,有的船民想得通,有的想不通。想得通的船民认为,我们把船只交给集体了,党和政府就是我们的依靠,我们的未来有希望了,子孙有希望了;想不通的船民认为,船只交给集体了,政策一变,我们的希望就泡汤了……。没有想到,这些想不通的人的顾虑应验了……

据《钟祥县航运公司简史》(一九八四年编写,以下简称“简史”)记载:建国初期,有近千条木帆船航行于钟祥境内,大部分船只并非本地所有。当时以黄陂、孝感、汉川、河南四帮居多。到一九五六年水上“民主改革”,船只定港后,统属钟祥,编为三十七个互助组。一九五七年全港成立二十个木帆船合作社,一九五九年五月一日,成立“钟祥县水运公司。……一九六一年,随着国民经济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恢复十一个木帆船合作社,各社竟相加快船只改革步伐,一九七一年航运公司成立后,一度集中经济力量,促进运输工具的发展。一九八一年全公司除十二支木帆船外,基本实现了机械化运输。”

“简史”第三章记载:“一九五四年,由县民船管理站、皇庄水陆派出所、水上居委会共同组织人员随船工作,进行宣传发动,通过试点、逐步推广,在船民船工自愿结合互利的基础上,进行全面规划。年末,将全县七百六十只木帆船、货运量达九千六百吨从事运输的木帆船定港编组(最大的三十三吨,最小的两吨),共三十七个互助组。据钟祥县统计局记载:一九五三木帆船的货运量占全县货运量的百分之九十五,一九五四年占全县货运量的百分之九十一。”

“一九五六年初,水上船民经过历次政治运动,思想觉悟不断提高,积极要求走集体化的道路,在县人民政府的统一领导规划下,抽调有关部门的干部六人,并选拔苦大仇深的船工二十人,组成了水上社会主义改造工作组,通过宣传发动和做仔细的工作,在互助组的基础上,建立了二十个初级木帆船合作社。同年六月五日,钟祥航运公司十八号文件通知,建社后,制定社章和各项规章制度,对所有船只折价入股,每个劳动力按每股三十元分摊,多余船价存社,由社分期还款付息,实行按股分红,一般占纯收入的百分之二至百分之五,劳动报酬占百分之六十至百分之七十五,剩余为公共积累。”

为了壮大集体,船民倾其所有

由于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新成立的木帆船社一穷二白,合作社连固定的办公地点都没有。船民们入社后,集体经济十分困难,运输力量十分簿弱,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时期,水运公司的领导就大力做船民们的工作,动员船民们捐献金、银、铜、铁,朴实善良的船民们积极响应,将收藏的金银财宝都拿了出来,铜锅铜壶都捐了出来,妇女摘掉金、银戒指和耳环,都捐献给合作社了。

关于船民们捐献财物,倾其所有发展扩大运输能力的历史,在《简史》中并没有认真地记录,而是轻描淡写地提到了“一九五八年高级合作社白手起家,共同自筹资金”的说法。在第三章中有这样一段记录:“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后,水运管理虽然松懈,但各木帆船合作社排除干扰,根据具体情况进行生产,扩大建设,通过自筹资金,大力发展机动船,更新驳船。此期间是水运工具更新改造的飞跃时期,自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0年航运公司成立前夕,船只由五艘\机驳一只,木驳船三十二只,发展到十五艘,机驳船一只,木驳船一百二十六只。”

对于船民们捐金捐银发展壮大集体经济的过程,七十六岁的老船工马顺喜说:“我们那个时候,思想都很单纯。大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期盼集体经济壮大,认为集体办好了,我们就有了依靠。党和政府要求我们把收藏的金银财宝捐出来发展集体经济,我们二话不说,有啥捐啥,在船舱里翻箱倒柜都找了出来,值钱的东西都捐给了集体。没想到我们当初的想法太幼稚了,现在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据老经理柏富银介绍,吴忠良是捐献最多的船民之一,在一九五八年那场声势浩大的捐献运动中,吴忠良将家里的四根金条、二百块银元都捐了出来。船民们捐献的金、银都折价卖钱,水运公司用于改造船只、更新设备;捐献的铜、铁、锡用于制造机帆船螺旋桨、操作杆等零部件。

