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哈尔滨宋跃坤因维权被判刑终获释         ★★★
哈尔滨宋跃坤因维权被判刑终获释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10-03 14:01
我叫宋跃坤,我公公要郭庆久,我居住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平房区平房镇哈达村张斌屯,因我父亲(公公)1984年4月27曰与生产大队签定“林业承包合同”,当时有三片林地分别栽杨树,两片柳树,我找到当年签合同当事人,村书记,村长,会计分别给我出示了详细证明,2012年我拿着合同申请补办林权证,村党支部书记刘全说:停办不能给予办理林权证了。

2013年我走上了上访之路,多次走访,省,市林业局信访都说:回平房区林业局拿答复意見书面然后才授理,但平房林业局说:没有书面答复同时村书记刘全対我承包林地采用霸占手段,林地东侧是集体林地垫平建设机械加工大厂房平米,西侧原生产大队水库给村民灌溉专用现垫平转让,南侧水沟,北侧林地头唯一林地出囗被村书记答应村民建房剩余部分被村书记填平占为己有,水全泳进我林地受长年水泡。

2013年我不甘心多次走访,也不知道啥叫访。我逐级上访到省,然后就直奔北京,2014年省林业厅厅长菜景华做客行风热线直播间说:林权证从来没有停办过,给了我希望!我村,镇,区的跑!林业部门的工作人员把我栏了回来说我:有病听行风热线胡说,2014年9月15日我来到省林业厅找厅长,信访接待了我说:回区里拿书面答复。2015年6月19曰省林业厅副厅长张洪芳做客行风热线直播间,国家为了林农富起来,林下经济也有政策。对198几年的林业承包合同。不完善的办理林权证。怎样申请采伐证?没有林权证申请不了采伐证做出讲解。案例和我的林业承包合同一模一样。没有林权证申请不了林下经济。我打进电话。虽然没有接进直播间,但被受理了。几天后?区林业局田雨。打电话给我。说:宋姐,你往行风热线打电话啦办理林权证。我说是的,田雨说写申请吧,村长书记签字镇里签字盖章交给我。我高兴极了,写好申请找书记村长签字,结果村长,书记说:别听林业厅胡说,签字儿犯法的。这片林地已有30年的树龄,树都已成材。这块林地我有承包合同,另一方面,现在国家对土地,林地,房屋确权,为什么补办林权证这么难?2008年春,平房镇办理过林权证,为啥把我家落下?(有证据)难道省电视台专门为林业方面做客直播是为了忽悠老百姓作秀的吗?省林业厅长难道是为了更大的政绩而做的电视广告吗?

2015年7月村党支部书记刘全实施计划霸占我林地毁我林木。2015年8月已建在集体地上的机械加工大厂房,以院内打地面儿为名,把残土全推进我林地,把顺水沟直接修到我林地里。我找村书记刘全说理,他说你愿意去哪儿告就哪儿告。(有证据)2015年8月15号。举报平房区农林水务兽医局田雨出警。2015年8月17日。报警哈尔滨市林业稽查大队平房区曰雨联合出警。

2015年8月21日周五。我逼的没办法,只好举报平房区纪检委告村党支部书记毁林,下午1:30打的电话。下午2:30,威胁电话到了,如果你到纪检委告我,我就扒你家房子整你家。2015年8月26日哈尔滨市林业稽查大队联合执法接待我,但是到了办公室,以事实不符有证据报警无效。

2015年8月27日。我决心写信访材料,与村书记最后一次谈话,大哥,你是村书记,历史留下来的事,早晚也得解决,何况你父亲当年最知情,你父亲都签字了,你为啥不给我签字为啥不同意我办林权证?村书记回答:我不是不同意,签字是犯法的,如果上面的领导说我能签我就签。何志武。并且要求他听林业厅长在省电视台行风热线的记忆广播,案例和我的一模一样,你听听。

2015年8月30号,平房区信访,我多次走访答复我无权办理林权证,2015年9月31号,我正式向平房区信访交了诉求,答复一,你承包合同是管护合同,答复二,林地是集体地,林木应归集体所有,平房区农林水务兽医局局长胡景坤是平房区平房镇哈达村,村党支部书记刘全的大舅子,答复三,我没敢要,没告诉林子还是我的,这一告林子归集体,同时我也向纪检委检举刘权毁林,村党支部书记刘全支持村长。在机械加工大厂房里大摆酒席。(有证据)本人实名举报,并且扬言一个农村老娘们儿能掀起几尺浪,告到哪里我们都能摆平了事,所有村民都劝我小五媳妇儿,别告了。他们家跟子深,背景打有很强大的后台,你根本就告不了从分产到户至现在的一切违法乱纪行为,我举报他们的一切腐败贪污受贿现象都石沉大海无任何消息与结果,我就是要把属于我的东西给我。

李克强总理2013年两会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向世界承诺,如果你在当地见不到阳光,请到中北京来。中南海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2015年12月5日,我来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中纪委信访举报无果,2016年1月我去黑龙江省纪监委要答复意见,工作人员回答:中纪委文件都下来了,你还要啥答复意见?

