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越战老兵陈亚雄在关押期间患病         ★★★
越战老兵陈亚雄在关押期间患病
作者:陈亚雄 文章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8-12-06 13:36
2018年12月4日是中国宪法第五个法制日。

我叫陈亚雄,是湖北省武穴市人。我是越战老兵,退伍后分配在武穴市农行工作,后因农行改制,买断工龄。在买断工龄的过程中,武穴市农行拒不将我军龄算工龄。为此我维权上访,被武穴市公安局六次以受过训诫为由对我行政拘留,两次捏造罪名关进看守所,逼司法机关要将我判刑。

武穴市于2016年3月6日第一次给我捏造了个“敲诈勒索”罪,将我关了三个月,后因没有犯罪对象,讼诉机关无法立案,将我释放了,却遭到武穴市的严历斥责。

两个月后的2016年8月20日晚上十点钟左右,武穴市公安局突然闯入我家中,将我无缘无故抓走,先拘留十天,后以“寻衅滋事”罪将我转入看守所。关押了近两年。后来我才知道此罪名是武穴市委召集有关单位开会重新捏造的。上次开会给我捏造的是“敲诈勒索”罪。

武穴市人民检察院批捕科迅速将我非法批捕。此后再无办案人员提审,没做过任何犯罪笔录,无任何换押手续,严重违反司法程序,关押了整一年后,我突然接到了换押证,将我换押至黄梅县看守所。后来我才知道是武穴市人民法院以我父亲是法院退休人员为由,向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回避。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黄梅县人民法院审理此案,黄梅县人民法院坚决不接这个明显捏造的假案子。后由黄冈市中检违反司法程序劝黄梅县人民检察院接手此案,黄梅县人民检察院接手此案后,按标准的司法程序审理此案。案件移送至黄梅县人民法院后,黄梅县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一个月后开庭了。但判决书一直下不来,黄梅县法院没法判决,判我无罪武穴市不干,判我有罪审案的法官不干,因为他们不会为武穴市的诬告陷害买单。最后拖了四个半月,在武穴市动用各种手段强力干预司法判决的情况下,黄梅县法院被迫判我犯“寻衅滋事”罪,免于刑事处罚。我坚决不接受这一判决,依法提起了上诉。

我在武穴市看守所关押期间,不准我上帐,限制我见律师。剥夺了我的基本权力。由于不准上帐,我无钱购买食物,只能吃由看守所提供的劣质食物,经常会吃出苍蝇,蚊子,蟑螂,蜗牛,等脏东西,一个多月后我生病了,肚子右下角痛,右边肢体象得了风湿一样难受,但看守所不肯给我诊治,看守所所长陈晓说我是思想问题,是幻觉。后来干脆撕下画皮说我没病,是在装病。就这样痛了八个月后,我突然对大便无感知了,一直不排便,看守所的医生说我是便秘,给我吃治便秘的药,半个月了没有效果,医生就给我喝泻叶水,靠泻药排便,就这样病情一直拖到一年,其间我多次绝食抗争,要求治病。最长一次绝食九天,他们强行给我灌牛奶。就是不给我治病。很显然武穴市看守所是在执行武穴市对我迫害的指令。

转到了黄梅县看守所后,黄梅看守所对我很好,生活上很关心照顾我。在黄梅县范围内给我做CT检查,但没检出病因。又请中医给我诊治,也不很准。(实际是不告诉我真实病情)。就这样一直在病痛中煎熬,拖延,须发都痛白了。我在黄梅县看守所关押期间,武穴市看守所所长陈晓跑来告诉黄梅县看守所:“陈亚雄说他身体有病,你们不要相信,他是装病”。此人何其歹毒。这与电影中的反动警察有过之无不及。

黄梅县看守所,驻所检察室,黄梅县公安局,政法委多次以各种形式向黄梅县法院要求下判决书或变更强制措施,但黄梅县法院迫于行政压力,始终下不了判决书,我在看守所里由于病痛吃不了东西,经常绝食,最后一次绝食十天后法院终于下了判决书,判我犯“寻衅滋事”罪,免于刑事处罚。

很明显,他们判我有罪是为了回避对我诬告陷害的法律责任。

我出看守所后,首先是看病,初步诊断为,慢性阑尾炎,慢性结肠炎,前列腺和膀胱炎,可想而知,这些病痛在一块儿是多么痛苦的折磨。武穴市知道我生病,故意拖延我的病情,使其恶化,想置我于死地。最后是黄梅县不想让我死在黄梅县,加上我长时间绝食,法院才下了判决书,我才暂时捡了一条命,走出了看守所。

我出看守所后,我父亲告诉我武穴市曾找他担保我不上访就把我放了,但我父亲说我保证不了他不上访。武穴市又找我战友们担保,我战友们也不能保证我不上访,于是他们就将我关着不放。用他们捏造的罪名走司法程序,逼法院判我有罪。武穴市听说我老连队一百多战友要来武穴要人他们很紧张。有人把武穴市市委官员说我的话告诉了我:"把他关个十年八年的,大不了到时候赔点钱给他,叫他有钱也没命花"。武穴市委把党和人民给予的权利,把司法机关当做残害无辜维权上访群众的工具,他们无法无天的多么理直气壮啊!党的全面从严治党和全面依法治国在武穴市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我现在被武穴市迫害致多种严重疾病,无人负责。治病的费用他们不给报,更谈不上赔尝了,战俘都有治伤治病的权利,而武穴市却泯灭了人性,要将我残害至死。医生告诉我我的病情有癌变的风险。而凶手们照样升官发财。

当年我在战火中没有死在敌人手里,今天我却会死在武穴市渣官们的手里,我最担心的是我那只有十岁的儿子,他将如何长大!

现在武穴市随时会以新的罪名,再次将我投入监狱,听说武穴市再抓我就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让我死在牢里,我以做好了让他们整死的准备。但我不能不抗争,我不能不向党向全国人大反映情况。

下面我把黄梅县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和黄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和我写的上诉书一并附上,请全国人大的立法专家们看看武穴市是怎样践踏法律,对我诬告陷害的。一个国家的官员可以任意给无辜的人捏造罪名关进监狱进行迫害,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啊!

此致敬礼!

越战老兵:陈亚雄
2018年12月5日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宪法日李蔚向杭州监察委寄控告书

  • 下一篇:成教秋雨圣约教会被警方袭击 多位教会主干被抓捕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