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2012年10月月刊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何芳武五年被精神病生活终结束 往昔岁月不堪回首         ★★★
何芳武五年被精神病生活终结束 往昔岁月不堪回首
作者:芳草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2-10-15 23:38

何芳武:男,45岁,湖南永州访民。因其父亲被无辜打死,自1992年开始上访维权。2003年12月18日,在中纪委上访时,被当时江永县信访局黄副局长、江永县政法委副书记何绍云(音)等人抓回来并强行关进了永州市精神病院。2006年1月9日,何芳武走出了精神病院。出来后因继续上访,2007年9月11日中午何芳武在北京拦了温家宝的车,又被当地政府从北京押回永州,并再次被关进永州市精神病院。2012年9月22日何芳武离开关押了他五年的永州市精神病院。

被关精神病院的时间:第一次:2003年12月18日至2006年1月9日

第二次:2007年9月11日至2012年9月22日

被关精神病院的名称:湖南省永州市精神病院

近期,何芳武向《民生观察》谈了他在自2003年以来两次被关进永州市精神院的情况:

何芳武:我是湖南访民何芳武。我在2003年和2007年曾两次被永州市政府部门关进精神病院。事情的起因就是:

我父亲1989年因检举揭发时任允山乡副乡长蒋育祥贪污救灾钱粮而遭蒋育祥陷害,被无辜免职。1992年,蒋育祥等因我三叔儿子超生的问题,而嫁祸我父亲包庇计划生育,对我父亲拳打脚踢,致使我父亲当场身亡。我九十多岁的老奶奶也被气死,从此,我们全家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全村上下一千五百口村民干部为我们伸张正义,主持公道,联名签字,以村委会的名誉帮我起草了证明:“何祥仔支书一家与计划生育无关,望上级政府明查,特此证明”。从九二年起,我无奈走上了二十年艰难的上访维权之路。一路维权,控诉上访到中央,这期间,我吃尽了苦头,遭受尽了折磨,露宿街头、乞讨为生,在维权控诉中,更遭受报复、迫害、歧视、嘲笑、追打等常人难以想象的遭遇,也进过监狱、收容所,在北京、湖北、湖南、衡阳、永州也经历过六十多次的残酷折磨,寒冬腊月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一进去,几个人就把我拉到池子里洗冷水澡,不洗就打,洗了半多个小时,洗完后,全身冻僵,四肢无力,几个人将我捆绑起来,向我猛打,拳打脚踢,灌尿,灌屎,灌辣椒水,尿屎都憋出来,背水衣,进水牢,蹲警备,就是黑牢,长一米,宽一米,高一米,窝屎,窝尿在里面。每天一到晚上背监规,还要伺候牢霸,伺侯不好,就要挨打,挨骂,还要我做事:洗衣服,叠被子,洗尿桶,洗厕所,打扫卫生,查岗、放哨,生不如死,度日如年,暗无天日,哭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有冤无处伸,有苦无处诉。这期间,我也得到很多好心人的帮助,为我捐粮捐物捐钱,才使我躲过一次次的劫难。经过多年的无数次的上访反映问题,我的事情得到了全社会的关注。永州市委书记、副书记邹金、谭正作了亲笔批示,法制日报,湖南日报,三湘都市报,湖南日报驻永州日报,永州时报,中国政法大学,湖南卫视乡村发现栏目组也重点关注,由中央、省、市领导坐阵江永县查处解决我的诉求问题。但是到了江永县县委书记唐长久那里就石沉大海,他就采取拖延、阻碍、干扰、封锁各种手段打压我,后来才知道唐长久与朱治情互相狼狈为奸。一九九九年到二000年,我再度上访,检举揭发唐长久参与黑社会武装贩毒及贪污腐败事实。二000年四月二十三日到四月三十日在唐长久的指示下,我被非法拘禁一个星期,期间受到严刑拷打和威协,他们企图用暴力胁迫我,不让我继续向上级政府反映情况。

