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二十四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为讨说法河南访民何永阁被多次关进精神病院         ★★★
为讨说法河南访民何永阁被多次关进精神病院
作者:薛芳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4-07-05 08:36
何永阁,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孟庙镇何庄村村民,最初是为劳务纠纷、和人身伤害案不服公安机关弄虚作假上访的。在上访过程中所受的挫折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初所受的伤害,现在的何永阁不但为原来的诉求上访,还一心为上访被关精神病院的事讨说法。
 
 何永阁第一次被关精神病院是2007年,10月2日那天上午她在位于北京市永定门西街甲1号的国家信访局内大门口被孟庙镇派出所民警及镇长杨建华、漯河市信访局唐海飞等人骗出来,撕了她在信访局领的登记表。何永阁一看事不好就往厕所跑,镇长杨建华把她从厕所揪出来塞进早已准备好的汽车里。何永阁说,在车里他们骑在我身上打我,还用烟头烫我,把我的衣服都给烧坏了。
 
第二天天快黑的时候一行人把她送到了漯河市精神病医院孟庙卫生院。她进门的时候就已看见是精神病院,死活不下车,结果胳膊腿都被他们拴住,给拖下了车。在院子里她见到了一个自称是政府的人的大夫,何永阁要看他证件,大夫让她进屋在说,谁知一进屋二话没说就把何永阁绑在床上,灌药、打体针、输液,一会功夫何永阁就昏了过去,3天3夜后才醒过来。
 
想去厕所大夫也不让给她解绳子,同样被关在那的一个叫牛永华的上访人偷偷给她解开绳子,扶她去了厕所,回来又给她绑上。结果还是让大夫知道了,大夫把牛永华的手脚绑在床上,用电刑惩罚她。何永阁也遭到惩罚,被捏住鼻子灌药,打体针,还被打耳光。不知是药性发作还是打的,何永阁再次昏迷。何永阁说,最为残酷的还是电针,打电针的时候浑身发麻,浑身的筋都抽搐,话都不会说了。她进去第一天也被打了电针,还一天两次吃药。
在漯河市精神病院,何永阁还见到了河南省郾城县问十乡曹店村的曹全银,曹全银给她打下证言后不久便被害死。
 
让何永阁没想到的是,明明把她关在医院,副镇长徐红祥却带人到何永阁的家里说她失踪了,让她家里登寻人启事,费用是两万元,家里当时拿不出那么多钱,就给了他5000元还请他吃了饭。但他没给登寻人启事,后来还是家里人听说何永阁在精神病院后到医院找她,隔着铁门看见何永阁正在排队吃药,就写了救命书跪倒了公安局和市政府门口求救命。到2007年10月27号下午,镇上才让家人把她接出来,她的东西也不给,病例也不给。28日何永阁到镇政府要被扣的物品又被杨建华等人打伤。
 
二次关精神病院是2008年7月9日何永阁到河南省公安厅上访,在公安厅接待室就被镇派出所和镇政府的几个人打到在地,反拧双手塞进汽车里,拉到洛阳市白马寺精神病二院。在接近医院的时候何永阁就发现这个医院四周都是玉米地,不同于其他医院,到了医院大夫不问青红皂白一拥而上把她反背双手往司法鉴定室推。何永阁奋力反抗并打110 报警,手机被打掉在地上,还用绳子把她绑住抬进病房三区。她的四肢被绑在床上,还强行扒光她的衣服,打电针、输液、灌药,只至昏迷,等她醒来后发现自己穿的病号服。
 
何永阁说,每天都要接受非法治疗,平均3天过一次电刑,每次醒来后都头晕眼花,浑身发抖,两眼发黑,走不成,站不稳,饭也吃不下,浑身肿痛。何永阁忍受着痛苦一次次质问大夫,“谁给你的权利,我是被绑架来的,我冤,”并让大夫看身上的伤。大夫梁珍、和杜主任却说,“不管你什么原因,冤不冤给我没关系,只要给我钱我什么事都干”。就这样何永阁在这一直呆了4个多月后才被转走。
 
  而这期间何永阁的家人到处打听她消息,医院一口否认,称并没见到她。家人不得已捧着救命书四处恳求,在110 的帮助下才见到了失踪两个多月的何永阁。在何永阁家人的努力下,镇上最终同意让她出院,但必须要何永阁息诉罢访,何永阁担心被迫害死,只好同意息诉罢访。出院时何永阁和弟弟坐的不是同一辆车,结果弟弟让他们拉回了家,何永阁又被送到漯河市沙北精神病院。
 
用何永阁的话说,这是一个专门关上访人的地方“。四周无人烟,室内漆黑一片,苍蝇成堆,异味冲天”。每天点名,58个人里边大都是上访人,而他们不是被叫名字,而是按序号排列。一个多月的时间,何永阁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这才让她的家人把她接回去。
 
   2009年8月27日在洋桥附近何永阁捡到了三个存折,为了及早归还失主,何永阁报警求助,不料这次报警却给她带来了厄运,她被接回地方关在了驻马店精神病二院。
 
从何永阁的多个河南省卫生厅来访事项转办通知单上不难看出,何永阁一直在质疑精神病院具不具备行医资格,反映被精神病院捆绑、毒打、灌药、打针、输液、电击至其残疾的事。何永阁说,他们既不问诊,也不检查,也不管我家属同不同意就给我用药,把我折磨成了残废,视力不行了,精神也真的出了问题,就这样还不放过我,消了我的户口,毁了我的耕地和果树。
 
如今何永阁还在执着于为所受的苦难讨说法,炎炎夏日,她仍坚持每天背着行李包奔走于个信访部门之间。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黑龙江访民李小燕多次在北京报警被送精神病院

  • 下一篇:临沂朱明霞投诉拆迁赔偿不公被送入黑精神病院受摧残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