船民们捐赠手里的金银财定,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也可以被认为是“闲置”或“市场失效”的资源,从而减少的福利损失使整个集体“受益”,但是,最后的受益者,并不是广大的船民们,而是极个别的“体制内受益者。”据说,捐献最多的吴忠良老人,九十年代末去世时,钟航公司连花圈都没有送一个;送葬的队伍里,除了其亲友外,钟航公司没有一个领导参加。

著名的经济学家郎咸平对中国改革的主导思路曾提出质疑,郎咸平告诉我们,政府需要慎重反思“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政策策略。郎咸平的支持者们批评改革过程造成了极大的不公平,而他的反对者们则认为这种不公平的产生是中国改革开放、提高经济效率进程中不可避免的现象。这“不可避免”到什么程度?没有权威人士进行论证。

十七年后退股,物价涨了十倍

当时入社时,很多船主不同意加入,担心吃大锅饭没有出路,但是,“木帆船整顿小组”明确规定,不入社不行,每条船只必须入社。最重要的是,“木帆船整顿小组”进行船只估价时,几乎全部压价入股。

 “简史”记载:“一九五七年七月九日,遵照中共钟祥县委员会部字(57)二十二号文件《关于成立木帆船领导小组的通知》,于八月十六日成立以刘彬、郭世洪、张光正、宗应芳、胡义清、蒋松筠、阮庆禄七人组成的《木帆船整顿小组》,副县长彭栋才亲自抓该项工作。通过整顿将二十个初级社分两批转为高级社。并打破私有制观念,实行劳力、船只‘一平二调’……”

这里所说的“由县民船管理站、皇庄水陆派出所、水上居委会共同组织人员随船工作,进行宣传发动。……组成了水上社会主义改造工作组……”就带有一些强迫性质。据一些老船民回亿,当初,有许多船民不愿意将出自己的船只交出来,不愿意走集体化道。派驻的工作组就进行软硬兼施,恐吓威胁。在这种情况下,船民们才忍气吞声交出船只,入了社。陈友发回亿说:“我们那个时候,有的船民并不是主动入社的,不主动入社的原因是担心政策会变,当时的地方组织就千方百计地向我们宣传,入社后如何如何好,将来如何如何好,即使是这样,还有一些船民仍然不相信,当时的公安、民政部门的干部就扣留船只逼着这些不愿意入社的人入社,是在这种情况下才入了社。”

“入社后的政策就这样变一下,那样变一下,入初级社时说的是船只折价,按股分红,每个劳动力每股三十元分摊,由社分期还款付息,入了高级社后又推翻了这些政策,实行所谓的按劳取酬,多劳多得的社会主义分配原则,但这些政策从来都没有兑现过,没有兑现的原因,是将应该给我们的利息与红利都归于集体所有,壮大了集体经济。他们就这样变来变去,把我们个人的家当变没了,都成了集体的了。”

第一个“思想开窍”并主动将木帆船入社的是现年七十八岁的汤学协。他的木帆船是一九五三年下半年花了一千八百八十元购买的,载重量三十三吨,是全社最好的木帆船之一。打价时将他的船只估价为八百元股份。

回忆半个世纪前的那一幕,汤学协老人一脸的苦笑。笔者在他那住了四十多年的窝棚里见到他时,他说:“我父辈跑了一辈子的船,积攒了一千八百元,我又找别人借了八十元钱,才买下那只脚划子(木帆船)。一九五六年入社时,打价八百元。但是,当时的大米只有六分钱一斤,到了一九七三年退给我们股金时,大米已上涨到每斤五角八分钱,十七年后股金还是八百元,物价确涨了近十倍。”

纤夫之歌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
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小妹妹我坐船头,哥哥你在岸上走
我俩的情我俩的爱,
在纤绳上荡悠悠荡悠悠……
你一步一叩首啊 没有别的乞求
只盼拉着我 妹妹的手哇
跟你并肩走,噢..噢..噢……”

由尹相杰、于文华演唱的这首《纤夫的歌》,曾经红遍大江南北。当笔者询问钟祥航运公司的老船民对这首歌的感受时,他们一脸的苦笑:“我们那个时候脸朝黄土背朝天地背纤,没日没夜地行船,哪里还有‘荡悠悠’的情调哟……”

 

今天的汉江上,木帆船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行走在岸边上的纤夫们不见了,那沉闷的船号子听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机声隆隆的钢铁驳船。

 

现年六十二岁的船民徐冬莲与丈夫居住在磷矿镇一间平房里,提起当年驾船的历史,她感慨万千:“我十四岁就开始背纤——象我这个年龄的人都是这样,那个时候只是给父母打个帮手,父母驾船那么辛苦,我们从小也就得扛起生活的重担。”

