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每天被监视的乌鲁木齐市之行         ★★★
每天被监视的乌鲁木齐市之行
作者:李新华 文章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21-07-01 21:28
2021年6月15日,我进入乌鲁木齐市,他们如临大敌。2021年6月25日,我离开乌鲁木齐市,他们如释重负。

2021年6月8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办负责人于法官突然给我发短信:你最近咋样?

我没有回短信。

2021年6月10日,于法官打电话问候。我说:我在尼勒克县,最近就回乌鲁木齐,麻烦你告诉你们院长袁勤:你们胡作非为,你们在司法整顿中,在铁证面前仍然给我的答复是“没有问题”,第一阶段的整顿工作6月30日结束,我7月1日去你们法院敲锣。

下午尼勒克镇的政法委王书记来家访。

2021年6月12日我买了14日晚上去乌鲁木齐市的火车票。

2021年6月14日下午,尼勒克县镇的政法委王书记又来家访,他们从维稳大数据查出我今晚的出行车次。他百般劝告我不要在建党100周年之际去乌鲁木齐。我明确表示:我不是党员,我回乌鲁木齐市同100周年没有关系,我是在第一阶段的政法教育整顿6月30日结束后要公道。

2021年6月14日,我在伊宁市坐晚上23点半的火车去乌鲁木齐市,在火车站过检时,安检机上又出现我为“重点人员”而报警。2021年3月24日我从伊宁市坐火车去乌鲁木齐市已是“重点人员”。这次,我立即拍下了照片。车站民警发现后说这属安保机密,要求删除。他们敢做不敢当。

我儿子李霖因为在网上发了5条有关新疆现状的信息,被乌鲁木齐市的公检法办案人员构陷成煽颠的大罪名判刑4年,戴脚镣3年。我拿着他们大量造假陷害李霖的案卷证据依法控告,3年来不但没有人管,我还成了“重点人员”,出行受到限制。

有人权吗?这就是他们说的依法治疆。

2021年6月15日早晨7点半火车刚到乌鲁木齐站,社区民警小张和社区书记、包户干部3人上到火车上接我回家。他们用这种方式控制我,我很愤怒,当场发火。

不一会儿到家,他们3人就坐在我家,10时街道办周书记来了,民警小张有事走了。周书记说:你这次回来,别的忙我们帮不了,你去哪告诉我们,我们有车给你提供服务。被我拒绝,我不接受这种美其名曰的监控。

12时左右他们都走了,我立即冲了个澡就着手准备资料,因为下午我要去自治区信访中心找中央第16督导组。这时来了二位小区住的退休同事,以前我们关系一直很好。我实在没有时间同她俩说会话,我们就出门,我要去打印资料。我发现被监视、被跟踪,楼门口有二人,停在小区出口处的安全通道的小轿车里有二人。

我还得知街道办和社区人员已提前向小区内我邻居、熟人做了工作,让他们做我思想工作,不要有过激行为。

感恩小区内的叔叔阿姨对我的厚爱。

下午出门,包户干部和民警小张送我俩(李霖父亲)去自治区信访中心。自治区信访中心大厅右上角挂有“中央第十六督导组”的红牌,不见人。工作人员说:中央督导组不接见来访,我们也见不到。我问联系方式,告知:没有。还让民警小张在领回信访人的表格签名。我没有赖访和缠访。看不懂他们的工作流程。

2021年6月16日上午,我俩走了25分钟到邮局向自治区政法教育整顿小组第三次寄资料,有二人近距离跟踪,有二人开着一辆车同时跟踪。

这时,我接到民警小张电话,要带我们去看守所落实李霖是否转入监狱。因为6月初我们要求和李霖打亲情电话,看守所说可能已转监狱,我们向派出所王所长和民警小张反映后,民警小张查找了几天没有查到李霖的具体下落。

看守所的在押人员还不如一个快递包裹。每一个快递包裹踪迹都很清楚。

于是,我俩就坐上跟踪我们的车同民警小张会合。

我决定以后每次出行给他们说一声,这样彼此都省心省力。

我们先去看守所确认李霖已转入兵团监狱,我们又去兵团监狱,门卫说3个月内会收到入监通知书,而《监狱法》规定入监后5天之内发出入监通知书。至今我没有收到入监通知书。

中午5个人一起吃了午饭,又送我去五星路修剪了头发。

2021年6月17日10时,民警小张带我俩去兵团监狱管理局确认李霖入监事宜,该信访办工作人员听了我们的诉求,立即向监狱方打电话确认李霖在兵团监狱服刑,5月12日入监,说入监三个月后每周能打5分钟亲情电话。并当即安排李霖给我打了电话。

