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湖南冤民唐利德的血泪控诉         ★★★
湖南冤民唐利德的血泪控诉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04-29 16:23
【民生观察2020年4月29日消息】湖南邵东县冤民唐利德实名控告,地霸唐承祥父子吞食其祖业,将他家澡堂基脚彻底挖掉,并对其造成人身伤害一案,邵东县公安不但不立案调查,不采取措施将凶手缉拿归案,还毁灭相关证据;邵东县黑田铺镇原乡党委政府人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致百姓合法权益受损。

唐利德血泪控诉:黑恶势力及其背后隐藏的“黑保护伞”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严重破坏了经济秩序和社会安定,严重侵蚀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感,严重影响人民群众的安全感。黑恶势力及其背后隐藏的“黑保护伞”一天不除,社会秩序,社会治安就一天不得安宁。

台前虚下忧民泪,幕后操作害人深,法律无情民有眼,岂容胭粉掩遮颜。

不知道案情内幕的人,看似云里雾里,“乡党委书记”怎么会买凶杀人呢?公安、法院怎么会毁灭证据呢?但是知道案情内幕的人觉得这样的奇葩冤案,有失公允,有失公正。湖南省邵东县黑田铺镇党委书记、邵东县公安局、邵东县法院违背了“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办案原则,存在有组织、有预谋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典型的黑恶势力“保护伞”。
事实与依据:

一、黑恶保护伞下集团侵权、集团涉黑

(一)、集团侵权

1988年,湖南省邵东县政府出台了《非农业用地清理、登记、发证的通告》,通告第五条第1、2、3项明文规定:【所使用土地界线不清的;所使用土地权属有异议的;所使用的土地界线与四邻有争议的;暂缓登记、发证或处理后再准许登记、发证】当时我村书记唐自祥(唐早生堂侄)为协助唐早生唐承祥父子吞食我家祖业,利用职务之便、指派自己亲手栽培的本村会计唐志辉和同黑田铺镇(原乡)国土所临时工黄某伟、谢某梁,在我全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协助我邻居唐早生偷偷将我家祖业遗嘱所管辖的正屋后的尿坑划到我土地使用证的红线图外,由唐志辉带领黄某伟、谢某梁,配合我邻居唐早生单方签字生效。

(二)、黑保护伞下集团涉黑

2007年7月,我帮幕后凶手唐承祥大儿子唐利南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9月,因小孩要回老家读书,我回家陪读,因十几年没在家,家里一片狼藉,准备在自家祖业遗嘱所管辖的正屋前的杂屋基地上盖点临时澡堂,被我屋后邻居唐早生唐承祥父子无理阻拦,我多次找老村书记唐自祥、当时的村书记刘成祥前来调解,都被一一拒绝后,我只得买来篷布在自家祖业遗嘱所管辖的正屋后的街檐上围个棚子作为临时澡堂,谁知风一吹,吹得七零八落,无奈,我只得改到自己祖业遗嘱所管辖的正屋后的尿坑里盖临时澡堂,又遭唐承祥父子阻拦。

同年12月4日,唐承祥得知我陪本村村民唐相成老婆去邵阳市中心医院看病,当天不能回来,约下午7点,唐承祥带领与他没有任何亲戚关系的乘吾村书记谢求芝、石江村书记刘成祥领导的村支两委、房亲等前来,据一位不敢透露姓名的知情人透露:谢求芝说:“他要砌,你就打,打死了黑白两道我们全权负责”,唐承祥夫妻不但对我家无理谩骂,还公然强逼亲生父亲唐早生来换我性命。

二、黑保护伞下,故意伤害案,有案不立、有案不侦查、不采取布控措施将凶手缉拿归案、毁灭证据,存在有组织有预谋之嫌疑。

1、黑田铺镇原乡党委书记金卫国透露:“2007年12月17日早晨8点,石江村书记刘成祥赶到黑田铺镇政府向我汇报称:“我村今天有人死”,约上午9点,听说你家人就报案了”。

案情回顾:上午9点,我正在低头砌澡堂基脚,凶手唐早生和其妻朱迟英在没有发生任何争执的情况下,偷偷用锄头轰击我的后脑,连挖五锄,欲致我于死地,凶手唐早生行凶后,急忙坐扶锡至邵东的中巴车往正在邵东县城开鸡婆店的儿子唐承祥家方向逃去。