二00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我在北京上访控诉时,唐长久派江永县县委副书记何绍云江永县信访局局长黄应梦等人把我抓起来,押回永州,他们编造谎言,伪造文件和证明把我强行关押拘禁在永州市零陵区精神病医院后,与医院互相勾结,签订合同,不惜代价,每年花费五万元的高代价,把我关押拘禁在医院里,医师护士强迫我吃药、打针,我不吃,他们就把我捆绑过电刑,全医院领导干部、医师、护士上下人人都知道我没有精神病,是个无孤受害的上访者,向景涛主任对于我的惨遭不幸深表同情,出于良心和正义,他亲笔帮我写了一份证明:“何芳武没有精神病,是在北京上访控诉的无孤受害者,望上级政府明查,特此证明。”但是医院里的一些领导干部,医师护士为经济效益,强迫我长期住院、打针、吃药,使我的身体上,肉体上,精神上遭受药物的摧残。二00六年一月九日当我出院时,因多年吃药,身体都跨了,走路时都跌跤子。

出来后我继续上访控诉,二00七年九月十一日,我在北京拦温家宝总理的车,是请求总理解决。但是,湖南省委副书记,永州市委副书记,江永县委副书记,江永县公安局刘副局长,信访局局长黄应梦,允山镇何镇长一大批人跑到北京抓我。九月十三日我被押回永州市后,被再次关押在永州市零陵区精神病医院,江永县政府与精神病医院签订长期合同,每年费用五万元,长期逼迫我吃药、打针。我二00七年开始吃药打针,直到二0一O年九月十三日,因为我帮医师护士做事,每天帮他们洗衣服,折被子,打扫卫生,搞基础护理,冲洗厕所,安排病人找床铺睡觉,打扫卫生,查药、查尿、查屎,查碗筷,查岗放哨,基本上没有休息时间,随喊随到,这样才躲过一劫,不吃药,不打针。我无数次强烈要求向医师护士提出要求说:“我要回家,自由。”但是医师护士说:“不行,进来容易出去难,我宁愿把整个病区百多个病人放出去,我也不准你活着踏出这趟门,只许你死的抬出去,这是你们江永县县委、政府的指示精神,放虎归山。影响他们的政绩。我们二十四小时监视着管你的”。国法何在?民生何在?和谐何在?百姓有冤,哭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有冤无处伸,有苦无处诉,为什么我为父伸冤,讨说法,为什么我如此遭受这些人的残酷迫害,被他们诬为精神病,欲把我关在精神病院,拘禁至死。

我妈,弟何芳文多年无数次血泪洗面,跪拜请求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强烈要求放我回家。江永县根本不予理采。二O一O年,唐长久贪污腐败被查处判决,才同意接我回家。直到二O一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才走出精神病医院获得自由。允山镇政府领导何部长、周金界主任等人强迫我签字,当时我为了生存、自由、活下来,万般无奈接受签字。回到江永县后,允山镇政府又来了领导干部李书记、肖主任、高所长、何部长、周金界主任,当时我老弟何芳文在场强迫我接收一千元写领条签字,无奈之下接受签字。

《民生观察》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何芳武:允山镇政府李书记对我说:“你反映的诉求以后才讲,靠你自己创业。”这个我无法接受,也坚决不同意的,我现在身无分文,家中一贫如洗,非常困难。我没有身份证,一身病,年老病残,四肢无力,我怎么去创业?把我关押在精神病医院将近十年,每年交五万元费用给医院,交几十万元费用给精神病医院,这个钱就有,帮我起房子的钱就没有吗?况且帮我起房子的这笔钱是从省里面拨下来的,整个精神病医院人人皆知,是医师护士告诉我的。我的诉求却一直被推诿,拖延,踢皮球不管,至今得不到解决,国法何在?民生何在?和谐何在?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一滴血,我就要捍卫我的人权,维护我的尊严。另外,现在仍有人跟踪,监视我。

同时我也感谢曾经帮助过我的好心人:周小珍姨,李书记的救命之恩永世不忘,也感谢刘飞跃老师、肖勇老师、妈、弟弟何芳文,廖开慧、姨爹李财源,何志文,何利兹镇长,徐建兴、何海斌以及全社会所有关心支持过我的好心人,他们给予我第二生命。救命之恩永远铭记在心,时机好转,定会“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采写:芳草

2012-10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湖南湘乡彭淑梅上访三十年四进 “疯人院”

  • 下一篇:“最黑暗的角落” ---中国精神病非自愿治疗者的悲惨命运报告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