13时,辖区水磨沟区信访办的4位工作人员在民警小张的陪同下来家访。

2021年6月18日上午,我去看望一位同小区里的老阿姨,守在楼门口的维稳安保说:老乡,早上好。我说:老乡,你好,我去斜对门一趟。我就指了指十米远的单元门。他就跟着。到了对面单元门,我说:你就等在这,我进去一会就出来。我拉开单元门,他跟进来了,我不想让他看到我进到谁家,我就出了单元门,他也出来了,我说:你再这样近距离跟踪,我就报110。他满不在乎的说:你报呗。我就给民警小张打电话讲了情况,民警小张让他接电话,我把手机递给他,他说:我不接,让他给我打电话。我火了,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们从前不依法办案,现在仍然不讲法,没有人权,那我就自行解决。我就大骂道:你当个狗都不会当!我就去踢他,他跑开了,我顺手捡起墙边的扫把,他跑远了。

从此,他们每天白天不再守在楼门口,改成远距离盯控,夜里坐在楼门口把守。

2021年6月19日上午,民警小张送来一盒鲜杏,说所长想来家里看望,被我谢绝。

下午民警小张说不要老待在屋里,就带我俩去人民公园,又去红山夜市吃了饭。回程途中,小张说去派出所给你们摘点我们自已种的菜,我答应后反应过来:一定是带我们去见所长,我就改口说不去了,结果车开进了派出所,所长已等在院里。王所长很年轻,也很健谈。我们在后院凉亭聊了1小时,带着现摘的一些黄瓜回家。派出所的小菜园挺小,真不忍心接受他们的菜。可一想到这个水磨沟区南湖北路派出所的范跃锋、尹升颉他们是陷害我儿子的罪魁祸首,就满腔怒火。

2021年6月20日13时,民警小张送我去霍德烤鸭店同老朋友聚会,午饭后,送我和朋友去配眼镜,然后先送朋友回家,民警小张来家里给了2个甜瓜。

2021年6月21日上午,王所长、民警小张、包户干部及街道办等人陪我俩去自治区党委。我去求见新疆一把手陈全国书记。

我很清楚我不可能见上他。但是,几年来,我申诉无门,控告无果,今年,我盼望已久的全国司法教育整顿工作终于全面开展,而自治区司法教育整顿领导小组仅仅是个中转站,是糊弄人的。所以,我得找陈全国。

在自治区党委值班室,值班的工作人员说见不上陈书记。我讲了我的情况,最终他们收了我写给陈全国的材料。

我又去了相距十几米的自治区纪检委,去递交写给新来的纪检书记田湘利的材料,工作人员看过以后,以涉法涉诉为由不收材料,让去自治区政法委。

我们一行人去自治区信访中心的自治区政法委,大门口要看行程码,我手机没带,还因为之前我已来找过自治区政法委,被推诿,这次就放弃了。

回到小区,王所长来家又聊了一会。

晚饭,王所长请吃饭,有街道办治保办朱主任、民警小张和我俩共5人。有酒,菜很丰盛。

2021年6月22日,上午在家,下午民警小张送我去邮局,我把写给自治区纪委田湘利书记的信用挂号信寄出。民警小张接上我朋友,我们去买了物品,并送朋友回家。

2021年6月23日,上午民警小张送我去鲤鱼山公园,下午带我俩去办理了转户,由原居住地红山路改迁到现居住地会展南路,不再人户分离。晚饭后送我去南湖人民广场。

我每次出门,仿佛在大街上裸奔。

回家的途中,我告诉民警小张,几天内我不再出门,你忙你的。因为他每天电话很多。

2021年6月24日我没出门,民警小张安排晚上去头屯河区看灯光秀,被我谢绝。下午,我有事决定回伊犁尼勒克。晚上8点半,打电话告诉民警小张,我有事回尼勒克,民警小张问了我出发时间,说要送我去火车站,我说明早7点半出发。22时接到民警小张电话,说街道办周书记听说你要走了,要来家看望。我以已睡了为由谢绝。

2021年6月25日早上7点半,民警小张打电话说已等在小区门口,我一看,王所长也来送我。民警小张清晨5点去九鼎水果批发市场给我们买了些水果。他们一直把我送到火车站候车大厅。分别时,我拥抱了民警小张,拥抱了王所长,以此表达我对他们个人的谢意。

这次我回乌鲁木齐市每天24小时被监视,而且2021年7月1日我一定被严加看管。但是,这不是我放弃的主要原因。因为乌鲁木齐市公检法的办案人员严重违法在先,他们执法犯法,合伙陷害李霖,法官枉法裁判,完全彻底的毁了李霖的生活。我被逼无奈。

一个母亲为了给自己的孩子讨回公道,用自由、用生命去争取是值得的,也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我权衡多个方面,最终放弃了2021年7月1日去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摇旗喊冤的最佳良机……

新疆人:李新华
2021年7月1日
电话:13639955916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谢红芳控诉书

  • 下一篇:世界应该知道他的存在——记一个广西公民的人生历程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