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维权经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重要的是由公民来教育政府         ★★★
重要的是由公民来教育政府
作者:秦耕 文章来源:公民月刊 更新时间:2007-11-09 22:58

我曾经主张把《西游记》作为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因为我们完全可以按照现代政治哲学的基本原理,把唐僧与孙悟空的师徒的关系看作现代法治社会里公民与政府的关系。作为公民主权者的唐僧,聘请三个妖怪组成“孙悟空政府”,目的是保证自己的幸福与安全,完成西天取经。西方哲学家认为“政府是一种必要的恶”,而“孙政府”的魔兽外表也恰倒好处的向我们暗示了政府通常情况下的魔兽本质。在西游记里,唐僧不曾依赖孙政府“全心全意为唐僧服务”的自我承诺,也决不相信孙政府任何“戴了三块表”或“社会和谐”的鬼话,坚决的给他们头上套上紧箍咒,只要孙政府敢做出违反唐僧意愿的事,就立即念咒没商量。这紧箍咒就相当于一部保证唐僧公民权利、约束孙政府行为的《宪法》,如果离开紧箍咒对孙政府的约束,公民唐僧一定会丧失公民身份,沦为孙政府专制下的臣民,更不会完成西天取经的梦想。有了紧箍咒的约束还不够,公民唐僧还要每天不停的对孙政府进行训政,使他们时刻不敢忘记自己的公仆身份,使他们时刻不敢忘记脑袋上紧箍咒的厉害。
在当下治理中国的是中共政府,但遗憾的是,公民并未给中共政府头上套上宪法这样一个紧箍咒,使中共政府也像孙悟空政府服务唐僧一样老老实实服务于13亿公民。中国现在的宪法,是中共自己给自己头上绑的一条装饰性的布条,并无真正的法力,不管中共做出什么让13亿公民不高兴的荒唐事、可恨事,公民把那几句假咒语念千遍万遍,对中共也毫发无损。现在的中共政府,就像跑到笼子外的猛兽,虽然口头声称是公民的保护者,但其一举一动都让公民胆战心惊,因为在中共统治中国的58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猛虎吃人事件,公民不得不害怕。在这个情况下,公民如果打算像唐僧那样给中共政府套上紧箍咒,让它顺从于公民意志,那简直是与虎谋皮。在我看来,为了实现公民权利,争取自由,一方面要像虎口夺食那样维护自己的公民权利,与虎争权,另一方面要做的事情,就是像驯兽员驯化猛兽那样驯化政府、教育政府,直到政府匍匐在公民面前时,才有机会把宪法像紧箍咒那样给它套上去。那一天将是中国的宪法日,也是中国人的自由日。
毛泽东曾经说,当前的首要问题是教育农民。在中共控制政权的这58年里,他们也的确把包括农民在内的13亿人作为其教育对象,但他们教育的目的,不是要培养人格独立的公民,而是要把13亿人从独立的人教育成顺民,从公民还原成臣民,让人们千秋万代对中共感恩戴德,永远服从中共的一党统治。这里且不说教育目的之荒谬与反动,仅仅教育与被教育关系的颠倒,就已十分荒唐——那有仆人登堂入室对主人指手画脚进行教育的?如果要教育,也只能由主人对作为仆人的中共进行职业教育、技能教育,让中共在公民面前彻底驯服,永远不敢胆大妄为,让他们永远以主人的目标为自己的工作目标,而绝对不敢自己给主人指定一个目标,比如用枪杆子强逼主人去实现共产乌托邦。
那么公民如何来教育政府呢?这其实并不复杂。从来没有那个主人担心自己水平不够,无法教育自己聘请的仆人。因为只有主人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讨厌什么,什么是对自己有利的,什么是对自己有害的,他只要把自己的需要明确告诉仆人,让仆人满足自己的需要,保障自己的利益就可以了,如果仆人在工作中敢于敷衍了事,甚至伤害主人的利益,则及时给予训诫、惩罚。公民教育政府,其实和主人教育自己的仆人没有什么两样,一点也不难。难的反而是教育的过程,正如《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政府,全是些半人半兽的东西,一个个无法无天不说,还动不动就兽性大发,恣意妄为,全不把唐僧放在眼里。我们要教育的政府,其实也正是这样的,没有那个政府肯心甘情愿的为人民服务,更不会有那个政府肯心甘情愿的听从公民的教育、接受公民的训诫,公民必须拿出足够的决心和巨大的勇气,以韧性的精神,坚持对政府进行长期教育、反复教育。