 

“那个时候的船民思想都很单纯,都只有一个想法:努力往前赶!尽快到达目的地,支援社会主义建设。”

 

“不管是数九寒冬,还是酷暑夏天,我们都是一双赤脚行走在汉江边上,是悬崖绝壁要爬过去,是长满荆棘的丛林也要踩过去;夏天走在滚烫的沙滩上,脚板烫出一个个血泡,冬天走在冰窿窟里,冻掉一块一块的肉,——为什么不穿鞋子?那个时候穷呵,行船背纤几天就要穿烂一双鞋子,所以,我们都没有穿鞋子的习惯。”

 

“一九六七年我怀第一个娃儿,都五六个月了还照常背纤。当时我和丈夫与张西州一家合驾一条木帆船,我们俩口子与张西州两口子背纤,当时涨洪水,洪水退后,我们背纤逆水行走到丰乐河河滩上。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走在最后面,一不小心陷进了涨水留下的深泥里,并且越陷越深,走在前面的丈夫与张家夫妇都没注意,我忙大声呼叫,他们一看也呆了,这时候已陷齐腰深了,丈夫第一个冲过来,但脚下都是稀泥巴,他无法救我,沙泥滩上又没有施救的工具,他忙解开身上的褡袍子(纤夫身上的背绳)扔给我,三个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我从稀泥里拖了出来。”

 

“我们船上的妇女既没有‘例假’,更没有‘怀孕假’,‘好事’来了照样泥里水里行走,娃儿怀上六七个月了还得背纤撑篙,娃儿一生下来就得驾船掌舵、洗衣做饭,不背纤就是最轻松的活儿了。不是我一个没有例假,而是都没有。为什么我们水上的妇女现在妇科病多?就是当年驾船留下的后遗症,现在连企业都不存在了,吃饭的饭碗都没有了,自然没有人管我们妇科病有多严重了。”

 

十八天的月子趟水背纤

 

几乎每一个老船民都有一段辛酸的历史,他们战天斗地的精神成为二十世纪的绝唱。

 

七十三岁的胡家凤回忆过去背纤摇橹的历史,泪水潸然而下。

 

她家里的木帆船作价二百九十入股,驾了一段时间后,合作组安排她家与另一家船民柳忠林“合家”驾一条船。那个时候,她是二十多岁的青年女子,再寒冷也得赤着脚拉船,再酷热也要赤着脚拉船,走到钢柴林子(芦苇丛),脚板扎的血水直冒,咬着牙还得往前走。她的大女儿一九五九年出生,她常常是一面背纤行船,一面抱着女儿喂奶;一九六三年十月生第二个女儿只有十八天,船行至天门市多宝湾,多宝湾上南风旺,所谓南风旺,就是河道改变方向顺风变成了逆风,非得拉纤将船只拖过这段险地,抢顺风前行。河道里风急浪吼,她的丈夫等人走在岸上拉纤遇到了重重阻力,船舶在浪涛里摇摇欲坠,几近失控。她一看着急了。那个时候没有卫生巾,她将一条旧裤子往下身一扎就下水了,顾不得坐月子只有十八天的身子,淌齐腰身的水奋力背纤,将第一个“南风旺”背了过去。

 

她刚爬上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第二个“南风旺”又迎面而来,并且更加凶险,她又下船背纤,背了一段时间,水越趟越深。趟齐腰深的时候,她还与男人们一样挻住,坚持着往前行走,但越往前趟河水越深,后来河水淹住她的颈项了,她的丈夫催她上岸去,风力已经减小了,她才顺着绳子爬上岸。岸上一个老大爷看到此情此景,心疼地说:“姑娘呀,你在船上撑篙不好吗?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下水呵!”老大爷一说完,胡家凤就哭了起来,她对老大爷说:“大爷呵,不瞒您说,我坐月子才十八天。”老大爷惊奇不已地看着她,感叹道:“唉呀,你们水上人太苦了,这身子骨受得了吗?今后还有大半辈子呵!”