案发后,我家人及时报警求救,邵东县公安局黑田铺派出所办案民警接到报警后及时赶到,该办案民警见我必死无疑,凶手唐早生安然无恙的坐无锡至邵东县的中巴车往儿子唐承祥家方向逃走了,没有按照公安《办理刑事案件的程序》对案发现场进行“勘查、拍照”等结案措施,也没有采取任何“布控措施将凶手缉拿归案”,只是找了一位案发现场的目击证人唐金顺作了一份简单的询问笔录后,见120将我救走,他们也就跟着走了。

约下午4点半,凶手唐早生又坐邵东至扶锡的中巴车回来。趁我还在医院抢救,无人在家的可乘之机,与其妻朱辞英自服安眠药后,躺倒我家堂屋里的柴草上,故意制造聚众闹事的假象,约晚上6点30分,路人发现凶手唐早生夫妻躺在我家堂屋的柴草上,上前一看,唐早生死了,帮凶朱迟英还健康活着,事后,黑田铺镇党委政府、黑田铺派出所高度重视,闻讯将我家毫不知情的兄嫂夫妻以协助调查为由,控制到黑田铺派出所第二天上午才将其放回来,当天晚上,镇党委书记金卫国及时答应给付唐承祥三千元钱。

案发当晚,幕后凶手唐承祥见我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又指派十多名社会流氓地痞,雇车到远离石江村十六七公里外的邵东县中医院,将该医院抢救室门打烂,以我杀死唐早生为谎子,要将我杀死偿命,幸亏我抢救室的病友家属多,报警后民警及时赶到,我才第二次免于一死。烂崽走后不到十分钟,黑田铺乡政法书记赵湘平又带人来到该医院,不顾我命在旦夕,恐吓我家人说:“你们必须先出钱安葬凶手唐早生再说,不然你家还有人死”,幕后凶手唐承祥见两次取我性命没有得逞,乡政法书记带人到我家敲钱空手而归,只得又带领儿子胞兄买来石灰在我家堂屋公开葬父22天之久无人问津。

3、黑田铺乡党委见唐承祥两次取我性命没有得逞,政法书记带人到我家敲钱空手而归,唐承祥带领儿子胞兄在我家堂屋,公开葬父没有消除恶迹,又指派镇领导在远离石江村六七公里外的地方雇请老百姓,带来工具将我家澡堂基脚彻底挖掉,直至我村村民联名控告,我乡党委书记金卫国才指派乘吾村书记谢求芝安排唐承祥将父亲挖出来埋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邵东县公安局不但对诽谤杀人的凶杀案不立案侦查,不采取布控措施将凶手缉拿归案,不查清安眠药的来源,反将唯一能证明涉案案情的目击证人的调查笔录都销毁,连我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诉讼证据材料都被邵东县法院主管领导邹辉斌一一销毁。

三、邵东县人民法院只依权不依法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公安查无此案,法院不理案,使故意杀人案变成了无名案,无头案。迫使我到处伸冤,逐级上访,自查取证。最后在铁的事实面前,(法院认为再继续隐藏下去,会引起极大民愤)。转眼八年过去了,2015年9月,邵东县法院称:“必须改变案件性质,才帮你立案”。无奈,我只得任由法院主观认定案件性质,最终邵东县法院将故意杀人案摇身一变,降格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受理,并定于2015年10月28日开庭审理,开庭后,法官称该院领导不允许宣判,在我再三跪求下,邵东县法院才答应于2016年4月1日重新开庭。

2016年4月1日,邵东县人民法院办案法官在走二次开庭的形式时,将我唯一的两所医院的医药发票原件全部毁掉,不管我怎么苦苦哀求,该案的判决书迟迟不下,直至主审法官肖苏容产假后,也就是幕后凶手唐承祥即将要上诉时,邵东县法院才指派该庭一工作人员电话告知我去邵东县法院拿判决书。

虽然邵东法院(2015)邵东民初字第2678号民事枉法判决书,主观认定了石江村村支两委出具的唐早生的遗产系儿子唐承祥所制的伪证。在幕后凶手唐承祥不愿意放弃继承权的情况下,判处幕后凶手唐承祥赔偿我61177.53元的微少赔偿金,为进一步控制我的合法权益,2016年7月20日,邵阳市中院的(2016)湘05民终797号民事终审判决书,仍旧走了驳回诉讼请求的形式维持原判,判决后,我多次向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都被一一拒绝。