我这里有一个现成的公民教育政府的案例。故事其实并不复杂,14年前海口市政府突然决定将一家投资逾1000万建成、刚开业半年的酒店全部无偿拆除,业主诉诸法律途径,历时4年、经两级法院两审终判,结论是政府可以拆除酒店,但必须合理补偿。拿到法院判决,一开始坚持反对拆除的业主,现在决定接受法院的生效裁判,等待拆迁,也期待补偿。而当初决定拆除他人建筑的市政府,此时面对法院的生效判决,态度却完全逆转了,竟出尔反尔,决定不再拆除。已经决定要无偿拆除的房子现在不拆啦,这看起来像是好事,但市政府在决定不拆除酒店的同时,也不肯给业主恢复已经被吊销的房产证,导致已经被迫停业多年的酒店无法恢复经营。又经业主多方奔走求告,政府于2002年终于第三次作出决定,同意给该酒店业主恢复办理房屋产权证书,支持重新开业。业主欢天喜地,当相关手续即将办理完成时,2005年海口市政府一夜之间又突发奇想,第四次决定在该酒店原址规划建设一个“法制广场”,认为一旦现在给业主完成房屋产权恢复手续,若政府将来再次决定拆迁时,将付出巨额补偿的代价。在此情况下,聪明的市政府就选择了原地踏步:既不拆除该酒店给予合理补偿,也不恢复办理房产手续使酒店复业。政府选择了原地观望的有利姿态,进,可以拆除你,退,可以让你复业。但被权力操纵下的该酒店业主则进退失据,陷入两难:既不能恢复经营,也无法拿到拆迁补偿另觅新址重新创业。
这个历时14年、反复4次的政府执法行为,概括起来其实就是两句话,其一:无偿拆除时我选择拆,有偿拆除我选择不拆;其二:现在需要补偿时我就让你变成合法建筑,则决定不拆,将来拆除需要补偿,则现在就不给你合法。这听起来就像绕口令,但读者应该听明白了,市政府的作为,使其看起来与一个街头无赖几乎没有区别。这样的政府,公民必须对其进行教育。这家酒店的业主14年来所从事的工作,其实就是一个教育政府的艰难过程,虽然他价值1000万的建筑朝不保夕,14年来又损失了超过1000万的经营收入,但他决不放弃、决不甘受权力摆布的公民维权行为,使他的建筑物得以幸存14年,也使本来想为所欲为的政府,不得不有所顾忌,不敢对他轻举妄动。他维护自己合法权利的过程,其实就是公民教育政府的过程,他的每一步维权行动,都在迫使政府退回到法律的框架内。也许该酒店业主在教育政府的过程中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损失可能超过2000万,但如果他当初就选择放弃、甘受政府权力摆布,岂不损失更大?至少,在他教育政府的过程中,迫使政府不断出丑,左支右绌,颜面扫地,在其他公民面前也丧失威严,变得不再那么恐怖,也为其他公民继续教育政府创造了条件和气氛。
据我了解,海口市政府已经在2007年7月的一份公告中,把该酒店列入拆迁范围,同时老老实实的从财政资金中准备了一笔拆迁补偿费,准备补偿给拆迁对象。市政府的这个最新作为,与未经过公民训政的政府显然有了区别,值得肯定。由此可见公民教育政府、驯化政府,不但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行的。如果每个公民都能以主人的身份,自觉对政府进行教育和驯化,假以时日,何愁跑到笼子外面张牙舞爪的猛兽不被驯服?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人权的普遍性及其反调(上)

  • 下一篇:依法维权,理性抗争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