 

胡家凤背纤驾船留下了一身的疾病,但是,她现在仅每月四百多元养老金外。二00四年患病做手术花费了一万八千多万元,主要是孝顺的儿女打工挣钱给她治病。

 

勤劳、善良的水上船民用他们战天斗地的拼搏精神创造了昨天的辉煌,汉江两岸留下了他们带血的足迹。酷日当头,烈日炎炎,汉江沿岸是他们被晒的黝黑的背影;朔风如刀,寒风彻骨,河道泥泞里是他们光着脚丫的足迹。

 

回亿是沉甸甸的。现年七十岁的刘秀荣老人描述当年驾驶木帆船的情景说:“我们那个时候的人呵,社会主义觉悟都很高,宁可自己挨冻受饿,也要保护好集体的财产,运输的物资生怕受了损失。”

 

“一九七0年寒冬,我们一家运粮食走到唐港,那天狂风大作,雨夹雪下的人睁不开眼睛,当天夜里河水都结冰了,地面上都是牛皮凌,第二天还是雨雪不断,我丈夫刘正强担心粮食被雨雪淋湿,坚持要赶路。他一个人到冰水里去启锚,由于冰雪把锚冻住了,又没有一个帮手,费了很大的劲才启动锚,等他上岸时,我发现他脚板上在流血,原来是脚板粘在冰块上,时间长了被冰块撕掉了一块肉,就是这样,仍然不顾疼痛地继续赶路程……”

努力往前赶,是船工们唯一的目的,但是,在“往前赶”的路上是万重高山,惊涛骇浪,是沉重的号子声,是流血的脚板,是刀尖上玩命地滚爬的人生之路。他们“往前赶”的结果是丰硕的成果——集体经济不断地壮大。

现年七十六岁的老船工马顺喜说:“我们把船只交给集体后,并没有得到县里领导当初允诺的分红分利息,我们一直只是拿基本的工资,从一九五六年到一九七六年,我每月拿十七元五角的工资拿了十一年,从一九七六年到一九八八年,我拿四十五元的工资拿了近十年,我们水上的船民都是这样,包括公司当时的领导在内,都是这样多的工资,我们就是靠省吃俭用打造了数十条铁船。”这就是钟祥市航运公司的发展史,就是这样完成了原始积累。

“原始积累”靠船民省吃俭用

《简史》第四章:“水上运输在机械化尚未发展之前,依靠风力和人力行驶的木帆船为主要运输工具,以舫子、鸦艄、小驳为多,随着国民经济建设的发展,水上运输日趋繁忙,其运输条件远远不能满足运量的需要,尽管挖掘劳动潜力,昼夜航行,其能力毕竟有限,仍然不能弥补之。据此,改善劳动条件,想方设法提高运输效率刻不容缓。”

在发展壮大集体经济的同时,船民们不忘技术革新。《简史》记载:“遵照上级有关指示精神,以改造生产工具为目的的群众性技术革新广泛展开。一九五九年十二月,公司一大队第一批革新脚踏翻水板二十九只,次年初又革新三十只,先后发明制造了摇橹机、脚踏翻水板、木顶推、鼓风机、滚珠轴承等……”尽管这些革新发明没有成功,但这预示着为提高生产力必须走科技之路,在这一点上,水上人民是先知先觉的。

《简史》第三章记载: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后,水运管理虽然松懈,但各木帆船合作社排除干扰,根据具体情况进行生产,扩建船只,通过自筹资金,大力发展机动船,更新驳船。此期间是水运工具更新改造的飞跃时期,自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0年,增加固定资产二百零二万多元。

对钟航公司原始积累过程,《荆州地区水运志》(1989年12月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做了如下描述:一九五六年,钟祥水运公司合作社船只六百六十四只,吨位八百四十吨,人口四千三百二十五人;到了一九八五年,固定资产八百七十四万元,机动船二十四艘,驳船八十一艘,达到一万六千多吨。

丹尼尔.布尔期廷在《美国人建国历程》一书中描述美国人的创业历程时写道:“美国人伸出手去,彼此接触,一种新的文明找到了把人们结合在一起的新途径——它越来越少地凭藉教义或信仰、凭藉传统或地域,而越来越多地凭藉共同的努力和共同的经验、凭藉与日常生活有关的组织、凭藉人们认识自身的方式。”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钟航公司的船民们被一种秩序组合到一起。彼此“伸出手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创造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纤绳文明。”

奔腾咆哮的汉江

滚滚汉江水,流淌着财富,但同时,它又流淌着灾难。它又似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残暴而冷酷。