我唯一的希望是在省两会想见到省长,我只有冒死求見,在省两会现场外面等待,被警察强行带离省两会现场,2016年1月29日强行将我带回对我进行打击报复拘留:因为黑龙江省召开两会。过了一生最难忘的春节。

2016年6月3日至2016年6月13日被拘留10天。正月15那天我进京了,刚出门口不远,家人来电话说家里被控制起来了,2016年3月18号,张区长接见我。让我在林子里养殖,补办不了林权证,当天我又进京了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再次遭到拘留,在我拘留过程中,我儿子在学校门口被车撞伤,身为母亲,我深知刘全报复因为我揭开了村书记刘全的丑恶嘴脸,我只想补办林权证,我的家庭家人受到伤害,我无法生存,林权证后面隐藏着多大阴谋?阴谋背后贪污多少巨款?至今不给我办林权证对我的家人动手我不顾一切,返回北京,

2016年4月1日。镇党委书记何志武接见我说:林权证,停办何谈补办我拿出2008年办证的证明为啥把我家落下?最后答应给我补办林权证为期两个月时间。我还记得限期的最后两天是周六,镇党委书记何志武和镇长来到我家说:如果我再进京抓判我三年,我回答说我办林权证合理合法,为啥判我三年?

到北京后我被驻京办事处的人员强行带回。这次不知什么原因没拘留我,新来的秦朝辉镇党支部书记接見我,让我在四医院陪孩子,答应给我补办林权证限期二个月,2016年6月16号行风热线又为林农三年拿不到林权证做出专访,2016年6月16号哈尔滨市平房区平房镇黎明村一起杀人案七天破案,难道办林权证比杀人案难,背后有着什么样的黑幕?2016年7月30日我进京了,回想起四年拿不到林权证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我整夜无眠能相信谁?草民终究是草民。我领教了什么是权利,权利的傲慢让老百姓生不如死。平房镇两任党委书记答应给我补办林权证,为我一个农妇排忧解难,现实却推诿欺骗,连累家人遭到迫害,当面警告判我三年,请问法院是谁开的?又为谁而开?法院就是由当局政府指挥遥控的工具而已, 平房区却多我一个人。我只有一死才能换家人平安,我死了家人连抚恤金钱都拿不到,我只想一死了结一切,我慢无目地的走着走上八楼的一个平台,讲述着这四年来所发生的一切。我终于可以解脱了,一跳了结我的一生,我几天没吃没喝几天没有休息,在八楼呆了几个小时后由于身体虚弱而昏迷倒地被消防员用担架抬下急救。

2016年8月2日我竟然还活着,我落在平房区驻京办事处工作人员的手中,我活着生不如死。没有尊严,不给吃喝不让上厕所屎尿啦在裤子里面,2016年8月4日被行政拘留至14日,2016年8月14日10天行政拘留欺瞒后转为刑事拘留罪名是寻衅滋事罪,所有的一切在在他们设计预谟之中,这时候我的心特别平静,像一潭死水,2016年10月19号开庭,在开庭中我的律师说:我的当事人有权办理林权证无罪,并且要求当庭释放,审判长平房区人民法院张立新再三要求提供林业承包合同原件,我家人没敢提供原因告腐败拘留判刑是小事,如果原件被他们收到后不再归还我,将来我没有原件证据怎么能再要求办理林权证?如果再次对我家人动用黑恶势力打击报复怎么办?如果出示合同的途中把合同毁了怎么办?他们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最终我被他们构陷判刑两年。

2017年投监前,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A区,207街包间管教把我的判决书骗走,是谁主使,怕我申诉吗?进入监狱对于我而言灵魂深处生不如死,但是生存环境四进天堂,监狱的食像主食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超时间的高强度劳动,被构陷迫害含冤入狱,在狱里收看19大,习近平报告中指出反腐败无禁区,反腐败永远在路上从严治党推进基层,新时代的农民。因为有一个专权的村书记儿心痛他成为我致富路上的绊脚石。农民土地延长30年,不要让健康成为农民奔小康的绊脚石,官员没担当只有利益这是农民访民之苦。

平房区平房镇,哈达村,党支部书记刘全,百姓敢怒不敢言,还有他父亲多年来一直侵占国家退耕还林款,都用它近亲的名字,领了20多年的退耕还林款,共计100多亩。因为刘全非法占用村集体林地盖厂房,每年租金百万左右,村里修路,安路灯也都是刘全找人顶替,承包转让各种合同从中收取回扣。从来没有公开招标,百姓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全部由他一人操纵,老百姓看在眼里恨在心上,老百姓敢怒不敢言村里的账目不公开,村集体的资产都装进了他的腰包,刘全所有的厂房工厂还有他的违法建筑等等为了逃避法律的惩罚,他全部的户头都落在他的父亲刘景春的名下,并且与黑恶勾结,望上级各位领导严查此事,给哈达村民老百姓一个交代。

我维权上访多次遭拘留,判刑,关押软禁等这些非法行为严重侵犯了我的人权,下面是我拘留判刑时间表
2016年3月7日至2016年3月17日拘留10天,
2016年3月21日至2016年3月31日拘留10天。
2016年6月3日至2016年6月13日拘留10天。
2016年8月4日至2018年8月14日拘留10天。
2016年8月14日10天欺瞒后转刑事拘留,以口袋罪被判刑2年,我在2018年8月3号刑满出狱,在监狱中由于生活环境极差生活条件恶劣体受到严重的摧残出狱至今没有恢复,一直在休养之中,请各社会各界媒体关注黑龙江被侵犯人权的权贵官员与黑恶势力的猖獗行为。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湖北潜江众访民再次求见中央督导组

  • 下一篇:孙世华律师:有一天,警察开始碰瓷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