幕后凶手唐承祥见自己后台硬,不但拒绝履行生效法律文书,还公开扬言说:“唐利德如果还要告,我就要他家赔我家两条人命”。无奈我只得于2016年9月23日,依法向邵东法院执行局申请强制执行。邵东法院不但采取冷硬横推、消极执行、拖延执行,还巧立名目违规评估敷衍塞责。无奈之下,我于2017年10月23日至2018年1月30日期间,先后四次向邵东县法院、邵阳市中院申请强制执行,仍旧被一一拒绝。

2018年3月,我只得再次向湖南省信访局涉法涉诉办公室、湖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进行举报求助,在强大的压力下,邵东县法院再次偷偷指派该院副院长姜玉平主管执行该案。2018年10月,姜玉平副院长高度重视,声称:“压力太大”,仍旧利用巧立名目的评估建议报告价格,在没有任何人知晓的情况下,在阿里巴巴网上走了拍卖这一间半房屋废墟基地的形式。2019年2月28日,又在没有任何人知晓的情况下,声称是黑田铺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一个拍卖公告。

四、黑田铺镇党委书记莫志福、副书记刘春辉公然和法律抗衡,大搞党群分裂。

2016年9月,我将黑田铺镇石江村书记刘承祥的贪腐、官匪勾结、屠杀祸害守法公民的行为,实名向邵东县纪委如实反映,当时的邵东县纪委高度重视,及时将该案向黑田铺镇纪委进行交办,黑田铺镇纪检书记陈琼了解了该案案情后,觉得其后台硬撑,很是棘手,只得向黑田铺镇党委书记莫志福汇报,并及时将资料转交给莫志福书记。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不但该案如同石沉大海,举报材料不翼而飞,连我的农村合作医疗都被偷偷取消。

2017年7月邵东县成立了督查组,我再次将我村书记刘承祥贪腐、官匪勾结、屠杀祸害守法公民的恶性事件进行举报,莫志福书记为达到为刘承祥书记保驾护航为目的,在我不知晓的情况下,借助我举报村长唐某兵为谎子,指派该镇干部,调查我的家史,将我农村合作医疗卡上返回的钱、报销医疗费用及我享受低保等资格全部取消,进一步侵害我的合法权利。

2018年3月,举报人再次向巡视组反应,领导高度重视,立即对该案向邵东县纪委进行交办,黑田铺党委书记莫志福见铁的事实及强大的压力下无法推脱,2018年4月5日,黑田铺镇党委组织该镇有关领导,约请我到黑田铺镇政府交谈,声称是“纪委领导安排他们来做我的思想工作,只要我再不告刘成祥了,我的直接经济损失全部由黑田铺镇党委政府负责”。

我根据《宪法》、《民事诉讼法》、《侵权责任法》等有关规定,递交了2007年黑田铺镇原乡党委政府为协助地霸、唐承祥父子吞食我家祖业,将我家澡堂基脚彻底挖掉的赔偿申请报告、赔偿清单及赔偿的法律依据后,党委书记莫志富、副书记刘春辉见我不愿意放弃控告刘成祥的违法违纪行为,党委莫志富书记的答复是:“我没有权利赔偿”、刘春辉副书记的答复是:“没得赔、一分钱都没得赔”。

无奈之下,我只得再次根据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向黑田铺镇党委书记莫志福申请信息公开,当地官员为协助地霸吞食百姓祖业,老百姓不能维护自己的权力时,莫志福书记不但将我拒之门外,连我邮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都被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多次根据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群众身边涉黑涉恶腐败方面的问题向上级有关职能部门反映,都如同石沉大海。

2019年1月,因我镇党委莫志福书记的团队洗钱,大搞党群分裂,侵吞守法残疾公民合法权利原因,黑田铺镇残疾公民见莫志福书记团队组织庞大,地方无法昭雪。只得联名网上求助,声讨合法权益。党委莫志福书记、刘春辉副书记不但采取“冷硬横推”、“顶而不办”,还指派邵东县政府的保护伞团队人员,借助党和政府的名义,指派邵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将我身份证拉黑,进一步控制我的名誉权、肖像权、人身自由权。事后,邵东县公安局认为该行为是在公然和法律抗衡,于是立即解除对我的侵权行为。

根据我国《宪法》结合《刑法》、《党政廉政准则》、党中央国务院、公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以及群众身边涉黑涉恶腐败方面的主要问题等有关规定,我冤民唐利德再次哀求领导严厉彻查该案,给冤民含冤昭雪,还守法公民朗朗乾坤!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无锡数十访民向市委书记伸冤

  • 下一篇:举报区长诈骗法院至今不立案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