钟祥原航运公司书记白富银动情地说:“从五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末的二十多年时间里,是我们航运公司船民艰苦创业的年代,在那个年代里,我们几代人作出了艰难的付出,船民们在与风浪、与洪水、与大自然灾害斗争中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有的船民甚至葬送了性命,这些人在水上生,在水上死,现在很少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也许,只有涛涛的汉江还记得他们曾经来到过这个世上……”

古人曰:行船、跑马三分忧。无容置疑,驾驶三面朝水一面朝天的木帆船是当时最危险的行业。汉江河道象孩子脸、六月的天,变化无常,时有灾难发生,行船时,吃了早饭,还不知道能否吃晚饭。

老船工马顺喜:“汉江弯多水急,特别是走上水的时候,常常要遇到许多急流险滩,我们不仅是用尽吃奶的力气背纤,而且是匍匐而行,双手见物就抓,无物可抓就将双手插进泥土里,以此来增加附着力。等到走到水流缓和的地方,我们的双手都抓满了血。”

“我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有二百天与恶浪、洪水及狂风搏斗。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记得七一年夏季,有一天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当时,掌舵的是个老人,背纤的是我们三个状年人,而我们正好走到一处水急的地方,欲进不得,欲退不能,但是,前进还有一些希望,于是,我们冒险往前赶,狂风越来越大,浪涛直往船头冲,掌舵的老人差点扛不住舵杆,几次被舵杆打倒,这种情况我们水上的行话叫做‘戴帽子’。我们背纤的几个人一面齐心协力地喊着上水号子,一面拼命用力,用脚爬行,用手深插泥土里,最后,终于度过了难关。按说,我活到现在的七十多岁,应该说是很幸运了,而比我不幸的人就太多了,他们在汉江里滚爬,最后死了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汉江上究竟吞噬了钟祥航运公司多少船民的生命?现在老船民们的回亿是沉甸甸的。据他们说,从一九六五年到一九九五年的三十年时间里,在行船中不幸牺牲的船民达一百多人。

《钟祥市航运公司简史》第十章《编年大事记》上面有部份记载,这些记载对水运事故的死亡情况没有进行详细地说明,只有冷冰冰地情况介绍,现转录如下:

一九五九年四月二十一日,陈正发驾船至汉江蒋家滩,船被风暴刮翻,淹死小孩两人;一九五九年五月二十日,曾庆忠等人驾驶八只船一千多吨,其中一只在汉江包家咀被突起九级大风全部打沉,淹死九人。一九六四年十月三日,利河三社董国富驾船至直河翻船沉没,淹死母子两人;一九七0年九月十九日,向忠贵的船行驶汉江关山处,被暴风刮沉,淹死四人……

很少有人知道这些牺牲者的名字。据老船民们讲,钟祥航运公司存在时,公司的办公室里挂满了各式各样奖状与锦旗,唯独没有记录他们名字的地方,单位上从来也没有任何的纪念活动。现在,航运公司破产了,连办公楼也早就抵押给保险公司,更不会有人记住他们的名字。这些人象汉江边上的浮萍,悄悄地生长,一个恶浪打来,就悄悄地去了……

有多少沧桑往事被黄沙淹埋,有多少希望和旭日一同升起。绵延千里的汉江水,不会忘记那长长的、沉沉的纤绳,不会忘记那长长的、沉沉地纤绳下的纤夫们,不会忘记那悠长的、宏亮的号子声,那是蕴藏在中华民族血液里的生命之歌。

——嘿哟!嘿哟!迈大步哟!嘿哟!嘿哟!齐向前哟!

头顶一片天,脚踏一方土。纤夫的爱,纤夫的情;纤夫的汗,纤夫的泪。纤夫的一切一切都奉献给了这艘远航不息、击风斩浪的船。

历史的回响

扛生活的苦难
命运的坎坷
生命的责任
拉动沉重的船
逆流而上
一路号子一路血

生命的音符  足迹
演奏出最悲壮的歌
生命的风采  汗水
绘描出最催人泪下的画

深山峡谷 响起
震撼天地的号子
那是生命的呐喊
急流险滩 踏出
刀刻一样的脚印
那是生命的宣言
苦命的人 铸就
顽强的生命 谱写出
最辉煌的生命赞歌

纤夫
拉动的是生命之船
在艰难中 求生
自强不息 百折不挠
在拼搏中 闪耀
最壮美的生命之花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组图]民生观察发布《湖北省民办教师调查报告》

  • 下一篇:朱案和徐案:中国法律为谁制定?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